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坐大巴、高铁、飞机,和人说话就脸红、心慌,身处陌生人群中甚至感觉自己会窒息……日前,28岁的安徽合肥小伙子小孟(化名)再次骑电瓶车到杭州复诊,此前一个半月,他曾骑电瓶车14天到杭州首诊,被医生诊断为患有社交恐惧症和严重的特定场所恐惧症,需服用抗焦虑药缓解,并建议住院接受系统行为治疗。 

  “他第一次来时全程低着头,说话声音很轻,给人第一印象是非常害羞,整个问诊过程紧紧拽着陪同的姐姐,半个多小时里脸一直涨得通红,与人交流十分困难。”11月6日,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副院长陈致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据介绍,首诊时小孟姐姐回忆,弟弟最早出现类似症状是高中时期。当时小孟奶奶患上认知症(老年痴呆症),家中无人照看时会跑到学校看孙子,在校门口做出奇怪的举止。小孟为此常提心吊胆,开始主动疏远同学和老师,生怕大家知道奶奶的事后会取笑他。后来,小孟甚至不敢和人说话,一有眼神对视就不自觉发笑,以掩饰内心的紧张。 

  大学四年,小孟几乎独来独往,毕业后进入一家外贸公司从事以邮件和电话沟通为主的工作。三年前的一天,他突然在办公室出现快窒息的样子,被送入医院急救。事后同事们得知,小孟暗恋公司里的一位姑娘,当天听说那位姑娘要和别的男同事吃饭,情绪过分激动导致身体异样。 

  此后,小孟辞去工作,整日待在家中,拒绝与他人说话,在杭州打工的姐姐极力劝说后,他才于国庆前骑电瓶车从合肥出发,花14天赶到杭州就医,途中食宿开销近5000元。当时经问诊和检查,陈致宇诊断小孟患有社交恐惧症和特定场所恐惧症。

  “服用一个多月抗焦虑药后,小孟的症状已有所缓解,虽然跟人说话还是会脸红,但偶尔眼神对视不会发笑了,有一次尝试搭乘公交车连续坐了三站。”陈致宇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医疗团队正在与小孟沟通,希望他能住院接受进一步的系统行为治疗,如帮助他跟病区的医生、护士及病友聊天,在医生或护士陪同下乘坐各类公共交通等。 

  陈致宇告诉澎湃新闻,日常生活中若有轻微的特定物体或场所恐惧,如害怕猫狗,怕坐他人的私家车,怕雷电、黑暗等,不影响正常生活可暂不就医,但若像小孟一样出现严重的社交恐惧或因对某特定场所恐惧而造成身体、生活上的困扰,则需尽早到医院进行心理干预。 

  “其实社交恐惧症、严重的特定场所恐惧症都不是突然形成的,而会在成长过程中不断显现。对于有明显内向型人格、胆小、过分害羞、容易焦虑的孩子,家长要及时引起重视,切勿过度保护,包办或干涉其与他人交往,反而要创造机会增加孩子与同龄人的交流,一旦出现社交障碍初期症状,及时纠正。”陈致宇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