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事游泳池的局部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图涉事游泳池的局部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葛熔金 图

  在未经游泳池承包经营者同意的情况下,浙江东阳市一村委会印刷了7000张游泳票作为福利发放给村民。警方明确告知村委会行为不当后,村里的广播还让村民持票前往游泳池免费游泳,并导致部分老年村民与游泳池经营方引发冲突。

  11月16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东阳市公安局歌山派出所获悉,该所已对此事以“扰乱单位秩序”进行立案,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经营方印制的游泳票(上)与村委会印制的游泳票(下)。经营方印制的游泳票(上)与村委会印制的游泳票(下)。

  未经经营者同意印发游泳票

  2010年起,杜方正夫妇向东阳市歌山镇林头村承包了一处村集体房屋经营农庄,其中包含一个占地1500平方米的游泳池。因该游泳池的水来自横锦水库,水质较好。

  该泳池成人票价25元、儿童票价15元,每到夏天游泳池都会吸引很多人。仅去年,该游泳池就为杜方正夫妇带来20余万元的门票收入。

  东阳市歌山镇林头村位于东阳市东部,背靠横锦水库,先后被评为浙江省“省级民主法治村”、“金华市文明村”等。

  今年6月23日23时许,杜方正接到一个好友电话称,你家的游泳馆要出大事了,今夜村里有一帮人深更半夜走在大街小巷,挨家挨户分发打着以你农庄名义印的游泳票,还印着“票价两元”、“仅供本村村民使用”字样,票面盖着“东阳市歌山镇林头村委员会”公章。

  “我最初认为是有人搞恶作剧,但上面盖了村委会的公章。第二天我去找村委会主任何玉亮了解情况。未料到,何玉亮立即承认票子是他让人印的,章也是村委加盖的,他说在林头村经营就要让村民享受福利。村里印的游泳票总数大概有7000张,票面上的2元村里会补贴给我的。”杜方正告诉澎湃新闻。

  杜方正称,他的农庄和泳池已开了8年,每年都按时向村里缴纳承包款,以往经营得比较顺利。何玉亮是去年换届选举时当上村委会主任的,考虑到能继续在村里安心经营农庄,他随即表示愿意配合新任村主任为村民谋福利,但具体让利需与村委再商定。

  “最开始票子是村委讨论以后印制的,出发点就是为村民谋福利。村里将农庄以这么便宜的价格承包给杜方正,游泳池的用水也是村里的,让他拿出点福利给村民也是应该的,况且他还给别的村里分过票。如果事先跟他商量,他肯定不同意。票子印出来以后,他也同意了我们的做法。”林头村村委会主任何玉亮向澎湃新闻表示。

  杜方正透露,2015年,他与林头村续签了承包合同,租期为10年,约定第一年承包款30万元,以后每年按5%的幅度递增。

林头村村口路牌显示,林头村是浙江省省级民主法治村。林头村村口路牌显示,林头村是浙江省省级民主法治村。

  上百名老人持票强行游泳

  7月2日上午,林头村村委会3名委员到农庄与杜方正商量游泳池的具体让利细节。杜方正提出,村委将需要游泳票总数报来,由他来印制,此前村里印制的游泳票作废,并由村委会通过广播或公告的形式通知村民。具体结算的价格,由农庄和村里再行商议。 

  “当时主要考虑到游泳池是对外经营的,如果由村里印票无法掌握票子数量,而且每张‘贰元’的价格会影响正常经营。我提议票面价还是25元,但具体结算按与村里商定的价格算。”杜方正告诉澎湃新闻。

  不料,7月2日15时许,林头村的广播中却在播放:“只要拿着村里发的游泳票,可以免费去游泳馆游泳,一切后果由村里承担。”听到广播后,杜方正报了警。

  歌山派出所民警万厉航告诉澎湃新闻,接警后他赶到现场,明确告知村委不能这么做,村委会不得擅作主张,须与经营方再行协商,村民必须经过经营方同意方可游泳。

  7月7日,村委会广播再次响起让村民免费游泳的声音,个别村民就拿着票去体验免费游泳,杜方正在阻拦不住的情况下只能一边放村民进泳池,一边再次报警。

  民警第二次赶到现场,约定杜方正与村委会相关人员两天后一起前往派出所协商此事。

  7月10日,事件再度升级,当天15时许,上百名林头村老人同时前往游泳池,拿着村里发的票子强行要求游泳。杜方正提前得到消息,让工作人员等在农庄门口阻拦并第三次报警。歌山派出所派5名警力前往现场,当时双方已起了冲突,农庄老板娘被人推倒在地。民警介入后,有警员被抓伤。

  “现场以老人为主,场面一度非常紧张。最终,我们让农庄负责人先让所有人进去游泳,过后再对此事进行处理。这以后,冲突才平息。”万厉航告诉澎湃新闻。

  杜方正向澎湃新闻表示,农庄每年的旺季就在夏天游泳池开放期间,游泳的人很多都会在这里吃饭,一个夏季的经营额都有近百万元。但今年游泳池的收入不到1万元,农庄的收入大缩水。

  “这个事情警方已经立案,但责任主体是个人还是村委,需要再进一步调查才能明确。”歌山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