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4毛钱一粒,用玉米淀粉和“西地那非”一起搅拌,三分钟可以制成上百颗“伟哥”,最高卖50元一粒。

  昨天,宁波海曙公安分局通报“10.19”特大制售假药,全面查清了一个涉及国内多省份的假壮阳药的生产窝点及购销网络,破获涉及全国13个省、数十个地市,涉案金额达二千余万元的“10.19”特大制售假药专案。

  截止目前,专案组共计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捣毁假药生产窝点2个、相关假药产品存储仓库4处,缴获假药生产机器设备3台、各类假药41种共计11万余粒、相关假药半成品及包装100余万粒(盒)、以及相关假药生产原料1000余公斤。

  昨天上午,鄞江派出所里,各种品牌的“伟哥”堆满了一个长桌,大约有70多个品牌,有的包装简陋,有的包装华丽。

  伟哥的价格也不尽相同,简陋小瓶装的伟哥10几元钱一粒,豪华包装的一盒就要600多元,一粒50元。

  “实际上,不管什么样的包装,价格差异,原材料都是一样的,批发价1元钱,成本4毛钱。”民警陈建说,包装上的厂家名字、批文等等,全部都是假的,包括里面的说明书,也是一个模板出来。

  伟哥的成份都是玉米淀粉和“西地那非”。正牌伟哥中含有西地那非,有一定的比例,包括其他辅助成份。但是,在这些假伟哥的制造过程中,西地那非被大量滥用。

  陈建现场演示了假伟哥的制造过程。一个脸盆,把玉米淀粉和一袋西地那非倒在一起,搅拌几下,装入一颗颗空胶囊中。整个过程,如果用上半自动生产机器,制成上百粒伟哥不超过三分钟。

  “在搅拌不均匀的情况下,有些胶囊里,淀粉成份将达到100%,有些胶囊里,西地那非的比例高达50%以上。”

  经研究表明,大剂量服用含有“西地那非”成分的假壮阳药可能会引起低血压、肌肉酸痛等副作用,长期服用这类假药可使患者超量摄入药物,容易引发前列腺炎,甚至出现病理变化。心血管病患者若不慎将此类假药和硝酸酯类药物混吃,甚至可诱发心脏病,导致中风,增加猝死的风险。

  端掉这个假药生产窝点要追溯到去年10月份。

  海曙分局接到海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推送的线索称:海曙区鄞江镇光溪村内的健发药品零售有限公司里有人在销售假壮阳药,且数量较大,已涉嫌销售假药罪。

  10月19日,海曙公安分局联合区市场监管部门对该药品零售有限公司进行突击搜查,当场查扣涉嫌假壮阳药670粒,并将涉嫌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钱某抓获归案。通过审讯深挖,锁定假药来源系从海曙龙吉大药房周某处采购, 10月25日将嫌疑人周某抓获归案,并当场查扣各类假壮阳药6000余粒。经过鉴定,上述被扣押的药品均为假壮阳药。

  为摧毁假药销售网络,打击制售假药的源头,分局成立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展开侦查工作。

  2017年11月,专案组根据周某的供述以及查阅手机微信、QQ等买卖记录,发现周某通过微信等方式与假药上家叶某某联系购得假壮阳药,除零星自己利用实体药店零售外,其余大量假药通过网络方式批发给宁波大市范围内的二十余家实体药店进行隐蔽销售。

  2018年2月,专案组发现,为叶某某提供假药的上家是一名叫王某某的浙江台州籍男子,叶某某和王某某也是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进行假药交易及账目结算。

  2018年4月,江西上绕县的杜某某被纳入警方视线,并发现其隐藏在居民区内的假药生产窝点、成品仓库、原料仓库。

  杜某是这起假伟哥案件的生产制造商。

  陈建在他身边蹲了整整一个多月。“他非常警惕。第一天,我在他的生产窝点外远远监视,他似乎有所感应,第二天第三天都没有出现。等过了几天后,重新生产假药的时候,还在窗外加装了防盗窗。”

  长期蹲点中,陈建发现,杜某看上去很普通。他和妻子没有固定工作,有一辆小车,平时住在老小区中,每天早上7点,他会送小女儿去上小学,然后去生产窝点生产假伟哥。等到了放学时间,又去学校接女儿下班。

  他还有个大女儿,正在英国留学。

  2018年5月16日,收网行动开始。专案组兵分多路前往宁波余姚、浙江台州、江西上饶等地同时组织实施抓捕,抓获了向周某销售假药的犯罪嫌疑人叶某某、王某某和生产假药的犯罪嫌疑人杜某,一举摧毁了这条生产、销售假药的链条。

  在抓捕杜某时,这个50多岁,仅小学文化的男子名下并没有什么存款,民警只在空调里面找出了他藏着的500元私房钱。

  “其余的钱款,应该已经花掉,他的女儿出国留学的费用不菲。”陈建说,杜某生产假药已经有多年,一开始,他也是作假伟哥的中间商,赚中间费,慢慢的,他发现假伟哥制作简单,自己摇身一变成为上家,并通过购置包装盒等,对伟哥进行各种品牌包装,共“制造”出41种品牌。

  据杜某交待,市场上销售的正规壮阳药一般在150元一粒,而假壮阳药的销售价格在20元至50元不等一粒,假壮阳药的实际制造成本仅为0.4元一粒,两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利润空间,他生产的这些假壮阳药都是由玉米淀粉和西地那非按一定比例混合在一起制成,再层层加价销售给各城市街面上的实体药店和性保健品店。

  令人讽刺的是,因为搅拌不均匀,导致不少胶囊含有的西地那非比例高,与其他犯罪嫌疑人生产的只含淀份成份的假伟哥相比,反而更加畅销。

  在主要犯罪嫌疑人到案后,专案组会同相关派出所对有管辖权的下家集中收网,在宁波范围内药店10余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20余人。另一方面侦查人员多次前往往江苏、广东广州、浙江温岭、江西上饶等地,调取犯罪嫌疑人的快递记录、银行卡流水、支付宝等,整理信息20余万条,最终整理出涉及全国13省的主要嫌疑人、以及违法犯罪信息千余条。

  记者 夏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