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近,浙江遂昌街头人来人往,50岁的罗齐兴用无手的胳臂夹着刻刀低头雕着印章,街边的繁华似乎与他无关。

  罗齐兴两岁时跌进火塘,双手被烧。他不但用残肢学会了生活自理,而且还学会雕章谋生,30年来,罗齐兴靠一手雕章的技术进了城,娶了妻,还买了房买了车。

  “残疾了不可怕,就是不能自暴自弃。”罗齐兴说。

  1]“我想证明给自己看看”

  拜师遭弃后,他决定自学刻章

  罗齐兴出生在遂昌县蔡源乡的一个高海拔小山村。父母为了养活罗家五个孩子,不得不每天出去干活。两岁的罗齐兴放在家里无人看管。

  那年冬天无人看管的罗齐兴跌进了火塘,因为没得到及时治疗,双手被截肢,只剩下光秃秃的小手臂。

  因为肢体残疾的原因,聪明帅气的罗齐兴只念了小学。“初中离家太远,没人照顾,家里人不让我上了。”

  罗齐兴接受了辍学的事实。下地干农活,喂鸡养鹅,因为身体原因,这些活罗齐兴干得都不如村里的同龄人。但是无手的罗齐兴生活完全能自理,而且能夹着铅笔写出很好看的楷书。

  那些年,农村不认识字的人很多,以盖章代替签名成了惯例,刻章有很大的市场,罗齐兴决定刻章求生存。

  罗齐兴试着想拜乡里的一个刻章人为师傅,刻章人撂下一句话:“手都没有,刻什么章,到街头摆个小摊算算命得了。”

  罗齐兴回到家里大哭一场后决定自学。“我要证明给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看看,也要证明给自己看看。”

  他买来章胚刻刀等用具开始闭门苦练。“经常会有刻刀割破胳臂的时候,常常是旧伤好了添新伤,多少次我都不想干了,但抹干眼泪还是接着刻。”

  2]进城刻章他收获爱情

  他说“残疾不可怕,就是不能自暴自弃”

  闭门苦练三年后,罗齐兴在乡里的集市上支起了小摊给人刻章,生活不富裕但够温饱。

  23岁那年,罗齐兴将刻章摊搬到了遂昌县城,在汤显祖故居的胡同口支起了刻章摊,并很有仪式感地取名叫“齐兴印社”。

  上个世纪90年代刻章人不少,罗齐兴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除了自己吃喝,还能给父母赡养费。7年后,30岁的罗齐兴也收获了爱情,一个漂亮的女裁缝爱上了她。

  女裁缝小罗齐兴一岁,也是遂昌蔡源乡人,而且裁缝店就在罗齐兴的刻章摊边,工作闲暇时,罗齐兴会帮女裁缝熨烫衣服。“他人好,勤劳能干,又会体贴人。”当年不顾家人反对嫁给罗齐兴的女裁缝如今已经49岁了,他们的孩子也已大学毕业。她说,一点都没后悔当初的决定,“嫁给他这些年我很幸福。”

结婚后,罗齐兴还是每天在街头刻章,没有生意时帮妻子打打裁缝的下手。结婚后,罗齐兴还是每天在街头刻章,没有生意时帮妻子打打裁缝的下手。

  靠着辛苦经营,罗齐兴夫妇在城里买了房,为了让自己过得舒服点,他们将城里的房子出租,在城郊住着庭院式的农家小院。

  晚上9点,妻子会车带着罗齐兴回城郊的房子里居住。

  罗齐兴说,现在刻章的人越来越少了,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但因为夫妻俩一起辛苦经营裁缝店,收入也还不错:“我已经50岁了,人生也过了大半,我的这大半生的人生经历告诉我,残疾了不可怕,就是不能自暴自弃,只要能吃苦,就能过上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