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平均每6名死者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癌症已经成为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

  10月25日,刚过完50周岁生日的前央视著名主持人李咏,在与癌症斗争了17个月后不幸在美国去世。不少人在扼腕叹息的同时,开始关注赴外就医的话题。

  每年,全球大约22%的新增癌症病例和27%的癌症死亡发生在中国。这几年,赴外就医的热度在不断增加,有些肿瘤患者甚至将赴外就医作为最后一搏。抛开费用问题不谈,赴外就医是不是适合所有患者?会遇到哪些困难和问题?到美国治癌症,真的更有效吗?快报采访具体案例,请患者讲述自己的求医故事。

  我是如何在美国治疗结肠癌晚期的?

  今年52岁的林先生(化名),是众多赴美就医者中的一位。

  两年前,林先生被确诊右半结肠癌,经历了两次手术两次复发转移,在国内没有找到满意的治疗方法后,2018年6月,林先生的家人通过国内一家海外医疗服务机构,走上了赴美就医之路。

  4个多月过去了,林先生在美国治疗是否顺利?身体状况如何?

  昨天上午9点,快报记者通过微信语音通话,联系上了还在美国波士顿治疗的林先生和爱人沈女士(化名)。当时正值波士顿时间晚上9点,林先生刚和爱人从外面散步回来不久,说明来意要采访,林先生爽快接过电话和记者聊上了。

  以下是他的自述。

  //知天命的年纪 我遇见了癌症//

  癌症这个词,以前都是听别人说说的,没想到,这次发生在了自己身上,真的想都想不到。

  两年前我50岁,知天命的年纪,家庭幸福,事业小有成就,生活可以说是一路向阳。

  可能是日子过得太顺了,老天爷要给我点磨难。癌症来了。

  2016年6月初,我隐约觉得肚子疼,一阵一阵。那段时间工作特别忙,吃饭经常不规律,我以为是胃疼,不碍事,吃点止痛药,不疼了,继续工作,这点小痛,谁会往坏毛病上想啊。

  可是,疼痛在继续,从断断续续一阵阵地疼,到持续地疼,晚上也睡不好。

  开始不安。爱人催我把工作放一放,赶紧去医院检查。

  2016年7月10日,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

  在医院,做了胃镜肠镜检查,胃没事,但是肠子出了问题。当天,我被确诊得了右半结肠癌,肿瘤有6厘米大。

  不敢相信,也不想接受这个结果。爱人听到这个消息,哇一下就哭了,我躲到厕所里,沉默了半个多小时。

  还是要面对啊,做逃兵没意义。

  从厕所出来,我抱了抱爱人,安慰她,结肠癌治愈率挺高的,不要怕,其实也是给自己鼓劲。

  //

  确诊后不到一周

  我做了结肠癌根治手术

  //

  确诊后不到一周,我就在医院做了结肠癌根治手术,切除了肿瘤,术后十天,我出院了。

  休息大半个月后,我开始化疗。6个疗程的化疗,做了12次,结束那天正好碰上2017年的情人节。

  其实,化疗期间,我身体自我感觉已经挺好了,觉得手术把病灶也切得挺干净,化疗开始后一个月,我就一边化疗一边上班了。毕竟积压了很多工作,耽误不起啊。

  化疗结束后两个月,我去医院复查CT,结果显示指标都正常。我暗自庆幸,总算是打败“肿瘤君”了。

  这下,心情放松了,警戒心也跟着放松。我又开始应酬,抽烟、喝酒,有时还熬夜。

  //手术一年后,我的结肠癌复发了//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个月,肚子疼又犯了。

  我根本没往癌症复发想,觉得是喝酒把胃喝坏了,当成胃病去医院检查,没问题。做了个CT,好像也还行,我又没当一回事。其实那时,结肠癌已经术后复发了,只是我不知道。

  到了7月下旬,肚子疼得越来越厉害,“会不会是老毛病犯了?”爱人提醒我。我心里咯噔一下。

  刚好那几天单位有体检,医生检查发现我有肾积水。

  情况不妙,再次CT检查,医生在我的肠子里又发现了四五厘米大的肿瘤,肿瘤压迫输尿管,造成了肾积水。医生确诊我的结肠癌复发了。

  不得已,我接受了复发结肠癌切除术,术后病理报告显示:肿瘤7.7cm×3cm,结肠腺癌2-3级。

  三个月后,我又开始术后化疗加靶向治疗。第一次治疗,身体的反应就很大。脱发、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降到极低,浑身无力虚脱,我感觉撑不下去了,和爱人商量,终止了化疗和靶向治疗。

  我开始尝试中医调理。找了当地有名的老中医,开始中药加素食调理,治疗了一个月,没有长进,身体还是很虚弱。除了肚子疼,我还开始拉肚子,一天起码拉四五次,拉水一样。

  这时候,我到医院去做了个CT,癌细胞已经腹腔转移到了淋巴结,肿瘤直径有3.3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