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门窗上泼粪,在车上、墙上喷涂油漆,在村里贴讨债“小广告”,给欠债人发威胁恐吓短信……

  这些电影、电视里常见的暴力讨债手法,却出现在了余杭良渚。而为首的,是1991年出生的江苏男子陈某甲。

  今天上午,包括陈某甲在内的13人在余杭法院出庭受审,他们涉嫌的罪名涉及抢夺、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赌博等,光是起诉书就写了整整27页。据悉,这也是余杭区首例开庭审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

  陈某甲是第一个被法警带出来的,他身材魁梧、肤色黝黑,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不少。检察官宣读起诉书时,陈某甲一直半仰着头,面无表情。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陈某甲刑满释放后来到余杭良渚一带,之后相继结识了孟某、谢某等人。

  2011年起,陈某甲带领孙某等人逐渐以赌为业,并开始在各个赌场中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期间,他纠集了一批江苏老乡,在良渚街道一带不断扩充势力、扩大影响。

  2015年5月,陈某甲在一次冲突中被人砍伤,沉寂了一段时间。

  2016年,他康复后,再次纠集了一批人,以良渚石榴派租房作为活动据点,开始采用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等手段,壮大自己的经济实力

  之后一年里,陈某甲继续网罗了一批前科劣迹人员,并将活动据点迁至良渚街道向山商贸城某KTV办公室,继续实施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活动。

  检察官说,到了2017年,以陈某甲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已经逐渐稳定下来,组织规模较大、成员相对稳定,且陈某甲拥有“绝对权力”,负责所有重要决策和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

  陈某甲是怎么坐稳“大哥”这个位置的?

  从检察机关掌握的情况来看,陈某甲相当有“管理才能”,很会收买人心。在组织里,即便是比陈某甲年龄大的成员,遇到他,也会恭恭敬敬叫一声“陈哥”。

  “陈哥”文化程度不高,还有前科,在纠集人员时,他找的大多是和自己经历类似的老乡。

  这些人大多都没有正式工作,且有盗窃、抢劫等前科。为了笼络他们,陈某甲不仅会在他们出狱的时候组织人去接风,还会帮忙安排食宿,甚至自己掏腰包给他们发“生活费”。

  逢年过节,或是有成员过生日,陈某甲会组织聚餐、发微信红包。

  就连“兄弟”的家人,陈某甲也照顾有加。有成员被判刑了,服刑期间,陈某甲便接手照看对方的父母、妻儿等亲人,时不时上门探望,还带着衣服、水果等,颇有“大哥”风范。

  当然,有奖必有惩。对于表现积极的成员,陈某甲毫不吝啬,对于一些“不听话”、“表现差”的成员,他也有一套惩罚方式。

  比如陈某甲交代的事没有做好的,陈某甲会当众进行责骂;不服从他指挥安排的,他就“冷落”对方,不让其参与聚餐、唱歌等组织活动;多次犯错的,就会被“驱逐出会”,断绝“兄弟”关系。

  时间久了,组织成员或是因为亏欠陈某甲人情,或是因为惧怕他的权威,都对他言听计从。人员如何安排、到手的资金如何分配,几乎都是由陈某甲一个人说了算。

  维系人情需要资金,为了持续壮大组织,陈某甲等人可以说是“无恶不作”——放高利贷、抢夺、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聚众赌博、寻衅滋事……

  有受害人曾向陈某甲借款30万元,但在陈某甲等人的逼迫下,不得不写下金额为100万元的欠条。

  之后,因为还不出钱,陈某甲便派人上门“暴力讨债”

  “讨债”的方式很多,大部分都是陈某甲从电视、电影里学来的,比如找到欠债人家,在门口用高音喇叭循环播放“欠债还钱”以及一些侮辱性话语,往欠债人的家门、车上泼大红色油漆,给欠债人的亲戚朋友发送威胁短信,甚至对欠债人进行非法拘禁等等。

  陈某甲还购买了车辆、手铐、电棍等工具,且每周都会在KTV办公室里“聚众议事”,商讨各种讨债“技巧”。

  据悉,以陈某甲为首的犯罪组织依托暴力和组织影响,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数十起,非法敛财100余万元,在良渚街道一带形成了重大影响,严重干扰、破坏他人正常生产和生活秩序。 

  在组织犯罪以外,部分组织成员还实施了非法拘禁、诈骗等犯罪行为以及寻衅滋事等违法行为。

  今天上午,法官当庭对陈某甲进行讯问。但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陈某甲统统予以否认。

  “我没有组织和领导过黑社会性质组织,也没有以老乡为纽带纠集人员,也没有敲诈勒索过。”陈某甲语气冷静,始终半仰着头。他说,自己跟人要钱是有的,但欠条都是对方自愿写的,“欠债还钱,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至于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情节,陈某甲则辩称自己“没有参与”、“不知情”,也不承认是自己指使他人干的。

  陈某甲说,自己最早到良渚的时候,是在一家KTV里做保安的。后来有人看他身材魁梧,让他帮忙讨债,他就去了。

  “那次我也是纯属帮忙,没谈过钱。”陈某甲说,自己几个月后辞了保安工作,就靠放贷和讨债为生,但放贷的钱都是他从亲戚、朋友那里弄来的,都是“干净钱”。

  对于自己给成员发放红包等情节,陈某甲也否认了。他说,之所以给对方发钱,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欠人家钱:“亲兄弟,明算账,我还钱总没问题吧?”

  陈某甲还在庭上反复声明,自己不是“大哥”,也从来没有当过“大哥”。

  公诉人质问陈某甲,借款给别人,要求别人支付高额利息,返回二三倍的钱,是否合理?

  陈某甲点点头:“我觉得合理,签条子的时候,他们自己都知道的。”

  今天中午12点,陈某甲被暂时带下被告席,法官宣布休庭。因被告人数及所涉犯罪事实较多,预计庭审将持续二天。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钟法 余法记者 林琳 通讯员 钟法 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