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朱大伯在江边跑步,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房车。“停了一个多月了,一个小伙子一直住在里面。天气慢慢冷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

  昨天下午,按朱大伯的指点,我在钱塘江边找到这辆房车。一排十来个车位,它停在最里面,是一辆白色拖挂式房车(没有发动机,要挂在机动车后面拖着走)。

小潘的拖挂式房车停在钱塘江边的车位上小潘的拖挂式房车停在钱塘江边的车位上

  目测一下,长4米多,宽和高都2米多。两个轮子上了锁,挂着黄色牌照——浙AY×××挂。遮阳棚开着,地上一双拖鞋一双运动鞋。车门贴一张A4纸——本车门锁脆弱,请勿扳动。内部只有生活用品。如有不便,请联系189××××××××”。

  敲了敲门,没有回应。照上面电话打过去,响了三声,一个年轻小伙子接的,我说我是记者,过来采访他和房车,小伙子十分热情。

  “不好意思,我现在在大关拿点东西,等我一下哈,马上回来和你聊……”

  一个小时后,小伙子来了,个头1米75左右,微壮,穿黑色冲锋衣。

  “赶紧进房车里吧,外面冷……麻烦脱鞋。”门一开,一只白猫蹲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