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豪 摄朱家豪 摄
朱家豪 摄朱家豪 摄

  前天上午,朱女士打进85100000热线:朝晖四区老房地社区,很多人擅自装地锁,边上住的大多数是老年人,很多老年人都被绊倒过。我妈妈11月份就被地锁绊倒骨折,到现在生活都不能自理。这些地锁必须得拆啊,不然还是会有很多老年人被绊倒的。

  见习记者朱家豪核实报道:朱女士的母亲今年86岁,住在朝晖二区。她说,上个月17日早上9点多,飘着小雨,伴着寒风。母亲撑着把雨伞去买菜,从朝晖四区的南门穿过。谁知走了没多少路,到16幢时被一把地锁绊了一跤。对年轻小伙子来说摔了就摔了,可80多岁的老人啊,后果很严重:右手小拇指骨折,嘴唇缝了两针!现在只能住到城西的女儿家,生活都不能自理。

  由于小区没监控,也没有找到装地锁的车主,朱女士协商了好几次也没有什么结果。“我主要气愤,为什么公共停车位,也能够私自装地锁?!”

  占车位的方式五花八门

  最高的地锁有40多厘米

  昨天下午,我来到在浙江省人民医院东边的朝晖四区南门。小区没道闸,也没看到保安,一辆白色网约车刚刚开进小区,放下了两个中年人。小区的道路说窄也不窄,毛估估宽十来米。左右两旁每个车位上都有地锁,形状主要是矩形,立起来有的呈三角形,有的还是一个矩形。我拿卷尺量了量,立起来最高的地锁高度在45厘米左右,几乎快到我的膝盖,矮的也有30厘米。

  朱女士母亲摔伤的地方在16幢附近,离南门不远,大概也就200米,可我数了数,这段看似并不长的路段,竟然有21把地锁立着。这还是很多车停着的情况,如果车开走了,立起来的地锁更多。

  除了地锁,占车位的方式有很多,有的用两个交通锥放在车位上,我想这有什么用,一拿走不就行了?可谁想,别有洞天,里面还藏着一根40多厘米的管子,地面上的一把小锁锁住管子。还有的是“搭配型”,用两个凳子加一个地锁。“经济点”的就拿一大块圆柱形石头占着。花样虽然多,但目的相同,都是为了抢占公共停车位,殊途同归。

  小区里遍地是地锁

  滑一跤撞到怎么办

  业主林大伯今年65岁,头发花白,不过人看来蛮精神。“我是没被地锁绊倒过,但这个东西真是不好啦,万一老年人绊一跤怎么办?公共停车位唉,怎么能装地锁的?”越说到后面,大伯的喉咙越是梆梆响。

  斯大伯稍年长一点,76岁了,戴了一顶鸭舌帽,拄着一根拐杖,走起路来有些吃力。“我虽然没摔过,但小区里遍地都是地锁,万一下雪天下雨天,滑一跤撞到怎么办!”斯大伯很担心。

  一位60岁的大妈说,虽然以前没摔过,觉得现在自己也不会摔,但以后会不会一不小心被绊一下,也真当说不好的。“现在我们六十来岁,走得动,眼睛还灵清,以后七八十岁,走路不便当了,眼睛花了,估计就难说了。主要还是小区外来车辆太多了,导致很多小区的业主没车位了,只能抢。”

  大家都装

  那我肯定要装一个

  下午3点多,有些下班早的业主陆续回家。一辆白色沃尔沃轿车开到小区,左转右转到了小路的尽头,下来一个穿着蓝色毛衣的中年男人,他把车位上的圆柱形水泥墩子抱到一旁,把车停好。

  “为什么要把水泥墩子放在车位上?”我上去问。

  男人先是一愣,略显害羞地说:“主要外来车辆很多,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呢?”

  “啊,我看人家这样(占车位),我也这样了。”他的声调明显越来越轻。

  还有一个40多岁的男车主,把地锁锁上,准备开车走。“外来车太多了,没车位。”说完,他扬长而去。

  南门旁边坐着一个大姐,姓张,今年五十来岁,刚接孙女放学。说到地锁,大姐劲道一下子就提了上来。“2014年年底,小区实行微循环之后(其他车辆可以有偿进小区),很多外来车辆都停进小区了。我们没车位啊,很多去省人民医院的人的车子停到我们这里来,导致我儿子的车子那会儿都没地方停。大家都装,也没人管,那我肯定要装一个,抢车位啊。”

  社区明年接手小区管理

  首先拆除地锁

  小区的城基物业朱主任说:“地锁的事情,你去问凯亿,他们今年停车管理的钱都没给我们呢。我们明年也要撤出了。”

  凯亿管理公司一位姓王的负责人说:“他们城基物业自己管理得乱糟糟的,上地锁的事情肯定是物业来管,我们只是维持秩序。现在已经控制外来车辆的进入了。为什么朝晖四区其他地方没有这么多地锁?而这个小区的地锁这么多?肯定是管理问题啊。”

  老房地社区的戚主任,和我讲了讲朝晖四区的大致情况。

  朝晖四区很大,有几千户人家。但是1-6幢、11幢、15-18幢、25-28幢,共15幢归城基物业管,其他的都归社区管理。城基物业在小区10多年了。为了缓解周边停车难,2014年年底,下城区搞了个微循环,朝晖二、四、六区全部打通,承包给凯亿停车管理公司管理,但要保障单元居民停车为先。居民的停车位包月费用都交给凯亿,凯亿管理秩序。根据车位比例,凯亿给城基物业停车管理费。

  “其实刚开始,对于小区(15幢的范围)里的地锁,街道派人拆了好几次,社区也敦促物业管理起来,但现象一直存在。我们去年就拆了三次,最近的一次是去年9月,街道联合交警、城管,拆了30多把。我们不可能全部拆完,还是要物业管起来。但物业不管啊,这之后,居民看来拆过都没遏制住,地锁又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现在最起码有140多把,但是只有114个车位。而且小区业委会也成立不起来,没几个人愿意加入。所以12月初,社区做了个小调查,超过三分之二的居民希望社区接手小区管理。现在已经在做交接手续了,明年社区准备接手这15幢。”戚主任说。

  “其实也就这15幢范围里装了地锁,其他朝晖四区的区域里都没有。因为只要有一把地锁,社区马上派人拆除。所以等到明年这块区域归我们管了,肯定会把地锁的问题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