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穿制服的詹文锴。工作中穿制服的詹文锴。
时尚青年詹文锴,休闲时的衣服都是自己搭配的。时尚青年詹文锴,休闲时的衣服都是自己搭配的。

  命运又一次露出狰狞。

  昨天凌晨,诸暨刑警詹文锴因白血病离开了这个世界,不到35岁。

  他,1米86的男模身材,撞脸郭品超,帅过林志颖,打得了篮球,玩得了摄影。

  从警13年,詹文锴先后侦办大案、要案100余起,审讯突破复杂疑难案件上百起,逮捕起诉刑事犯罪嫌疑人300余名,荣获全省公安机关第五届刑事犯罪破案能手称号。

  “浙江第一悬案”甬绍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杭州滨江之江花园持刀抢劫杀人案,在浙江这两大悬案的侦破中,他都冲在一线。

  从一名重案刑警做起,詹文锴去世之前已经是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昨天一天,这位阳光帅气刑警离世的消息在朋友圈迅速扩散。许多人发文悼念他,送别这位优秀的刑警。

  一直到毕业他都是班长

  有同学脚扭伤,他每天背着上下课

  “詹文锴一进大学就当了班长,一直到毕业都是我们班长,也是我们班个子最高的男生。”丽水莲都公安分局的王芳芳是他警校的同班同学,“大学三年,他一直是学生干部,广受同学好评。他是个各方面都很自律的人,大家都很佩服。有同学脚扭了,班长每天都去寝室背他上下课。”

  听到詹文锴去世的消息,王芳芳非常难受。“我们前两年刚举办过同学会,班长还是那个充满阳光的大男孩,一点都看不出来生病了。”

  寝室室友陈华锋说:“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陈华锋告诉钱江晚报记者,詹文锴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他永远都把活力、阳光、欢乐的一面给人看。只有他们非常要好的几个兄弟才知道,他是苦出身,9岁就没了爸爸。

  为了养活詹文锴和姐姐,他妈妈每天都骑三轮车给人送啤酒。詹文锴从上学开始就帮妈妈拾掇家门口的两分田地,上初中后他就帮忙送啤酒。每到周末、寒暑假,诸暨街头就会有他骑自行车上门送酒的身影。送一箱酒,只能赚一元。这个活,他一直干到2006年大学毕业。

  “詹文锴生病以后,我们发现他朋友圈的内容有点不对。我们问他也不说,一直追问他才告诉我得了白血病,还是急性的。”陈华锋说。

  去年4月初,詹文锴手头还有几起案子,那时候他的身体出现异样。“有一次审讯,锴哥手上一直拿着保温杯,不停喝水,并不是因为口渴,而是喉咙不舒服。”同事叶斌回忆,当天中午詹文锴去诊所挂完盐水配了药,又马不停蹄带队去办案,“其实他已经发烧好几次了,但一直坚持着。后来同事一起劝他去医院。”

  4月10日左右,詹文锴因为高烧不退前往医院治疗,才发现血液指标异常。之后他在上海的医院检查出白血病。

  陈华锋说,詹文锴开始化疗后,就时常联系不上。同学们有一次去上海瑞金医院探望,结果扑了个空。几番打听,才知道他暂时出院回家休养了。

  为了保持联系,同学们加了詹文锴妻子的微信。

  “上个月我还听他老婆说起,可能找到了骨髓配型合适的人,要去做骨髓移植。” 陈华锋说,“现在突然得到消息他去世了!说真的,我现在心里很乱……”

  同学陶蓓静回忆说,2003年他们一同进入浙江警察学院,作为诸暨老乡认识了。

  第一次听说詹文锴生病,是去年6月。渐渐的,诸暨校友微信群的人都知道了他生病的消息,一起在群里给他加油打气。知道治疗花费很大,还有校友同事私下发红包给他,可他都不收。

  去年11月初,诸暨市公安局组织全局民警辅警发起爱心捐款,合计93万余元。

  一位亲属在朋友圈透露,詹文锴去世前连续5天发40摄氏度的高烧。“人已无比虚弱,血小板低至个位数,导致眼底出血,处于半瞎状态。”

  帅气小伙一毕业就进悬案专案组

  破案总是奋战在一线

  同事的回忆充满了不舍。多少个日日夜夜,他们一起奋战在一线。

  2006年,詹文锴刚毕业,去绍兴公安局越城区分局报到三天,就进了“浙江第一悬案”专案组。

  那就是曾经被命名为“绿洲珠宝行”系列抢劫杀人案的惊天大案,其中一起发生在1998年绍兴越城区的供销大厦,一起发生在2004年“诸暨一百”。

  詹文锴是土生土长的诸暨人,对街巷熟门熟路,专案组需要这样一个人参加走访排查。

  同事们还记得,当年22岁的詹文锴说到一毕业就能参与公安部督办的案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能和那么多老师傅在一起!”

  专家们对作案手段、现场、抢劫对象及枪弹痕迹做分析比对,给凶手作模拟画像。詹文锴都在一旁默默记录,如饥似渴地学习。

  “有时我在走路,在外面吃饭,会想着这个人,如果出现在我面前,我会认出来吗?”詹文锴曾经这么说。

  每到年底写总结,一想到案子还没破,他就倍感羞愧。“一口气堵在胸口,不顺”。虽然很多人说这案子恐怕破不了,但詹文锴从来不信邪,“我相信我们只差一次机会!”

  2008年,詹文锴调到诸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2016年8月,杭州刑警来到诸暨,请同行协助抓捕一个姓俞的男人。这个人就是2003年8月15日凌晨犯下“之江花园别墅凶案”的嫌疑人。

  前线指挥部派詹文锴带队抓捕。夜半三更,詹文锴带队摸进村子,抓住凶嫌。后来,他还亲手抓捕了“浙江第一悬案”的凶手徐某。

  默默在松阳结对一个孩子

  “心存善良,保持正念”,他一直践行

  一位同事回忆了这样一个场景——

  2017年6月11日凌晨,詹文锴从云南、湖南办案回来,还没好好休息,就驱车从诸暨赶往丽水松阳。

  詹文锴当时请了一天假。他只跟同事提了一句,有一件事和办案一样重要,我要赶紧去一下。

  原来,他在松阳结对了一个孩子,因为办案,比约定时间晚到一天。詹文锴很愧疚,见到孩子就问:“我昨天没有来,你是不是有点失望?”

  詹文锴生病后期一直在外地化疗。有一次他发朋友圈谈起自己结对的男孩小杰,说自己可能无法照顾他了,同事们才知道他在做公益。

  詹文锴还曾想去雅安支教,但最终没能实现。几年前,他在网上认识了几个四川师范大学的在校大学生。聊着聊着,大家说要去雅安市汉源县料林乡大林村支教,听说“那边孩子生活很苦,上学走泥路”。

  “后来想,如果去那只住一两个星期,对孩子们也没实际帮助,有点作秀了。”詹文锴想着有更好的方式去帮助,奈何,现在成了遗愿。

  令人心痛,詹文锴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小时候日子艰难,詹文锴曾说,那时候妈妈总教育他和姐姐,“要心存善良,保持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