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电瓶车就在那里停了一下,哪想到就闯了这样的大祸。现在大家都要我赔,怎么办?”近日,快递员朱峰(化名)来到镇海区公共法律服务大厅法律援助窗口咨询。

  1电瓶车钥匙没拔“熊孩子”骑了上去

  朱峰是个快递员,每天骑着单位配的电瓶三轮车走街串巷送包裹。

  前几天,他和往常一样去熟悉的商圈送快递。因为商圈内部不方便骑电瓶车,他就像往常一样,把三轮电瓶车停在门口旁。“我想着送三件快递很快,车钥匙没拔,也没有关闭车的电门。”

  朱峰没想到,这个疏忽埋下了祸端。旁边一家店面里,走出一个6岁的小男孩,趁大人不注意,坐到了朱峰的电瓶车上,还转了下电门。一下子,车子横冲直撞往前开了10米左右,还撞坏了另一家店的店面。肇事的“熊孩子”也摔倒受伤,送到医院去包扎。

  “我的车是单位的,也撞坏了。”朱峰懊恼地说,现在孩子的家长要求自己赔偿医疗费,店家要求赔偿墙面损失费,老板也要扣一个月的工资来赔偿电瓶车的损失。

  他憋屈地问:“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吗,我们送快递的为了赶时间,经常都不关电门的,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全都要一个人赔吗?”

  2医药费由快递公司和家长按比例承担

  店面损失主要由“熊孩子”家长负责

  “不关闭载货电瓶三轮车的电门虽然是你们快递业的常态,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不需要负责任了。”镇海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说。律师从三个方面来分析,朱峰要承担哪些责任。

  首先,关于孩子的医药费问题。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在孩子受伤的问题上,作为未成年孩子的家长,对孩子的监督与保护应该是全方位全时段的,6岁的孩子爬上电瓶三轮车的行为本身已经是危险行为,家长应该及时阻止,因此孩子的家长对孩子的受伤有不可回避的责任。同时,快递业务员在送快递过程中,不关闭载货电瓶三轮车的电门虽然是业界常态,但是这不能规避快递小哥对电瓶三轮车在使用上的注意义务,加之快递小哥负责这一片商圈的投送工作,对客户应该也较为熟悉,就更应该预见到客户的孩子会玩弄三轮车的可能性,因此快递小哥对孩子的受伤有过失的责任。

  但是,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快递小哥与快递公司有劳动关系,这次损害是快递小哥在工作任务中造成的损害,应该由快递公司承担侵权责任。所以,在孩子的医药费问题上,孩子家长与快递公司按各自的过错比例来承担相应的责任。

  其次,关于受损店家的墙面损坏赔偿问题。店家的墙面损坏是由孩子开动了电瓶三轮车后撞击造成的,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孩子虽然对这种过错没办法预见与控制,但是作为6岁的孩子,坐上电瓶三轮车并拧动这一行为是危险行为,应该有生活常识上的认识。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孩子才五六岁,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因此,店家的墙面损坏应该由孩子的监护人作出赔偿。当然,快递小哥的电瓶车停放不当也是造成店家墙面损失的原因之一,所以快递小哥也需承担一小部分责任。

  另外,关于电瓶车损坏赔偿问题。《工资支付暂行规定》规定,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经济损失的赔偿,可从劳动者本人的工资中扣除。但每月扣除的部分不得超过劳动者当月工资的20%。若扣除后的剩余工资部分低于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则按最低工资标准支付。因此,快递小哥完全不用担心公司一次性扣除其工资来赔偿电瓶三轮车损坏。

  3单位可以向员工追偿吗?

  劳动合同中有无相关约定很关键

  很多读者可能好奇,朱峰所在的用人单位在承担赔偿责任后,是否有权向朱峰进行追偿呢?

  镇海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说,根据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与其工作人员之间以及因个人劳动对追偿问题发生争议的,宜由人民法院在审判实践中根据具体情况处理。在实务中,不同的法院会有不同的裁判结果。

  律师认为,这一追偿权的实现可以结合参考《律师法》第五十四条、《物权法》第二十一条、等相关法律法规条款规定,但必须考虑两个条件。一是损害是因劳动者本人原因,即劳动者本人应该有过失;二、劳动合同或规章制度对此种情况应当有约定。用人单位必须符合上述两条件,才可以行使追偿权。

  这是一起由熊孩子骑电瓶车引起的多方侵权事件。中心律师提醒家长,务必看管好自己的孩子,避免人身和财物的损害。另外,用人单位一定要有完善的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章,这是要求劳动者赔偿损失的最重要依据。

  宁波晚报首席记者王颖 通讯员朱启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