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上午8点50分,公安部B级命案逃犯潘明滩一边走,一边看手机,拐进永康劳务市场对面一家彩票店。

  店里有十几个彩民,有的在看彩票公示,有的在聊天。

  潘明滩进店后,靠墙站着,低头看着手机,头也没抬。

  一会儿,有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进彩票店,他们看了潘明滩一眼。

  彩票店里

  五秒钟将嫌疑人制服

  走进彩票店的是永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情报中队辅警王志力、林统。

  店门口,民警胡耀望站着,他瞟了一眼店里,“是他!”他在心里叫了起来,但不露神色。另外两名辅警王靖、林王懿距离他几步。

  十几分钟前,胡耀望接到永康市公安局视频中队中队长侯一川的电话。

  当天上午8点50分,侯一川和同事盯着监控视频画面,他们把镜头拉近,大街上的一个男人,短发,穿着蓝色上衣,青色牛仔裤,脚上一双红色鞋,他一边走一边看手机。

  信息显示,他正是公安部B级命案逃犯潘明滩。

  “是他吗?”侯一川和同事多次比对确认,得出答案:是他。

  “你们出手吧。”说着,侯一川打给胡耀望电话。

  “短发,蓝色上衣,青色牛仔裤,红色鞋”,侯一川说的四个特征,抓人的路上,胡耀望他们心里一直默念着,一路上,他们反复看着潘明滩身份信息照片。

  按照预案,王志力、林统先扮成彩民进去观察,靠墙站着的男人——短发,蓝色上衣,青色牛仔裤,红色鞋,只是他戴着副黑框眼镜——但照片上的他是不戴眼镜的。

  “脸型没变,还有他的一头自然卷发”,胡耀望和王志力他们约好,如果确认,就用手在腿边稍微拍下,他们就动手。

  两三分钟后,胡耀望看到王志力的手放在腿边拍了下。胡耀望、王靖、林王懿闪入店内。

  潘明滩还在看手机,他靠着墙的位置是一个死角,王志力他们一左一右按住他,胡耀望给他铐上手铐,王靖、林王懿让店里的彩民快速离开……

  前后只有五秒时间。

  “为什么抓我?” 潘明滩喊着。

  胡耀望没说话,把他带上车,潘明滩开始沉默。

  //

  抢劫杀人后逃跑

  深圳警方悬赏20万

  //

  潘明滩,24岁。贵州三都人,手上有一条人命。

落网的嫌疑人落网的嫌疑人

  2015年10月6日,他在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抢劫杀人,将人杀害后逃跑,随后被当地警方抓获。

  当年10月30日下午,深圳警方带他到惠州市博罗县湖镇镇金星村指认现场,他作案后,把作案工具扔了。

  指认的现场靠着大山,这个地方是潘明滩熟悉的。

  据当时媒体报道,他在深圳杀人后返回湖镇镇,曾躲到湖镇金沙洞二十多天,在湖镇圩网吧上网被深圳公安抓捕,他供认不讳,又谎称还在湖镇杀人埋葬,后带深圳警方指认现场,故意带至陡峭小路无法迈步攀登,趁看守人员不备逃进大山里。

  事发后,深圳警方联合惠州当地警方在他逃跑的金星村成立临时指挥部,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同时先后调集4000多名特警和武警力量,对金星村和周边范围搜寻,警犬和数台无人机、直升机都出动了,无人机 24小时巡航,开展了持续两个多月的布控搜捕工作。

  同年11月2日,广东省公安厅官微“平安南粤”通报称,警方悬赏金额加倍提高。其中,发现并制服金额提高至20万元人民币。同时,警方以该男子逃脱地点为中心,向周边15公里扩大了搜索范围。

  三年来,广东南山警方为抓他,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他说最后悔的

  就是最后逃到了浙江

  “他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和能力”,这三年里,潘明滩似乎人间蒸发了。

  在看守所,他沉默了很久后叹气,他没想到,自己竟会在永康被抓,“我最后悔的就是,最后逃到了浙江。”

  逃亡的这三年,他都藏到了哪里?

  他交代说,在指认现场逃跑的这片大山他以前待过,他在山里躲了三天,风餐露宿。

  三天后,他下山,到了附近的一个高速公路收费站。

  路边,停着一排排大货车,他觉得自己机会来了:大货车车尾架子可以藏身。

  他找了辆大货车,钻到车尾,大货车司机毫不知情一路“带”着他到了广西。

  据他交代,他到了广西后,去了云南,在那他待了半年多,然后辗转到了湖南,又到了江西……

  一路上,除了钻大货车车尾,他还乘短途的客车。但他知道被全国通缉,他不能去客运站,所以他都是在半路上拦车,又早早地在终点站前下车……

  逃亡的路上,他睡过桥洞、长凳,甚至野外山林,从不在一个地方待很久,一有风吹草动,他就马上离开。

  有时,为了赚路费和吃饭,他偶尔也会停留在一个地方,打打零工,但那些零工都是短期的,也不需要登记身份证。

  但他从不在一个地方待久,每个地方,他停留从不超过一个月时间。无论他在哪,他都从不和陌生人交朋友,也从不和家人联系。

  他找到藏身的好地方

  永康劳务市场工作机会多

  今年年初,潘明滩逃到永康。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浙江,在他逃亡半年多后,2016年夏天,他逃到浙江某地,这里待几天,那里待几天。

  这次,他破例了。他东躲西藏地待了一年半。

  “在那工作比较好找。”民警分析说,另一方面,逃犯一路逃亡,神经也一直处于紧绷状态,时间一长,渐渐地,心里也放松了,甚至会有一种侥幸:自己是不会被发现的。

  这个时候,往往是他露出马脚的时候。

  今年年初,他捡到一张身份证,他拿这张身份证去上网,可网吧工作人员给他拍了一张照。

  他感到害怕。他连夜离开,到了永康。

  在永康,他发现永康西站附近的劳务市场边上是自己藏身的“好地方”:劳务市场边上,来找工作的外来人员很多,工作机会也多,他藏身在人群里,不容易被发现。

  审讯时,他跟永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民警朱挺说:“因为固定的场所都需要登记身份证信息”,任何不需要身份登记的,可以防风遮雨的场所,都可以是他的落脚点。

  但他的生活半径都在劳务市场附近。

  对他来说,在劳务市场边上,工作机会也多,很多老板找零工,没有要对方出示身份证的“观念”,“很多时候,那些老板车开来,看到外来人员,就问谁要去打工的,人凑齐,就拉走”。

  “他每次钱不够的时候,就会去劳务市场找份零工。”朱挺说,潘明滩交代说自己去过建筑工地,也去过小工厂,每次打零工的时间不长,也就一两天,每天工资就是两三百元左右。

  拿到钱,他就会躲起来一段时间。

  逃亡生涯有了两个爱好

  看小说和买彩票

  这个狡猾又凶残的逃犯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潘明滩被抓时,一直低头看手机,并不是在玩游戏,而是在看小说。

  这是他逃亡生涯中渐渐养成的一个爱好。另外一个爱好,是买彩票。

  潘明滩被抓时,身上只有一个皮夹,一只手机和一副耳机,皮夹里有二十几元钱和一张未开奖的彩票。

  潘明滩交待,平时如果有一些闲钱,他就会去买彩票,但每次都不会超过10元,他也中过几次奖,“最多的一次,他说中了970元”。

  手机是他到永康后买的,或许是逃亡的生活过于寂寞,他买了只手机,但他只是用来看小说,打发时间。

  他还去买了副眼镜,蓄了胡子,他从自己外形上着手改变,慢慢地,他越来越放松,他不再理会别人的眼神,不再留心擦身而过的人,他常常边走路边低头看手机。

  他觉得,不会有人发现他。

  在他被抓的那家彩票店,他经常去,被抓当天上午,他边走边看手机,发现手机没电,就拐进了彩票店去充电。

  审讯中,潘明滩没有抵抗,说话条理清晰。 他一直说后悔,并不是他为自己的犯罪行为和逃亡后悔,而是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逃到浙江来,结果被抓了”。

  “他完全没有因为自己杀人而感到后悔,就像在讲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在朱挺看来,潘明滩的语气里充斥着冷漠,“他还说,我喜欢打打杀杀的生活”。

  得知抓获逃犯,深圳警方第一时间对永康警方表示了感谢,并于4日当天下午,由深圳南山区公安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带队赶到永康市公安局,跟永康警方进行对接、交接等。今天,他们将把逃犯带回深圳。

  首席记者 杨丽 通讯员 谢卓凡 卞一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