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在一片雷动掌声中,57岁的金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三大队民警王厚鑫,接过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证书。

  从警16年来,王厚鑫担任主排爆手,率团队排爆1000多枚,这其中既有汽车炸弹、定时炸弹、遥控炸弹、土制炸弹,还有战争遗留(炮)炸弹。当韶华渐逝、鬓丝泛白,这名屡屡游走于生死边缘的排爆手,依然选择战斗在拆弹“阵地”的最前沿。

  58次与死神擦肩

  每次任务前拍照留念

  排爆,是一份与死神共舞的高危职业。曾经,有人用刘德华主演的电影《拆弹专家》来厚誉王厚鑫,但他说:“其实没有什么‘拆弹专家’,每一个排爆手之所以逆风前行,为的是守护一方平安。”

  对于普通人而言,排爆只是电影中的事情,因为太过危险,反而显得“遥远不真实”。而对王厚鑫来说,这距离却很近,58次处置涉爆现场,与死神擦肩的每一次,哪怕是一点点的失误,王厚鑫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勾勒记忆深处,王厚鑫说,最难忘的还是2008年的那5分钟。

王厚鑫实战演练(资料图)王厚鑫实战演练(资料图)

  那次,因为时间紧迫,临危受命的王厚鑫没来得及穿排爆服。面前,工具只是一把剪刀,还有用黄色胶带纸包着的爆炸可疑物,上面绑着一个石英钟,“嘀嗒、嘀嗒”地走着,预示着危险步步逼近。

  十年后的今天,与王厚鑫一同参与处警的同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直言称“惊悚得每根汗毛都竖起来了”,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但留给王厚鑫调节紧张的时间却不多。

  观察、思考,动手,一连串的动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这边,他迅速将可疑物放到防爆罐里,那边,车辆马上启动将防爆罐运往城外一片空地。

  王厚鑫下车,换衣服,回眸看了大家一眼,他准备“肢解”这个物体。

  事实上,把石英钟与爆炸可疑物分离,这里面不可控因素太多,很可能一分离就直接触碰爆炸开关。王厚鑫用一块砖压在石英钟上方,让钟和爆炸可疑物之间保持一种紧压状。

  会不会是松发式炸弹?他思考后,又在砖上系上一根绳,拿着剪刀,迅速剪断石英钟和爆炸可疑物之间的黄色胶带纸,随后退到安全地带快速拉动绳子。

  砖块落地,石英钟分离出来了,所有能触动爆炸的可能性都排除——“成功了!”在王厚鑫表情松弛的一瞬间,耳边传来欢呼。整个排爆过程用时仅5分钟,但对王厚鑫来说,那5分钟却像一辈子,毕生难忘。

  留给大家深刻印象的不止是王厚鑫排爆的高超技能,还有他的多年“习惯”——执行任务前,王厚鑫都会拍照留念;无论多忙,每天都会按时和92岁高龄的母亲打平安电话。从业以来,始终如此。

  “是人就会害怕”

  躲不开”的任务停不下的学习

  身处其中,王厚鑫也从不避讳直面危险时的害怕,他也会说:“我也只是个普通人,是人就会害怕”。

  王厚鑫还清楚记得第一次排爆除险的过程:在部队新兵手榴弹实弹投掷考核时,一名新兵由于过度紧张,手榴弹拉弦后掉在身后一米多一点地方,滋滋冒着青烟,在旁观察投掷的王厚鑫一个箭步冲上去,捡起手榴弹扔了出去。手榴弹在十几米外爆炸,新战士和王厚鑫安然无恙,但每次回想起这次过往,他都觉得后背发凉。

  事实上,作为军转干部,2002年秋,王厚鑫结束了21载戎马生涯,转业进入金华市公安局看守所工作。一年后,他又被调到金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从事排爆工作,只因相中了他曾经是一名“爆破工兵”。

  王厚鑫笑称,他这辈子看来是和炸弹结缘了。既然“躲不开”,那就更加勤奋努力学习。

  “我不仅看成功的案例,也看失败的案例,如今排爆难度加大,专业技能也得跟上啊!”在他看来,每一枚炸弹都有着独立的“灵魂”,做炸弹的人思维不同,做法也不尽相同,不能按常规的方法去破解,比如控制系统就有遥控、定时、感应等等,或纸或布各种材质的包装外表,很难看出其内脏到底是什么,像这样的“未知”比炸弹更为可怕,需要不断的学习积累。

  而排爆服足有35公斤重,体力不足直接影响排爆失败率。在军校时,王厚鑫是一名长跑健将,当时,他的1万米跑最佳成绩为33分20秒。随着年岁渐长,王厚鑫不再长跑,但始终坚持每天早晚1小时的快步走,他说,这是他的固定运动项目。

王厚鑫和徒弟战友们(左起):姜文俊、王厚鑫、付裕、徐亮王厚鑫和徒弟战友们(左起):姜文俊、王厚鑫、付裕、徐亮

   萌实践也能出“真知”

  “拔萝卜”练就好手艺

  “高冷”专家的日常训练也有不为人知的萌点。民警范存建是王厚鑫的老战友,二人同一年转业到金华市公安局,又搬到同一个小区、同一幢楼、同一单元,两家还是同一楼层门对门。从几十年战友到邻居,彼此知根知底。

  “老王对手艺的精专,已经完全融入到生活中去了,连自家的萝卜都没放过。”说到老友,范存建的夸赞十分幽默。

  他告诉记者,王厚鑫的业余爱好是种菜,特警支队大楼旁的空地和自家露台都被他开垦出来,种上了各类蔬菜瓜果。有一次,范存建发现他正在露台上给萝卜秧间苗,一手轻轻捏住小苗,另一手用竹签慢慢地沿着萝卜的根系边沿挖下去,把多余的萝卜苗清理出来。

  “老王你这是干啥?萝卜有这么金贵吗?随手一拔不就得了。”

  “老范你不懂了吧,给萝卜间苗好比剪爆炸装置引线,这叫精细化训练,保持手感。”

  除了日常用萝卜练手,2013年,王厚鑫又一头扎进江西某烟花爆竹生产基地学习,对烟花爆竹的种类、性能进行分类归纳总结,提出安全管理建议。学习期间,他整理了笔记和排爆记录13万多字,上报公安部,向全国公安系统分享经验。

  如今的王厚鑫已是桃李满门。排爆手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传、帮、带,培养出越来越多的优秀排爆手,让他们独当一面,是王厚鑫希望并致力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