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本报记者先后收到三个报料,内容竟都是“捡到”小孩!

  这频率……也是醉了!

  地点:慈溪  浒山派出所

  “谁家的娃?这么晚了还在浒山派出所做客,去接娃的请打63331999。请转发,谢谢。”前天晚上,这份不寻常的寻亲启事在慈溪的朋友圈里刷了屏。

  当晚9点左右,有路人报警称,浒山街道教场山路与解放西街交叉口一名三四岁的孩子在路上游荡。

  看见警察,孩子似乎有些害怕,不肯说话。出警民警向周围市民打听,也没有问到有价值的线索,只能先将孩子带回派出所,几位值班民警担负起了陪伴的重任。为了让女孩放松下来,民警们还抽空去附近买了些水果、蛋糕和饮料。

  时间越来越晚,正在看着动画片的小女孩显出了倦意,很快在叔叔们为她准备的小被窝中睡着了,但民警心中的石头却没法放下——监控画面中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发出去的寻亲启事也没有回音,孩子的家人到底在哪儿?

  直到当晚11点50多分,指挥中心的一条指令总算让民警们心头一喜:有人报警称家中4岁的小女孩走失了。民警立刻联系了报警人张先生并核实了基本信息。

  原来,这位爸爸看女儿睡了,便出门办事,回到家中才发现原本应该在睡梦中的孩子不见了!

  地点:鄞州 福明派出所

  上星期五晚上,福明派出所收到警情:东城汇门口有一个小孩子,身边没有大人,自己走来走去很久了,好像迷路了。

  民警立即出发赶到现场,发现男孩大概四五岁,脸红扑扑的,有泪花。面对民警耐心的询问,小男孩一直不说话,眼看着眼泪流下来了。天色已晚,考虑到小男孩应该饿了,出警民警决定将他先带回派出所,同时联系指挥中心,多方寻找他的父母。

  回到派出所后,民警倒了杯热水给小男孩,并拿了个苹果给他吃,再次尝试着与他交谈。正当民警猜测他可能是个聋哑人的时候,小男孩怯生生地说话了——他说自己四岁了,住在幸福苑,不知道爸爸妈妈的电话。

  民警立即上报联系指挥中心寻找父母信息,同时调取监控,搜索孩子走丢的路径,还联系了教育局,尽可能扩大搜索范围。就在大家为寻找男孩父母而忧心的时候,东柳派出所传来了好消息,说孩子的父母找到了,他们正在东柳派出所报案。

  原来这是一对粗心父母,白天带孩子逛街,竟然一不留神让孩子逛丢了!

  地点:海曙 石碶派出所

  10月17日下午4点多,海曙公安石碶派出所接处警大厅门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车上下来一名出租车司机和一个女孩,司机忙不迭地说:“警察同志,这孩子说自己是逃出来的,身上也没钱,她爸爸电话里让我带她到就近派出所,我就把她带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女孩告诉接警民警李玉君:“我妈妈把我从老家带到了温州,把我的手机没收了,还不准我给爸爸打电话。今天,她又把我带到了宁波,给了我一个新手机后,自己就回温州了。我一个人被锁在一间屋子里,很害怕,所以就爬窗逃出来了。。。。。。”

  原来,女孩小王今年14岁,读初二,老家在江苏宿迁。爸妈早在小王六七岁时就已分居,并于去年正式离婚。在法院的离婚判决书上,写明小王的抚养权归母亲。可是小王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老家,由奶奶和爸爸照顾的,从7岁以后,就没怎么见过自己的妈妈。

  国庆假期过后,小王的妈妈在小王放学回家路上将她拦下,带回了自己长期工作生活的温州,并没收了小王的手机。过了10多天后,小王的妈妈又带着女儿到了宁波,给孩子一部新手机,并将她锁在一间出租屋内,没留下钱,就自行返回温州了!

  在尝试了多种方式后,民警始终没能联系上小王的妈妈,也无从知道她如此举动是何目的。

  第二天下午,驱车近十小时的王爸爸带着孩子奶奶赶到了石碶派出所,三人相拥而泣。在核实了孩子的爸爸及随行人员的身份信息后,民警将孩子交给了王家人,并建议小王爸爸回家走司法途径解决与妻子的纠纷。

  警方提醒

  生活中家长的监护责任至关重要。

  父母带孩子出门一定要时时注意自己孩子的动向,千万别做“低头党”玩手机,孩子好奇心强,短短一分钟也可能和你玩“躲猫猫”,带孩子去人多的地方,小孩的衣服内最好放入写有联系方式的标签;

  不能心太大,将幼童独自留在家中,要知道,由此引发的悲剧屡屡见诸新闻媒体;

  大人之间的矛盾纠纷更是需要理性对待,不能迁怒于孩子,让他们无端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