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治医师吴云龙,放弃了所有的休假……当得知我先生庞大的医疗费用,全部需要自费,又了解到我们家庭困难时,他第一时间拿出个人的1万元给了我。”

  1月7日下午,杭州市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的工作群里,一封手书感谢信的照片打动了所有医护人员的心。

  这封信是台湾何先生妻子赵女士特地从宝岛寄回家乡医院的。

  她的丈夫因为一场小感冒,被诊断为爆发性心肌炎,在余杭一院ICU病房抢救近一个月。妻子要感谢的是全力帮助他们,把丈夫从死神手中夺回的医院所有医护人员。

  一场小小感冒

  把台湾女婿推向死亡边缘

  2018年冬天,网上上一篇叫《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长文,刷爆了朋友圈。

  文章作者的岳父从患一场“小感冒”到去世,仅仅29天,让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在流感前顷刻瓦解。

  然而,比文章更不幸的是,余杭赵女士是来自一个低保家庭。

  2017年夏天,她刚和来自台湾的何先生完婚,两人是在上海工作时相识的。

  当得知,妻子家中有瘫痪在床的母亲,只有年迈父亲一人苦苦支撑时,两年前丈夫毅然决定离开上海,跟妻子返乡,一起照顾岳父岳母。

  47岁的何先生是一位台球高手,在大陆做台球教练已经很多年。

  妻子的家乡是余杭运河街道双桥村,这个村是大运河畔典型的农业村,村里的主导产业是种水稻、养甲鱼。赵女士家是村中低保户,村委为了照顾他们家,特地把村里保洁的工作交给赵女士父亲做来补贴二老家用,还为她瘫痪的母亲争取到一份特殊保险,每月能有1000多元补贴。

  何先生在一家台球馆当教练,赵女士在一家纺织厂当客服。原本,两口子过着幸福的小日子。平时,丈夫很宠老婆,做的一手好菜的他,承包了家里厨师的活。下班了就带老婆去看电影、散步,两人感情一直很好。

  瘫痪在床的母亲,何先生从没嫌弃过,时常变着花样地给丈母娘烧菜吃,平时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没有一句怨言。赵女士的亲戚和朋友都对这个男人赞不绝口。

  平时,何先生一直以来身体都很健康,从没生过什么大病。

  11月底,他突然感冒,后来开始发烧。赵女士就带着他去医院,挂了几天盐水,但是高烧退了又回来。

  12月9日晚上11点,挂完盐水后,何先生突然脸色铁青,连站都站不起来。赵女士不放心,让余杭区120急救中心的救护车把丈夫送到了余杭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何先生的心电图提示,急性心肌损害(全心)。

  在送往余杭区一院急重症医学科抢救室的途中,120的急救医生将何先生的心电图图片传送到余杭区一院急诊、胸痛中心的微信群。

  午夜 23:38,在家中正准备休息的急重症医学科主任郑坚看到信息后,隐约感到患者情况严重、随时有发生恶性心律失常和心跳骤停的危险,随即向急诊抢救室、ICU 值班医生发出预警,准备抢救。

  当何先生到达抢救室时,他已呼吸困难、不断咳出粉红色泡沫痰、脸色苍白、口唇紫绀、血氧饱和度下降、血压下降、心率增快……

  急诊胸痛中心值班医生会同抢救室医护人员迅速为患者吸氧、开通静脉通路、采血检测、心电监护……床边超声探查显示,何先生的心脏搏动极其微弱,收缩极度乏力。

  23:50,郑坚赶到抢救室,在查看了患者病情后,迅速做出了“暴发性心肌炎、心力衰竭、心源性休克”的诊断,患者随时有心跳骤停和死亡的危险。

  人工肺成唯一救治方案

  23天日夜监护换来生命奇迹

  抢救方案的决策即时确定:患者危在瞬息,ECMO(俗称人工肺)是唯一有效的救治措施。

  医生立刻给他做了一系列检查,发现他的心脏已经出现严重的衰竭,肺部有水肿,根据病症认为他是暴发性心肌炎。

  情况紧急,医院立刻召集了主任医生,在床位全满的情况下,及时调出了床位。

  凌晨2点左右,一度心跳停止的何恭元被送进了ICU(重症监护室),医生的及时抢救才让他恢复了心跳,同时他的肝脏和肾脏也开始出现衰竭。

  何先生的血管条件不错,在床边超声的探查下,ECMO的导管顺利置入患者的股静脉和股动脉,凌晨2时许,何先生的体外循环成功建立,何先生缺氧的暗红色血液经过体外膜肺的氧合又恢复了鲜红,回流入他的体内,循环全身…… 

  何先生是台湾同胞,在大陆没有医保。

  高昂的ECMO医疗费用,让何先生的家人面露难色。

  在何先生被送到余杭一院时,医院第一时间为他开通了绿色通道。而整个救治过程,每天将近1.6万元的医药费,成了何先生的家人难以承受的重。

  余杭区台办协助他办理好了医保,从2019年1月1日起,他可以享受到本地的医保和人社提供的大病二次救助。

  何先生在台湾有健康保险,之后他可以拿着医院开具的证明和发票到台湾报销部分费用。

  但是12月31日前的治疗费用,只能自费承担,而恰恰这个时期,正是治疗最关键的时期。

  12 月的冬天,天气虽然寒冷,但毕竟挡不住社会各界人士的热心。医院医护人员、朋友圈的社会各界人士为何先生筹集了17万元的医药费,雪中的热碳,为何先生及家人解了燃眉之急。

  经历了早期的反复室颤室速、低血压、肾衰竭、肺部感染、肺水肿等一系列并发症,医院连续23天通力合作、全力救治,何先生的心脏恢复了平稳有力的搏动。

  心跳逐渐变得有力,肺水肿消失了,尿量增多了,第14天成功撤离ECMO,第16天撤离呼吸机、第20天撤离CRRT(连续肾脏替代疗法),何先生终于转危为安。

  远在宝岛的母亲,翘首盼望生命的重生的儿子归来,2019年1月2日,新年元旦的次日,何先生在国际救援组织的护送下,搭乘台湾航空的航班跨越海峡,飞往家乡。

  1月7日晚间,钱江晚报记者通过微信联系上赵女士,她正在24小时陪护丈夫,丈夫正在慢慢恢复,已经可以自己吃饭了,而且台湾这边的费用也几乎不产生费用,但之前在她家乡的医药费总计超过36万元,现在还有9万元的医药费没有付。

  “老公的母亲已经70多岁,这么多医药费也没能力负担,如果还有好心人愿意帮助我们,希望能把善款直接捐给余杭区第一人民医院。”赵女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