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现在晚婚已是普遍现象,但到了28岁到40岁这个年龄,还没有走进婚姻殿堂的,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宁波市妇联大龄未婚青年婚恋障碍干预项目组负责人徐燕萍告诉记者,他们中不少人甚至是带着心伤在征战情场。

  记者了解到,在今年启动的第三轮大龄未婚青年婚恋障碍心理调适项目中,志愿者运用了大量的心理咨询工作法,来慰藉和治疗年轻人们的心伤,让他们在情路上整理心情再出发。

  案例A

  29岁乖乖女为何总是遇上“渣男”

  29岁的小琴从小就是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父母高知分子,独生女儿长得机敏端庄,一路学习、工作都开挂,现在有房有车年入颇丰。被父母催着来项目组的团队辅导课,小琴坐在人群中显得很落寞。几次课程后,小琴终于开了口,说起自己的心路历程,“老师,我从小就是乖乖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老是遇上‘渣男’?”

  小琴的初恋是在大学校园里,一次寝室联谊中,一个俊朗忧郁而不羁的男生很快吸引了她的目光。那个男生少言寡语,但拿起麦克风却撕心裂肺地吼叫着“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男生是学艺术的,不时冒出的前女友总能精准地扰乱小琴和他的约会……

  工作后,小琴的父母也为女儿安排过几次相亲,但那些看来条件匹配相当的男生,却对她没有丝毫吸引力。名校学长、关联单位的同事、经商的青年才俊……小琴坐下和他们说话不到半小时就只剩冷场。

  小琴此后的恋人都是自由恋爱而来的,有哲学派诗人、热爱健身的金融业职员,也有擅长网络聊天的IT工程师,但每一次都是伤心失恋而归。甚至,在某次约会后,小琴还在车里意外目睹了男生和另一个女生在街头拥抱。

  “我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对父母介绍的门当户对的婚恋对象就是没兴趣,自己找的恋人却一个比一个‘渣男’。”尽管心伤,小琴却没有多少恨意。带着困惑,小琴找到了市妇联全球通知音心理热线咨询师孟繁淼。

  “一直是个乖乖女,那你的攻击的一面去哪里了呢?或者说你不乖的一面,甚至是坏的一面去哪里了呢?”孟老师的话让小琴陷入了思考。他说,一个人追求内在心理平衡的力量是巨大的。如果刻意把不乖的一面藏了起来,可能就会在某个方面,把自己不乖的一面活出来,或者通过生命中重要亲密关系人来弥补这一点。而小琴所遭遇的种种“渣男”,之所以对她有吸引力,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离经叛道。

  经过共情、同理、澄清等专业过程,孟老师让小琴领悟了她在恋爱中总遇“渣男”的症结所在。在最后一次的咨询中,他们还探讨了怎么让她合理地表达和完成自身那个不乖的部分,让自己不再做乖乖女,真正地摆脱“渣男”对她的致命吸引力。

  案例B

  两次临近结婚他都想逃

  30岁的阿波是个新宁波人,大学毕业后在宁波工作、创业,也算事业小有成就。到了婚嫁年龄,他却比一般人都挑剔,甚至两段感情走到临门一脚都告吹了。“婚期都订好了,亲戚朋友都请了,喜糖请柬都发了,但我却突然不想结婚了……”

  第一次临近结婚的对象,也是个外地来宁波的女孩儿,两人在工作中认识,慢慢互相了解和吸引。她挺能干的,在工作中是阿波的小帮手。走出去谈生意,人家都说他们两人是黄金搭档。处了两年,定下日子要结婚了,阿波却突然对女孩儿说,“对不起,我不想结这个婚了。”问是有第三者了吗,阿波摇头。是觉得他们俩不合适吗,阿波也摇头。“那你就是耍我咯?”女孩儿很生气,痛骂了一顿阿波离去。

  此后两年,阿波不再谈恋爱。

  日子总要往前过的,朋友又张罗着为阿波介绍了一个女孩儿,两人处了一年,各方面都挺满意的。但在婚期一个月前,阿波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开始心神不宁,提起结婚两个字就感觉五雷轰顶。

  “两次都遇到一样的情况,我知道,不是女孩儿们有问题,一定是我自己有毛病。”阿波思路很清晰,却破解不了自己的婚前“落跑症”。

  像阿波这样的人,已经不是会不会谈恋爱的问题,而是带着很深的心理伤痕在征战情场了。比起给阿波介绍女友,他更需要的,是对症下药的心理咨询辅导,治愈心伤。

  “你到底恐慌的是什么?”经过多次心理咨询,孟繁淼老师慢慢引导阿波正视自己的内心。阿波这才回忆起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原生家庭那些故事:父母感情不和、父亲因故离世、家族之间争产纠纷、母亲独自带着他艰难生活……

  “其实,你从来没有接受过父亲已经离开的事实,你的哀伤到现在也没结束。过往经历对你的影响一直在缠绕着你。”孟老师让阿波看清今日的现实,看清他和自己女友的感情生活与当年父母的不同,也让他明白自己已经成长,有能力应对婚姻关系和家庭在社会中要承担的各种变化与责任,鼓励阿波重新面对今天的自己,承担起婚姻家庭的责任,拥抱崭新的生活。

  “老师,谢谢您。我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心伤藏得这么深,之前还一直以为只是和女友感情上的问题。”阿波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他决定像个男人一样去扛起全新的人生。

  数据:

  宁波有28岁以上大龄未婚青年超5万人

  去年3000余人直接受益婚恋助力项目

  宁波有多少大龄单身青年?记者从市妇联了解到,截至去年底,宁波市28岁以上大龄未婚青年的人数达5万余人,仅在三江缘公益红娘平台注册的就超过3万人。

  今年4月,宁波市妇联助力大龄未婚青年走入婚姻项目再次启动,经过半年来的工作,该项目于日前结束。该项目围绕大龄未婚青年的生态环境、当事人心理健康状况、对婚恋概念的认知、原生家庭对当事人婚恋状况的影响等要素开展工作,对他们进行系统专业的服务。

  项目负责人徐燕萍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项目组用心理服务的专业方法介入该群体,运用多种方法去疏导扰动该群体及家庭不合理的婚恋观和价值观,重新建构正确的人际沟通模式,促使大龄青年以更加积极健康的心态和有效的行为方式去面对婚恋。大龄未婚青年婚恋障碍心理调适项目终期报告显示,项目直接受益人数达到3318人次,完成计划的118%,超额完成预定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