近日,杭州的慕伟(化名)正在维权,去年年底,他在杭州一家叫OK学车的互联网学车平台报名考驾照,等到真正去场地学车时,才发现根本没有教练可约。

  更过分的是,在他报名时,这家学车平台已经出了问题。

  慕伟所在的维权群里有500人,都是差不多的遭遇:交了钱才发现无车可学;去公司要说法,已是人去楼空。

  钱江晚报记者最近从市场监管部门了解到,OK学车的负责人已失联,公司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但奇怪的是,记者发现其APP到目前为止,依旧可以正常报名缴费。而这家公司的法人,在事发后,又重新注册了一家新的公司,疑似从事的还是驾驶培训。

  APP上学车,交钱后却没有教练

  去年11月初,想学车的慕伟下载了一个网上学车的APP:OK学车。这是一家在杭州的公司推出的互联网学车平台。“我以前坐公交、地铁经常看到他们的广告。”慕伟被这些宣传语吸引:包过,给学员提供专职教练,就近提供训练场地,“当时我的理解是它是个类似淘宝的第三方平台,当时觉得比传统驾校好。”

  慕伟很快在APP上下单,花4699元买了C1手动挡周末班课程。这个费用包括驾校操作培训费、理论培训费、考试费、场地训练费、体检费等9个项目。12月初,慕伟完成了科目一的考试,按照流程,OK学车应该给他安排教练练车。可是,对方迟迟没有反应,慕伟联系平台客服,也始终没回音。

  急着学车的慕伟直接去了OK学车的公司,“到了那里我才发现这个公司几个月前就出事了,和它合作的驾校拒绝培训通过这个平台报名的学员,现场还有很多学员在要求退款。”

  聂飞(化名)的遭遇和慕伟类似,不过他是通过OK学车的天猫店缴费的。之后他去OK学车讨要说法,在一张费用清单上发现,他缴纳的学费,OK学车在2017年向所在驾校打款2100元后,再也没打过款。

  10月份,聂飞向天猫投诉OK学车旗舰店,但没有结果。

  “去年双十一他们还在天猫店里搞活动,许多人还在继续报名。”这是最让聂飞气愤的地方之一。

  如今,天猫上已搜不到这家店。

  承诺15天退款,却一分钱也没拿到

  事发之后,聂飞和慕伟都走上了维权投诉之路。

  去年12月6日,OK学车一位负责人和他们签订了一份《关于学员投诉退款协议》,承诺12月31日前退款到账。“当时承诺15天后退款。”

  随后,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市江干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四季青市场监督管理所了解到,这份退款协议是在管理所的调解下签署的。“当时,签这个协议大概有100多人。学员可以根据协议去法院起诉。”

  但15天之后,无论是聂飞还是慕伟都没有拿到退款。

  “我们再去公司时,他们一个负责人直接让我们去法院起诉。”相比聂飞,慕伟更生气,“我当初报名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能力安排学员练车了,为什么还继续招生?”

  从去年12月份开始,慕伟和聂飞先后去过工商、消协、经侦投诉报案,打过12345。最近,他们先后向法院递交了诉状。

  公司人去楼空,被列入经营异常

  OK学车平台究竟是家什么样的公司?近日,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了这家位于新塘路的杭州东导数据技术有限公司。

  该公司位于写字楼的15层,公司办公室玻璃门开着,但里面堆着成堆的衣服和包装盒,10多个工人正在包装成衣。一个工人说,他们已经在这里一个多星期了。

  记者发现,门口的玻璃上贴着几张纸:本公司全场所监控。目前已对12月6日、12月14日闯入办公区域,干扰工作行为已提交公安部门监控,追责处理。

  另外一份是四季青辖区派出所张贴的“有需要请报警求助”的温馨提示。随后,记者在该写字楼13层的一家紧闭玻璃门的办公室前看到一张通知:办公室装修中。通知留了一个手机号,落款是OK学车。记者多次拨打该手机号,已关机。

  钱江晚报记者从天眼网上查询发现,杭州东导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注册时间是2010年,注册资本793.651万元,法定代表人于洪涛,融资轮次是C轮。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网上显示,该公司的股东一共9人,3位自然人,其余是企业法人,包括浙江富润股份有限公司等。

  OK学车APP自称是:中国互联网学车领跑品牌,由投资阿里巴巴的软银中国领衔投资,1亿元补贴疯狂学车……

  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可知,1月16日,杭州东导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出事公司的法人重新成立新公司

  钱江晚报记者调查发现,1月11日,于洪涛作为法定代表人,注册成立一家新公司:杭州分秒驾训科技有限公司。

  该公司的注册资本是300万人民币,登记机关是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册地址在杭州西湖区留和路。

  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显示,杭州分秒驾训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是杭州东导数据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还是于洪涛。然而,记者根据其注册地址前去查看,并未找到这家公司。

  为什么前一家公司已经出现经营异常,作为其企业法人的于洪涛,还可以注册成立新公司?

  江干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办事人员解释,根据规定,企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法定代表人依旧可以注册成立新公司,除非该法人代表被列入黑名录,而列入黑名录的条件有很多种,包括出现违法行为、失信行为等。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打开OK学车APP,发现其还在正常运作,通过平台依旧能够报名下单学车。

  随后,记者通过OK学车平台上的“附近练车场”找到两家驾校,一家表示,他们和OK学车并没有合作,应该是驾校有教练私下接单,然后带到驾校练习;另外一家则表示,驾校之前是和OK学车有合作,但现在对方不打钱,合作已终止。

  据了解,OK学车这种互联网学车模式大概在2016年兴起,2015年底公安部、交通运输部曾联合发布《关于机动车驾驶证自学直考试点的公告》,因此,曾有人将2016年称为互联网学车元年,类似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但也存在不少风险。2018年,广州就有一家这样的互联网学车平台突然关闭,学员退款无门。

  对此,江干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四季青市场监督管理所负责人表示,APP的问题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他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向领导做了汇报,但这个问题归谁管、以及怎么解决,目前还不清楚。

  慕伟和聂飞都重新找了驾校,重新缴纳学费,继续学车,用他们的话说,怎么办?车还要学,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他们用遍了能想到的所有投诉手段,想讨个说法。

  慕伟和聂飞都是90后,此次事件中众多的受害者和两人一样都是年轻人,对于互联网学车,他们了解不多,有人以为这也是一家驾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像淘宝一样的第三方平台。

  他们选择这个平台,只因看了宣传广告,或者身边熟人推荐。很多人直接在平台上下单缴费,连份合同都没有。

  慕伟曾懊恼地说,以后再不敢这么草率了。

  面对五花八门的互联网新事物,即使是年轻人,有时也难辨真伪。“有天猫旗舰店,APP上能查到合作的驾校和具体的教练的名字,怎么也没想到会出问题。“一位学员说。

  他们的遭遇,很容易让记者想起,那些身陷保健品、投资理财骗局的老年人,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在这样一个时代,如何才能确保消费安全,避免层出不穷的陷阱,不是仅靠消费者提高警惕就能实现的。

  作为年轻人,唯一的好处是,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并果断维权,但是,维权之路依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