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宁波市看守所,有一个特殊的监区,在押的是身患艾滋病的犯罪嫌疑人,民警毛卓云管理的就是这个监室。

  毛卓云在这个特殊的岗位已坚守整整10年,累计看管过500余名艾滋病在押人员。他用心感化他们,让红丝带在高墙内飘扬。

毛卓云与在押人员谈心。毛卓云与在押人员谈心。

  临危受命:

  “虽有风险,但总要有人来干”

  自从市看守所于2007年年初开设艾滋病监室以来,在第一任民警接管10个月后,毛卓云就接下了这项艰巨任务,直到现在。

  说到刚接手那段时间,毛卓云感触颇深。在当时那个“谈艾色变”的时候,“老实说,没有思想斗争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个特殊的岗位将自己暴露在一个高危的环境下。”

  但他没有退缩。为了干好这项特殊工作,毛卓云下足了功夫。他先是上网查阅了大量有关艾滋病的资料,又到市疾控中心向专家请教相关常识,首先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

  接着,面对家人的担忧和反对,他反复向家人说明监管艾滋病在押人员的重要意义,详细介绍了工作的措施和方法,终于消除了家人的思想顾虑。同时,他还专门学习了心理学知识,以便更好地与监管对象沟通,获取对方的信任。

  和其他在押人员相比,艾滋病患者的对抗情绪更重,毛卓云刚上任就遇到了“下马威”。在押人员陈某以前在外地偷东西被抓后,都是被教育一顿后就释放了。这次因盗窃被送到看守所后,他不但闹着要好吃好喝,而且还在半夜吵闹,其他几名在押人员也跟着起哄。

  为保护民警,看守所给毛卓云配备了防护口罩和手套,但他在和艾滋病嫌犯面对面交谈时,没有戴上这些装备。距离在一次次谈话中拉近,彼此也有了肢体接触,尽管只是一个拥抱,或者拍拍肩膀,握握手,但对陈某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尊重和安慰。

  几次谈话后,陈某很感动:“毛警官,自从我得艾滋病以来,亲朋好友都拿我当瘟神,而你却敢这样和我面对面交谈。”之后,陈某不但不再闹事,还配合毛卓云做在押人员的思想工作。

  最危险的一次,2013年9月,29岁的王某感染艾滋病2年,因捅伤民警被收押在市看守所。王某常常失去自控能力,甚至攻击医生和管教民警。在一次谈话中,人高马大的王某突然情绪失控,对着毛卓云就是一拳。

  但毛卓云没有退缩,他走过去给了对方一个拥抱,拍拍对方的后背,让对方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然后给对方倒了一杯水,手拉着手跟对方谈心。

  “当时也很害怕,要是被咬一口,就可能感染上艾滋病。”毛卓云说,“虽然有风险,但工作总要有人来干。”

  王某的心渐渐被融化,此后他再也不闹腾了。案件判决后,在被送往监狱前,王某给毛卓云深深地鞠了个躬,流下了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