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智忠在辖区走访王智忠在辖区走访
王智忠在办公中王智忠在办公中

  昨天上午,余杭区第二殡仪馆,数百人聚集在一起,来送王智忠最后一程。

  52岁的王智忠做了32年的警察,生前是余杭区分局行政审批科的调研员。

  妻子肖大姐红着眼睛,呆呆地站在一旁,偶尔低声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老王真的走了?”身边的朋友不忍劝慰,只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记者 林琳 通讯员 周德峰

  噩耗来得太突然了。

  11月11日,是王智忠今年以来第一个完整的双休日。自从去年11月调任到运河派出所当所长后,他几乎每周末都在加班,走访辖区、熟悉环境,同事劝他休息,他总说,要尽快适应“新角色”,要对辖区的百姓们负责。

  可是年岁不饶人,一年下来,王智忠也渐渐感到力不从心。他曾跟教导员林建强提过,说每天到了下午就感觉头晕、乏力,人很不舒服。

  “你别硬撑着了,还是趁早去医院做个检查。”林建强催了几次,王智忠只是点头。

  前不久,因为身体实在扛不住,王智忠向分局提出调岗的申请。11月5日,他正式调离运河派出所,去了分局的行政审批科。

  很久没有给家里做饭了,调岗后的第一个周末,王智忠决定在家给妻子做顿好吃的。

  肖大姐也是分局的民警,当天还要值班,临出门前,王智忠还笑呵呵地提醒她:“今晚等你回来吃饭。”

  冰箱里剩的菜不多了,9点半,王智忠穿上衣服,到家附近的红丰菜场走了一圈。

  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他什么也没买,十分钟后从菜场出来,一只手一直捂着胸口。

  王智忠慢吞吞地往家的方向走,路过离家不远的一处公交站台时,他忽然仰面摔倒,躺在了地上。

  三个在站台等车的姑娘被吓了一跳,赶忙打了120、报了警。

  东湖派出所的民警赶到医院,一眼认出了王智忠。医生说,人送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心跳呼吸了。

  肖大姐随后也收到了消息,她忙完手头的活,才发现手机里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回拨过去,接电话的是护士。

  王智忠还在抢救室里抢救,她坐在门口,不知道怎么办好。隔了半晌,她才颤抖着手,给自己当医生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如果我陪他去买菜就好了,电话我也没有接到,哪怕能再听听他的声音……”肖大姐蹲在角落里,失声痛哭。

  当天中午,许多与王智忠共事过的同事及局领导得到消息,陆续赶到了医院,可惜,都来不及和他见上生前最后一面。

  几个穿警服的大男人在走廊里来回踱步,头埋得很低,不敢哭出声音。

  “不相信,感觉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教导员林建强抬手捂住了脸,哽咽了。他最后一次和王智忠见面是11月6日,那天,王智忠来运河派出所搬走最后剩下的一些东西,两人一起在食堂简单吃了顿饭,坐着聊了会儿天。

  临别前,林建强拥抱了一下王智忠,跟他拍了一张照片。

  “怎么也没想到,那就是最后的告别了。”林建强还记得,去年11月27日,王智忠从刑侦大队调任运河派出所所长的第一天,是拄着拐杖来上任的。当时,所里的民警都惊呆了。

  原来,半个月前,王智忠回径山老家,晚饭后和妻子一起在村道上散步时,被一辆从后方驶来的面包车撞倒,除了颅内淤血,肋骨、脚上还有三处骨折。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王智忠本还有一段时间的病假,可他等不及,硬是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去了派出所。

  他说,运河所辖区大,警力少,不能因为自己不方便,就让同事们多操心、多干活。

  不少和王智忠共事过的人都说,王智忠就像大家的“老大哥”,考虑别人很多,考虑自己太少,有事永远冲在第一个。

  运河派出所巡防队长曹根福曾跟王智忠一起出过警。

  今年6月30日晚上8点左右,运河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说兴旺村一租房3楼有个女孩想不开,要跳楼。

  王智忠正好值班,立马带着民警赶去了现场。

  当天下着大雨,天气闷热。到了楼下,王智忠连伞都顾不上撑,冒着雨跟女孩喊话。

  女孩只有16岁,因为爸妈不同意她恋爱闹情绪,一直嚷嚷着要见男朋友。王智忠一边安排人联系她的男友,一边仰着头大声劝说。

  正在叛逆期的孩子很倔强,王智忠就跟“唐僧”一样,絮絮叨叨说了2个多小时,说自己恋爱的经历,说为人父母的不易,说做人的一些道理。

  最后,小姑娘总算是被劝住了,民警趁机上前,将她拉到安全的地方。

  回到所里已经临近12点,曹根福这才发现,王智忠的衣服裤子已经从外到内湿了个透,嗓子也哑了。

  “王所就是这样,只要在岗一天,他就要把事情做好。”曹根福说,11月1日那天,王智忠跟他交待工作时,随口提了一句,说最近胸闷、头晕,人没什么力气。

  问他怎么不去医院,他摇摇头说,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所里了,剩下这几天,得站好“最后一班岗”,也好再多看看兄弟们。

  恰好那几天有几个重大安保任务,王智忠忙得连轴转,每天都睡在派出所里。

  虽然到运河所时间不长,但王智忠对所里的情况,比对自己家还熟,每个民警的工作、生活状态,辖区里发生的大事小事,就连派出所的水管电线怎么布局,他都一清二楚。所里雨棚漏水了、墙皮破损了,他都会亲自上阵“维修”。

  林建强有几次都忍不住打趣,说他是所里的“老保姆”。

  大部分时间花在工作上,留给家人的时间自然少了,对儿子,王智忠心里一直有份歉疚。

  儿子今年25岁,大学毕业后去澳大利亚读研究生,年底就要毕业了。

  这两年来,王智忠和妻子一直没去看过儿子,就连视频聊天也不多。今年国庆期间,夫妻俩本来说好一起去澳大利亚的,护照都办好了,可到了要出发的时候,又只剩下肖大姐一个人。

  “所里事情多,我走了,其他人就得多干活。”王智忠还是留下了。

  林建强说,其实老王要去澳大利亚看儿子,同事们都愿意跟他换班,可老王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宁可委屈自己。

  王智忠走的第二天下午,儿子从澳大利亚赶了回来。

  肖大姐没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已经隐隐有了预感:“爸爸没回我的微信,以前他再怎么忙,都会很快回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