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邵晟杰回到家后,就来到房间打开书包,认真做起作业。这个习惯,是爸爸邵俊从小学一年级起就要求的,邵晟杰是个听话的孩子,虽想偷懒,但还是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是杭州一个普通的三代同堂之家。所不同的是,这三代人,都是有300多年历史的杭州紫阳小学校友。奶奶74岁,1958年毕业于紫阳小学;父亲邵俊毕业于1982年;作为第三代的邵晟杰,则是一名正在就读的四年级学生。

  从他们身上,能够看到70年来教育事业的不断发展和进步。无论今昔,教育仍然是一种最能改变人们命运的力量。

  “70年一晃而过,中国的教育变化真的非常大,从读不了书,到有书读,最后读好书,就这样发生了。”邵俊说。

  这是一个关于平凡老百姓教育追梦的故事。

  一家三代

  和他们的百年母校

  现在,大学毕业的邵俊不得不很努力地学习小学的知识,“现在的小学数学有难度,很多题我做不出,会让儿子取笑。”

  这一家祖孙三代,都是杭州紫阳小学校友。对于这所有300多年历史的古老学校,一家人都由衷地自豪。

  “这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前身可追溯到建于1703年的紫阳书院,是清代浙江的四大书院之一。三百多年来,傅王露、卢文绍、龚自珍、孙衣言、夏同善等名师宿儒在紫阳开展了各种著书、讲书、传书等活动,对浙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对于母校历史,邵俊张口就能说上半天。

  奶奶戴胜仙是1945年出生的,她在1958年毕业于紫阳小学;邵俊1982年毕业;邵晟杰现在读四年级。

  “我儿子幼升小时,本来有机会报读热门的民办小学,但我们一家子都有紫阳情结,最后还是选了这里。”邵俊说。

  邵俊说,他们家原先住在太庙巷口,标准的南宋皇城根儿上,离学校非常近。记得小时候听到学校的上课铃声,他从家里冲出来,跑到教室里,铃声还在响着。后来,这里发现了宋代遗址,他们家就搬迁到了惠民路。现在,去上学也非常方便。

  每个年代

  有不同的求学故事

  奶奶戴胜仙刚上学那会儿,杭州解放没多久,想要读书并不容易。“那时候的小学,教室少,想要读书的孩子多,学校就实行半日制,上午一波孩子上课,下午换另一波孩子。”奶奶说。这种情况在当时的杭州很普遍,“那时候每户人家的孩子多,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六七个孩子,学校资源不够用,只能采取这种轮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