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我要做网红”,杭州桐庐人小梦也是怀抱着网红梦的年轻人之一,忐忑中踏足网络平台。

  没想到几个月后,身无分文的小梦就面临着一百万的违约赔偿。

  23岁女孩怀梦投身网红行业 遭遇无止境加班

  小梦,杭州桐庐人,今年刚满23岁。年轻的小梦面容姣好,平常最热衷的是时尚搭配。小梦常常会在一些直播平台开播,分享自己的搭配经验、日常生活,有些观众会在平台下刷礼物、赞扬小梦漂亮,这时候小梦的直播是看自己的心情来,直播有一搭没一搭的。

  一次偶然浏览网页中,小梦在网络上看到一家网络科技公司招募淘宝主播,月薪一万块钱一个月。

  这对于没有收入的小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我有直播基础,长得漂亮,又有粉丝,”直播一旦成名,年入百万、住豪宅、开泳池party、做私人飞机的景象已经呈现在小梦的想象里。

  现实是不是如想象的那般美好呢?生活的经验告诉小梦,这其实是很难的。

  2018年1月15日,小梦和这家网络科技公司签了一份主播协议书,月薪1万块钱一个月,有提成。工作内容是淘宝直播,通过直播间介绍推荐服饰包包等产品,提高淘宝商家的销售额,同时提升该直播间的粉丝量,约定合作期限为二年。

  最初进入这家公司,小梦很兴奋。她觉得自己已经踏入了网红的第一道门槛,假以时日,美好的网红生活再等着她呢。很快,小梦就发现不对劲了,第一个月发到手的工资,没有实现说好的一万元,而是3000元。“还不够付我的日常开销呢!这种工作有什么可做的?”小梦对公司已经心存不满。

  更让小梦气愤的是,毫无节制、没有加班费的加班。说好播出2个小时的直播,延长到4个小时,有时直播结束都已经深夜。

  小梦忍无可忍,2018年5月7日,小梦向公司提出了辞职申请。

  公司要百万违约金 年轻女孩吓得腿发软

  本以为是个网红发财梦,走进去一看,不是,想出来却不容易了,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小梦提出离职,公司却不愿意了。把合同拍在桌上,让小梦看看清楚。

  主播协议书上规定,双方同意进行合作,小梦将公司提供的直播平台作为其互联网演艺分享的独家平台,合作期限为两年,若小梦未经公司同意擅自脱岗、离职或与其他公司或个人有相关业务合同的,构成根本违约,公司有权要求赔偿100万违约金。

  小梦吓得腿发软,自己一个23岁的姑娘,文化程度也不高,怎么会细致地看合同?“工作这几个月连同机票费用报销总共才拿到4万左右,根本不够自己生活开销,现在居然要付100万的赔偿金,不能理解。”

  小梦和公司沟通了很多次,自己入职不过4个月,哪里需要全部付100万这么多。协商之后,公司愿意把赔偿金降到24万,(按照合作期二年,每月1万计算)。小梦依然不肯支付。公司一纸诉状将小梦告到桐庐县人民法院。

  桐庐县人民法院法官告诉记者,在法庭上,小梦解释当时与公司签订协议是看到该公司提供的待遇不错,想到也不是就自己一个人跟这个公司签约,没有仔细查看合同。根本不知道合同后面还有违约金这项,数额还是100万这样的高价。小姑娘委屈说,“直播间是本来自己有的,签合同就有粉丝量。直播粉丝上涨,商家也有收益,却没有给她说好的报酬,公司就有不对的地方。”

  该案未当庭宣判。记者章然 通讯员 祝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