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最美不过夕阳红”

  却有这么一个嫌疑人

  专门破坏这种美

  49岁的年纪

  有丈夫有儿女

  却一直在外面谎称丈夫去世

  与年纪可当爹甚至爷爷辈的人

  处对象、谈男女朋友

  实则诈骗他们的钱财

  欺骗他们的感情

  潘某是黄岩西部山区人,父母还在老家,自己嫁在黄岩外,儿女都己长大或工作或求学。几年前,潘某觉得有很多年纪大的男子丧偶后,都想续弦,而且家境殷实。于是,自称丧偶,托人给她介绍年纪大一点的对象。

  2015年4月份,潘某经媒人介绍,在黄岩某公园认识了80多岁的应阿公,两人都觉得比较满意,觉得可以处处对象。于是,潘某就随应阿公到他家里看,还表示满意,但谎称母亲身体不适,留了电话就离开了。之后,潘某每隔几天就会到应阿公家来,对应阿公也是嘘寒问暖,照顾有加。

  “我妻子去世后,一个人太孤独了,就想找个对象。潘某很健谈,表示愿意同我过,所以她每次跟我要钱时,我就把钱给她了。”应阿公说。潘某每次来应阿公家,都是“任务在身”,女儿买电脑要六千、母亲生病要四千、平时生活零用要几千……2015年八九月的时候,潘某自称得病要在上海动手术,需要一万多元钱,应阿公立即办了一张内有一万元钱的银行卡给潘某寄过去。至2015年底,潘某陆续到应阿公家二十余次,却以各种名义向应阿公要了四万多元钱。

  但2016年开始,潘某失踪了,应阿公再也联系不上潘某。至2018年7月份,潘某再一次联系上应阿公,称自己之前手机丢了,联系不上应阿公,因为得了肺癌,一直在外地治疗。联系上后,两人又重新开始谈男女朋友。9月下旬,潘某又到应阿公家,以自己要外出看病为由向应阿公要了六千元钱。之后,又再一次失联,而应阿公连潘某具体哪里人都不知道,更别提看过身份证了。

  “我每次随便编个名字,跟他们处对象的。”嫌疑人潘某说。每次,潘某都自称黄岩西部山区人,但从来不用真实身份,自称那个年纪农村人常用的名字比如“春琴”、“菊芳”、“菊琴”等名字。

  2016年底,潘某就是以“菊琴”的名字在公交车上认识了一名媒人妇女“花梅”,并自称丈夫去世,让“花梅”帮忙介绍年纪大一点的男人。几天后,“花梅”就约上潘某,去黄岩北洋某村的王某家“相亲”,随后潘某表示愿意与王某“处对象”。2017年的1月底,潘某来到王某的家中,称自己要去银行交社保,想让自己老了有保障,但还差两万元,从王某处要了一万三千元钱,还称发了工资就还。之后至2017年6月份,潘某非但没有发工资还钱,更是以买电动车、欠别人钱要还等名义向王某要了7000元钱。

  “我问过她的身份信息,她一直推脱说身份证掉了,在补办中,母亲在老家务农、兄弟在云南做生意、女儿已嫁人,但也没有告诉我她家人的名字,也没有见到身份证。”王某说:“因为她明确表示要跟我处对象,所以我也不好拒绝,就把钱给她了。”但2017年11月份开始,王某就没有再见到潘某,今年四月份更是电话也联系不上了。找当初的介绍人,却被告知她也不知道潘某的情况。随后王某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向警方报了案。

  今年10月份,潘某被黄岩警方抓获。因认罪态度好,且赔偿了受害人的损失并取得了谅解,11月8日,以处对象名义拿人钱财的潘某被取保候审。

  “嫌疑人屡屡得成,很大的原因是老人丧偶后通常单独居住,较为孤独,所以轻信她人。家有独居老人的子女应当多予以关心,重视他们的情感生活、精神世界。”办案民警泮佳佳说。

  (黄公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