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上周“流浪哥”捐款,旁观市民深受感动,主动为其购买食物的场景)(这是上周“流浪哥”捐款,旁观市民深受感动,主动为其购买食物的场景)

  “外表邋遢,内心高尚”,这是本网报道“流浪哥”捐1000元助学的新闻后,众多网友给予他的点评。在为“流浪哥”喝彩之余,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一啄一饮皆有前缘,宁波的父老乡亲曾经这样暖心对待他……

(白鹤派出所民警将善款护送到文华派出所)(白鹤派出所民警将善款护送到文华派出所)

  今天上午,记者又从鄞州白鹤派出所获悉,文华派出所已将收到的2220元的善款(注:1000元助学款+1200元市民捐款+20元“饭资”)转交给相关老师手中。“流浪哥”助学事件看似告一段落,但它引起的热议已成“现象级”,是宁波爱心之城的又一佐证。

(民警已将善款转交给相关老师)(民警已将善款转交给相关老师)

  那么“流浪哥”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遗憾的是,最近他更加“神出鬼没”了,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打扰他的生活。“上午我恰好碰到他了,他想‘逃’,被我拉住聊了半个小时。他说,捐款‘不是很伟大,是力所能及的事’。”黄鹂新村一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见到对方她就给他竖了大拇指,并问他需要什么帮助。他婉拒了,说“衣服在朋友那,冷了会去穿的”,之后就不见人影了,因为“怕别人打扰他”。

(“流浪哥”常去这家小面馆吃4块钱的面,老板不收钱他还不肯)(“流浪哥”常去这家小面馆吃4块钱的面,老板不收钱他还不肯)

  黄鹂新村是“流浪哥”常去的地方之一,显然他助学的事已传遍了整个社区,居民都对他刮目相看。在黄鹂新村6幢楼,这里有一个简陋的小面馆,是“流浪哥”常光顾的地方。“他常来这里吃4块钱一碗的面,进门会先洗手。他比较怕生,人少时会躲在屋里的角落吃,人多时则跑到外面去。”有居民告诉记者,“流浪哥”挺硬气,不会轻易接受他人的帮助。

(几位老太太对“流浪哥”很熟悉,都谈到了他借钱必还的故事)(几位老太太对“流浪哥”很熟悉,都谈到了他借钱必还的故事)

  一位经营着裁缝铺的老太太说,“流浪哥”鞋子都开口了,不少人给他送过鞋,但他硬是不收。就连最简单的衣服缝补,他都要给钱。“我看他挺有文化的,他说普通话,会使用智能手机,而且爱看书。上次他布袋破了,问这位阿姨要袋子,还给了2块钱!”

(在座的老人们也对他很了解,不少人还给他捐物捐款过,但也被婉拒)(在座的老人们也对他很了解,不少人还给他捐物捐款过,但也被婉拒)

  除了硬气外,居民们都说他人品不错,虽然有时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但借钱都是有借有还的。“上次他快饿死了,问我借了80块钱,我让他不用还了。但过了几天,他就找上门来,硬要塞给我。我不要,他就给我放在家门口了”“他也问我借过,借了140元,我也让他不用还了,但他还是坚持还了。”采访中,有不少老人讲诉了“流浪哥”有借有还的事。

(”流浪哥“常沿着河道旁的小路走到卫生服务站这边)(”流浪哥“常沿着河道旁的小路走到卫生服务站这边)

  还有件事社区里很多人知道:前不久,下雨天,有人给了“流浪哥”雨衣,硬“逼”着他穿了。后来他来还雨衣了,但找不到物主,到处问人……

  (这个白鹤公园内的树叉据说是”流浪哥“常挂布袋的,不远处就是他常休息的地方)

  不远处的白鹤公园也是“流浪哥”常歇脚的地方。不少在此歇息的居民告诉记者,早晨他们常在此碰到“流浪哥”,也给他捐过钱和物,但均被婉拒了。其中一名姓华的老伯就说,“流浪哥”的鞋早开口了,令人看得心酸,他也给过他钱,但人家就是不收。“听说他在帮人背货,还有捡破烂,挺不容易的,所以大家都想帮帮他。”

(这几位老伯也曾想过给他捐物捐款,但被婉拒了)(这几位老伯也曾想过给他捐物捐款,但被婉拒了)

  记者手记:

  此次寻访“流浪哥”,可谓遗憾与惊喜并存。遗憾的是,显然“流浪哥”本人不希望再出现在媒体镜头之前了。尽管曾有记者找到过他,但最终他选择了“躲”。惊喜的是,采访中,很多居民提到了“鞋”和“钱”的事。“流浪哥”的鞋破得厉害,提出给他换鞋的居民不知凡几;说到钱的故事,同样很多居民出于同情心,曾主动给陌生的他小额钱财以救急度日……

  爱心不分贫富、不分老幼,这些故事无不凸显了“爱满甬城”的主旨。爱是会“传染”的,“流浪哥”助学的故事,洋溢着人与人之间满满的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