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忠豪耐心又细致地照顾妻子俞忠豪耐心又细致地照顾妻子

  “你们都夸我对妻子好,其实我妻子对我更好,妻子对我有‘养育之恩’,她把我养大,我娶她为妻,并要照顾她一辈子。”近日,在永康医院5楼内二科的病房内,85岁的俞忠豪向往常一年轻声唤醒病床上的妻子,又是给她洗脸,又是喂她喝粥,耐心程度犹如对待一个3岁的孩子。前阵子,他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妻子中风入院。医护人员从中了解到一段两位老人的爱情故事,感动了整个医院。

  她养我长大

  俞忠豪的老家在永康市方岩镇仙岩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7岁那年,村里来了对逃日本人的母女,她们就是俞忠豪未来的妻子林梅芬和未来丈母娘。

  “其实我丈母娘也是我继母。”俞忠豪说,妻子林梅芬父亲也很早就去世了。经人撮合,林梅芬的母亲嫁给了自己的父亲,而大他半岁的林梅芬则嫁给了她,当了他的童养媳。

  俞忠豪说,林梅芬虽然是他的童养媳,但很小就非常能干,父亲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将他送进了学堂,林梅芬却得干活。每天大清早起床捞豆腐皮、割猪草、放牛、种地,什么活都要干,而他只需要负责念书。渐渐长大的他,到了永康中学求学,林梅芬乘着赶集卖豆腐皮总不忘给他买点好吃的。虽然林梅芬大字不识一个,但算数却很精,几斤几两多少钱,从来不会搞错。

  “以前识字的人少,16岁我从永康中学毕业原打算去当兵,可父亲死活不同意。父亲告诉我,当兵一去就是几年,到时这么能干的儿媳妇就跑了。最终,我当上了一名民办教师,在当地的一所小学教书。百无一用是书生,读书的人地里的活干得少,有的甚至不会干,林梅芬从不骂我。她总是说,读书人识字就行,地里的活有她就好。村里很多人都说我是媳妇养大的。”

两人老人补拍的婚纱照两人老人补拍的婚纱照

  我娶她为妻

  “新中国成立后,提倡婚恋自由。识字成了时兴事,很多媒人上门提亲都会忍不住问她是否识字,感觉不识字就矮人一截。当时我就说,如果你愿意我还娶你。18岁,在父母的见证下,我们结婚了。仪式很简单,吃一碗鸡子索面就算是完成了结婚仪式。” 俞忠豪回忆道。

  俞忠豪介绍,婚后,他日常生活除了教书,就是看书。别人家都是男人是劳动主力,他家相反。除了地里的活靠妻子一个人忙里忙外,妻子还捞豆腐皮卖,贴家用。空闲时间,上山摘‘择子’,夏天做‘择子豆腐’四处叫卖。他那时还是民办教师,领到手的工资少得可怜。两人共生育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妻子家里家外一把手,一个月挣的钱是他的几倍,但妻子从没有嫌弃他手无缚鸡之力。 

  我要照顾她

  “因为那时结婚都要坐花轿,我总觉得欠了她什么,所以我退休后特意带她去了趟杭州,还特意坐了回大花轿。70岁时,她羡慕别人结婚穿婚纱,我们特意去拍了婚纱照。80岁,我们再次去拍了婚纱照。可80岁以后,她的身体就大不如前了,但我愿意照顾她,谁让我是她养大的呢!”俞忠豪说。

  俞忠豪的女儿说,三年前母亲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连她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也不认识像父亲。可父亲从未嫌弃,有一回趁着父亲去厕所的空档偷偷的拿酒喝醉晕倒了,把父亲吓坏了。这次住院期间,大小便都是父亲自己料理的,父亲担心我们照顾不好,一般情况都亲力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