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4日,余杭区第二殡仪馆,自发来的亲友、同事、群众数百人来送王智忠最后一程。

  三天前一个让人非常沉重的消息,迅速在余杭公安分局的每一个部门流传,好多人听说,“王智忠突然走了”,还来不及说什么,眼眶却不经意间湿润了。

  2018第一个周末

  11月11日,这是52岁的王智忠今年以来第一个完整的双休日。妻子肖大姐也是余杭区公安分局的一名警察,前不久,因为长期繁重工作导致身体出现不适,王智忠向分局提出申请,五天前调离余杭区公安分局运河派出所所长的岗位。

  很久没给家里做顿饭了,王智忠决定做好晚饭,等妻子回来一起吃。冰箱里只剩一点菜,肖大姐收拾完家务就去分局值班了,王智忠决定出门买点菜。

  9点半左右出了小区,他开始感到胸口有点不舒服,在家附近的红丰菜场走了一圈,却什么也没买。十分钟左右,王智忠出来时,已脱了外套搭在手上,用另一只手捂着胸口。几分钟后,他突然仰面倒在了离家不远的红丰路上一处公交站台旁。

  三名在站台等公交玩着手机的姑娘被突然倒下的男人吓了一跳,赶忙打了120、报了警。

  东湖派出所民警赶到医院时,一眼认出了原运河派出所所长王智忠,当即向分局报告,分局值班领导郑升第一时间赶赴医院。

  无法接受的噩耗

  11月11日,肖大姐在分局值班,看到手机里几个未接来电,回了过去。余杭区第五人民医院护士的声音让她很快有了不详的预感,她知道丈夫这一年来身体总是很累。

  “你老公在抢救。心梗。情况不好,赶紧过来。”

  医院抢救室里,病床上的王智忠让她瞬间不知所措。她打了个电话给闺蜜康培红,康是医生,突发的心梗该怎么办,多少能知道些。

  肖大姐呆呆地坐在抢救室外,整个人发抖,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的?”

  医生说,“送到了就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了……”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肖大姐拉着医生的手不断恳求,“你们一定要救救他!老王早上跟我分开还好好的,这一年还没休息过一个双休日……”

  肖大姐对因为值班没陪着老王一起去买菜,又没接到他的电话,懊悔不已,“如果我接到电话或许就不会这样了,哪怕听听他的声音也好的……”

  遗体运往老家时

  当天中午,许多与王智忠共事过的同事及局领导从群里看到消息,先后都赶来了,却都来不及见上王智忠生前最后一面。

  下午1点多,王智忠的遗体即将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径山老家。急诊大厅门口,一名女子匆匆忙忙赶到。医护人员打开后备箱门,将担架往上抬,刚准备把门压下来时,被一把拦住了。

  “哪个,哪个?是不是王智忠?是不是王智忠?”女子一手抵住后备箱门,头往里头探探,近乎吼着问出来这句话。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一下瘫在地上,嚎啕大哭。大家后来得知,她是王智忠的堂妹。

  在急诊大厅门口,肖大姐单位里政治处的民警陪在一旁。大家心情都很悲痛,大家试着跟肖大姐说话,安慰她。

  “这个人……让我后半辈子怎么办?你的妈妈还没送走,你的儿子还没上完学,还没结婚成家,你怎么就把我扔下走了?”肖大姐看着王智忠喃喃自语,声音已经哑了。

  径山老家是幢三层楼的农房,乡里乡亲得知王家出事了,先后赶过来,能搭把手的搭把手,一起帮忙搭了灵堂。王智忠70多岁的妈妈坐在院子里,哭得发不出声音。

  王智忠老家还有个八九十岁的大伯伯,一生没有子女,有亲戚说,“到现在,王智忠洗澡都帮着他洗的。上次回家,智忠还帮大伯洗澡来着。现在怎么人都没了…”

  “儿子,你回来两天,好不好?”

  王智忠和肖大姐有个25岁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去澳大利亚读研究生,年底就毕业了。

  两年时间里一直没去看过儿子。今年国庆,夫妻俩准备去趟澳大利亚,护照办下来了,最终却是肖大姐一个人去的。因为王智忠放不下所里的活。

  径山镇老家,同事亲戚朋友都忙着料理王智忠后事。还来不及从悲恸中抽离出来,肖大姐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儿子和老父母的问题,该不该告诉他们?怎么告诉他们?

  好友冯大姐也替她为难。“肖明明(化名)在外头读书,事情你总要告诉他的。但是下个月就毕业典礼了,你不好跟他明说。”

  肖大姐点点头,酝酿了很久,强忍哭腔联系上了儿子,“爸爸在医院里生病,有点严重。你好不好请两天假回来?”

  孩子很快答应了,过了没多久就说,请好假了。

  肖大姐不放心,欲言又止地补了一句,“机票你买买看,越早越好。”

  11月12日下午,明明从澳大利亚回来了。刚到机场,由爸爸的朋友接回了老家。

  冯大姐见明明回来抱着他便哭,“明明,你知道什么事情了吗?”

  “我感觉到了,我发微信给爸爸了。以前有事情,发微信给他,他再忙都会很快回的…。。。”明明转头看着妈妈,瞬间泪崩。

  孩子哭了一整晚,到昨天,眼泪几乎流干了,变得一声不响。

  “你要哭就哭出来吧,你要憋出病来的。今天还看得见,明天出殡,就看不见爸爸了。”冯根玲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