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岁的徐琳(化名)第一次跟着老公吴刚(化名)出门是2018年5月底,他们都是湖南人。之前,只有初中学历的徐琳一直在外打工,在药房做过小工,在鞋厂帮人打过鞋扣。

  这一次,刚回到老家,丈夫便要她一起出趟门。

  他们去了浙江、江苏、江西的15个城市,夫妻俩人到中间还能结伴出游,让旁人心生羡慕。但是,他们的旅程从一开始就透露不寻常­——每到一个城市,吴刚开好房间后,就会让妻子在宾馆等待,独自出去,每次回来,都会带回一些书,少则七八本,多则十几本,一天进进出出很多趟。

  吴刚只有小学学历,可他带回来的书,徐琳大多连题目也看不懂。。。。。。

  金华婺城检察院日前以盗窃罪对夫妻二人提起公诉,因为他们俩一共偷了2800余本书,其中有相当部分是当下非常“时髦”的区块链、电动汽车等书籍。为什么偷这些书呢,他们不肯说,大家也都不太明白。

(他们偷到的书,足足有这样42箱)(他们偷到的书,足足有这样42箱)

  发现丈夫偷书

  她默默当起帮手

  吴刚告诉徐琳,这些书是自己和书店的人合伙“拿”出来卖的,为的是赚点外快补贴家用,面对不太宽裕的家境,徐琳渐渐成为了丈夫的助手。

  去年6月中旬两人回到湖南老家,7月份,吴刚又提出“一起出趟门吧”。这一次,他们来到浙江和江西一带的城市,包括最后的落网之地金华。

  夫妻俩偷书的方式很简单,假装看书,在没有监控的区域破坏书本磁条,然后偷偷把书夹在裤腰,多的时候能夹十多本。

  两个人就这样蚂蚁搬家式地偷书,在各个城市间打起“游击战”,每个城市一般只呆半天到一天,偷回来的书凑够一定数量,就会打包装箱,拿到物流公司寄回老家,让大儿子提货后,放在一个小仓库里。

  直到去年7月22日,他们到达宁波,这一天是徐琳的生日,但两个人却大吵一架:“我觉得这样一点也不好,很不稳定。”徐琳说,自己很想回家。

  也就是这一天,徐琳在书店失魂落魄地乱转时被工作人员盘问,被带到了派出所。但她并没有夹带书本,在派出所做完笔录之后,她买了车票,独自返回老家。

  她并不知道,早在7月22日,金华市区一家书店员工在整理图书时,发现新进的书籍空缺了许多,怀疑有人偷书后,书店工作人员报警。

  直到后来民警找上门,她才知道丈夫吴刚已经被抓。

2]偷了2800余本2]偷了2800余本

  很多都是最“时髦”的主题

  警方从夫妻俩位于湖南老家的仓库中整理出42箱书,共计2800余本,足够装备一家小型书吧,经过鉴定,这批图书总涉案价值12万余元,目前与被害人书本核对上的书籍价值5.7万元。

  也就是说他们偷来的书,有相当部分书店并未报案。

  那他们偷的都是些什么书呢,网络小说?畅销书?

  而事实上,夫妻两偷回的书本,很多人都看不明白,前卫的有《区块链开发实践》、《VG2技术-电动汽车接入智能电网》,佛系的有《人类存在的意义》,励志的有《海豹突击队体能训练》,最接地气的是一本《中老年手机摄影》。

  据统计,他们所偷窃的多是一些机械工程、经济管理、电子工程、企业管理等专业类书籍。

  夫妻俩对为什么偷这些书准备怎么处置都不肯说。

  警方怀疑,夫妻俩有上家统一收购书籍,而他们正是根据上家的书单进行偷窃,而这些工具书也相对较为保值。

  近日,婺城区人民法院以涉嫌盗窃罪,对夫妻二人提起公诉。

  检察官说,若浙江、江西、江苏三地的大型书店也发现过这对夫妻的踪迹并且发现少了书,可到当地派出所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