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能解开的结,就不要用刀割断。

  老潘说,这句话是法国作家约瑟夫说的,他在心头一直记着。

  看不到面红耳赤,听不到吵声如雷,在老潘的调解室内,始终是一片平和。

  和人说话时,语气温和却不失严肃,时不时嘴里蹦出一段“金句”,现场气氛顿时缓和,矛盾双方甚至会相视而笑。

  这里是宁波的“老潘联调工作室”

  两年来,近千起社区的“疑难杂症”,在这里化干戈为玉帛、一笑泯恩仇。

纠纷双方约老潘一起在线“面对面”。纠纷双方约老潘一起在线“面对面”。

  先认识一个人:老潘

  老潘名叫潘明杰,69岁,身高1米75,走路、坐着始终挺直身板,退休后,被聘为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区公安分局东柳派出所的专职调解员。

  这之前,他是东柳辖区华光城社区物业公司的总经理。

  因为调解说和的能力颇佳,东柳派出所邀请老潘,协助派出所参与矛盾纠纷调解。2013年6月,“老潘联调工作室”正式挂牌成立,办公场所就设在派出所内。

  当了15年的小区“大管家”,他所经手的家长里短、邻里纠纷,“难以计数”。

  大到五六千万的遗产纠纷、两三千万的劳资纠纷,小到“一根筋认死理”几元钱的消费纠纷、“争气不争财”的邻里纠纷,老潘对付起来得心应手。

  老潘的案头,摆放着一本《警调三十六计》,是他和鄞州公安众多调解能手一起完成的“专著”,满书厚厚的警调案例,记载着36段悲情和伤心事,蛮精彩,也感人。

  他说:“调解是一门艺术,每一起矛盾纠纷都是社会的一道伤痕。”

  12岁女孩倒在跑道上再没醒来

  一家人没法接受这个现实

  学校操场上,小女孩跑着跑着,突然倒了,再也没醒来。

  这是被聘为派出所专职调解员后,老潘所接手第一个很悲情的案子,时间是2012年。

  老潘记得很清楚:女孩是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才12岁”。

  女孩被送到离校最近的三甲医院抢救,两个小时后,女孩离开了。

  医院初步诊断:女孩死于心源性疾病。

  早上出门还是活蹦乱跳的,到了晚上,竟然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女孩的父母、爷爷很悲愤,认为学校要负全部责任,亲属们聚集在学校门口……

  老潘受命去调解这个案子,当晚,他一人一车从宁波直奔女孩的东钱湖老家。

  看到老潘单枪匹马,现场数十个亲属很惊奇,孩子爷爷问:“你真是一个人来?”

  老潘说:“我不是来打架的,要那么多人干什么。”

  接下来4个多小时,他与孩子的亲人们展开艰难的交流。

  时间长了,大家看出老潘的诚意,人人友善起来。

  孩子爷爷说,他昨晚做了一个梦:孙女右手拿着筷子,左手拿着盘子,告诉爷爷说,她又冷又饿。

  老潘乘机接过话茬:“今晚,你孙女可能要托第二个梦给你。”孩子爷爷眼神一亮,问:“什么梦,你快说。”

  老潘说:“你孙女在学校是三好学生,你们在学校里闹,她九泉之下有知的话,她会跟你说,爷爷,你们不能这样,我非常爱我的老师,我非常爱我的学校。”

  孩子爷爷沉默了很久,最后流着泪水说:“老潘,我会做好家里人工作,明天不再去学校闹了。”

  老潘一直有个爱好,就是喜欢涉猎名著,他说:“俄罗斯有一句谚语:语言不是蜜,却可以粘住一切东西。”

  楼顶站着一个悲情女子

  老公儿子坐牢她头发全白了

  今年5月13日凌晨,110指挥中心发布指令:某公司六楼楼顶上,有个女子要跳楼。

  老潘随民警紧急出动,现场情况很紧张,楼顶上,站着一个女人,两只鞋子已经掉落到楼下,她低垂着头,神情悲哀。

  老潘跑上楼顶,他语气里充满真诚,女子受感染,离开了危险的平台,对老潘讲了自己的遭遇:她姓范,老公与儿子都在这个公司打工。

  公司钢架上有个紧固件,拿到外面一个可卖7元钱,体积小,常被人偷走。

  老板被偷怕了,嘱咐她儿子帮助管一下。那天,儿子拦住了三个可疑的人,要检查。这三个人不干,还把她儿子一顿暴打。

  老公与老乡在工棚喝酒,听见儿子被打,急了,抡起钢管就打。结果对方三人全部被打趴下,其中一人第二天死在医院。

  案子经法院审判,女人老公被判无期,儿子判了14年。她家中有94岁的婆婆,儿媳妇没有工作。家中两根顶梁柱突然塌下,生活重担一下压到她肩上,一个星期,她的头发全白了。

  “她的难处可想而知,在这关键时刻,不帮她一把,希望就全没了,那对在服刑的父子俩的希望也没了。”老潘立刻紧急约谈这家公司领导,一番交涉,为女子和家人争取到五万元的帮助。后来,他又介绍她到医院做护理,介绍她儿媳到幼儿园做老师。

  这个家从此稳定了,消息传到监狱里,正在服刑的父子都舒了一口气。

  “人活着要有盼头!”老潘说,“当事人接受我们的调解,就是想通过我们的工作,让他们看到希望。”

  总经理助理扇了她一耳光

  九十度鞠躬礼赔礼道歉

  去年3月,有一个女子上门找到老潘,哭着说委屈:因为给总经理助理提了一个意见,被这个助理打了一记耳光。

  女子感到十分委屈,希望老潘给她主持公道。

  老潘把那位助理请到茶室,与他聊了很多。

  离开的时候,那位助理说,“老娘舅,我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调解现场,这个助理向女子用九十度鞠躬礼诚恳赔礼道歉,并按照约定支付1300元医药费和误工费。

  但女子却说只要说法不要钱,她坚持让老潘陪同到街道社会事务科,把钱捐给了慈善机构。

  故事到这里似乎该结束了。谁知今年3月,女子又找到老潘。

  她说,去年年底,她被评为优秀职工,还出示了荣誉证书。女子还精心挑选了八个红苹果,执意要送给老潘。

  “为这一件事,我的心情激动了好几天。”老潘说,“我记着英国首相丘吉尔的一句话:悲观者在各种机会中只能看到困难,而乐观者在任何困难中总会看到机会。我调解着,并快乐着。”

  在宁波,老潘并不孤单,现在,“老潘”成了一群人。

  以“老潘联调工作室”为品牌创建的警调衔接工作机制,已在宁波推广开来,全市目前共有调解员近千名,成为基层社会治理的“拳头产品”。

老潘调解的网站页面,可视频、可语音,纠纷实现“零距离”化解。老潘调解的网站页面,可视频、可语音,纠纷实现“零距离”化解。

  如今,宁波市所有177个派出所全部建立调解工作室,建立率达100%;44个警务站建立了调解工作室,建立率达100%。

  在推行“警调衔接”工作机制同时,宁波还全面搭建社会矛盾纠纷调解“缓冲区”,全市派出所各警务站100%实行联动式运作。

  “依靠群众的力量化解群众的矛盾纠纷。” 鄞州区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陈立军说,55年历久弥新的“枫桥经验”,正在宁波不断实践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