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潜水,大多数人脑子里跳出的关键词是:阳光、沙滩、海底世界,或者还有环绕的热带鱼。但并不是所有的水都如此美。洪豪杰也是一名潜水员,但他下潜的,却是在下水道恶臭、漆黑的污水。他是台州临海市城投集团管道公司的员工,工作就是清理淤堵。

  在污水里潜水,洪豪杰已经历了近千次。“别人问我干啥工作的,我就说自己是潜水的。”

  这几天,为让市民们过个好年,洪豪杰又一次奋战在不为人知的工作现场。钱江晚报记者走进了这位“城市下水道蛙人”的别样人生。

  下水前要做哪些准备

  要穿上重约100斤的衣服

  这样才能潜入如墨汁的污水里

  2018年12月28日,临海市城投集团管道公司发现在临海大道的一处地下管道出现淤堵,靠简单处理无法疏通,于是他们通知洪豪杰赶到现场。

  记者看到他的时候,洪豪杰正穿着一身乳黄色的橡胶衣服。他两脚叉开站在那里,满脸被衣服勒得潮红。

  下水道口被打开后,洪豪杰探头一看,眉头一皱。“这里堵得很厉害,水已经满得看不到管道了。”

  污水跟墨汁一样漆黑,有一股股辣眼的烂臭味。

  工作人员仔细检查洪豪杰的潜水设备,用绳子将洪豪杰身上的每个口子都牢牢扎紧,然后几个人抬了两个铁饼挂在洪豪杰的身上。“这身橡皮衣服重二三十斤,这对铁饼重达60斤,加上我自身体重,有两百多斤重,只有这样才能沉到水底。”

  戴上潜水头盔后,洪豪杰就和外界彻底隔绝了。他冲着钱江晚报记者眨眨眼,但我已没法听到他的说话。

  随后,顺着插进下水道的梯子,他小心翼翼地缩紧身子,才能勉强进入。很快,洪豪杰开始进入污水,污水逐渐顺着他的身体往上漫,最终没过他的头顶。

  他在我们眼前彻底消失了。只剩一条连接他的绳子继续往水下延伸。

  “不用担心,他在下面弄好会拉这条绳子给我们信号,然后我们就会一起把他拉上来!”看记者有些担心,上面的工作人员赶忙解释。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绳子被重重扯动了几下,同事们一起用力拉。

  洪豪杰终于浮出了水面,然后“臭烘烘”地爬了上来。

  水下的十分钟他在干什么

  要在管道里塞一个气囊堵住污水

  全程徒手清理沉积物

  这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洪豪杰在下面经历了什么?

  “一进到水里,什么都看不见了,所有工作全程‘摸瞎’,完全靠经验。”至于臭味,因为橡皮外套是完全密封的,所以是闻不到的,不过那股浓重的橡胶味也好闻不到哪里去。

  洪豪杰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他到下面的主要工作是徒手清理管道口上的淤堵沉积物。先要清理出至少一立方米的空间,随后会把一个橡皮做的类似胶囊的气囊拿下去,塞在管道口上,给气囊充气。当气囊完全胀大后,就能把这一段管道堵起来,截断污水来源。然后清淤工作才能得以进一步展开。

  洪豪杰给记者看了他持有的一张证件,这确实是一张潜水证。这是洪豪杰可以下水作业的凭证。“3年多前,为了做这一行,我特地去外地学习考出来的。”

  洪豪杰笑着打趣道,“别人问我啥工作,我从不说自己是钻下水道的,就说自己是潜水的。他们哪里知道,我是下去‘看’他们往下水道里倾倒了些什么垃圾。”

  这份工作有多危险

  下水道可能会有沼气

  也有可能会被脏水冲走

  洪豪杰表示,现在装备越来越好,以及科技不断进步,危险性在不断降低,但还是不可避免要面临一些危险。“比如,下水道可能会有沼气,这是一种会燃烧爆炸的气体;还有就是万一装备没穿戴好,漏水了,就不是闹着玩的,这些脏水腐蚀性不是一般地大。还有就是下水道的水流有时候非常急,如果没留神,可能会被冲走……”

  有一点想不到的是,地下污水也是“冬暖夏凉”的,所以下去作业,并不会存在温度方面的担忧。

  洪豪杰今年49岁,十几分钟的潜水作业,已经让他累得气喘吁吁。“年纪上来了,有些吃力。”洪豪杰说,自己近些年身体有点发福,钻下水道时都快要卡住了。

  为什么会干这份工作

  这个职业很冷门

  但又很被需要

  说起来,洪豪杰从事下水道疏通工作已经有十来年了。“以前我是个体户,为客户安装化粪池,接污水管道,堵塞了我也要帮忙去疏通。”

  后来,洪豪杰进入城投公司。当时公司缺少“蛙人”,他就去考了潜水证,然后开始钻研技术。“刚开始的时候,下去一次会一整天吃不下饭。”洪豪杰透露,工作虽然肮脏,但是公司给的报酬却不低,月薪上万元。“但全天候待命。”家里人看他年纪大了,建议他改行做点别的。“现在我已经舍不得放弃这个职业了,每次把‘城市血管’重新疏通,我就会觉得特别自豪。”

  洪豪杰完成前期工作后,临海城投集团管道公司随行的疏通车队和抓取车队就会展开下一步清淤工作,随后投放潜望镜等装备对管道进行检测。

  目前临海市包括洪豪杰在内总共也就2名经验丰富的“蛙人”,他们承担整个临海市各项艰巨的下水道疏通工作。“周边其他县市区还经常向我们借‘蛙人’应急,因为不少地方是没有自己的‘蛙人’的,这是一个很冷门但又很被需要的职业。”

  城投公司在2018年开始培养新的“蛙人”。“愿意做这一行的人难找不说,还要去考潜水证,接下来就是长期的实战训练。”临海城投集团管道公司副经理崔灏有点无奈。目前,公司已有三名新“蛙人”培养出来了,一些复杂或者相对危险的工作,还是要洪豪杰等资深“蛙人”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