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不遇到难事的。遇到事情的时候,是需要自己去克服去解决,也需要别人的帮助……” 

  10月28日夜10点12分,杭州德胜路凝翠桥上,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说话的,是江干区公安分局民警,45岁的金爱军。 

  “小姑娘,你看我年纪比你大很多,我女儿也就比你没小个几岁。所以,你别看我穿着这身衣服,我今天如果是个普通的过路人,看到你这样,我也肯定要来劝劝你,对吧?” 

  老金已经在桥上,和一位姑娘说了几乎半小时话了。 

  姑娘很年轻,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看起来还不到20岁。但小姑娘站的位置,却让老金和其他人都有些心惊胆战——凝翠桥距离河面大约有7、8米高,桥栏杆外面,有一层延伸出来大约30厘米宽的水泥板,小姑娘此时就站在栏杆外的水泥板上。 

  大概在晚上9点半的时候,有居民发现了小姑娘,连忙报警给彭埠派出所:德胜路凝翠桥上有人要跳桥! 

  民警火速赶到现场。小姑娘情绪立即激动起来,挥舞着手臂大喊着“你们别过来”。民警们在桥两头停住脚步,大声喊话和小姑娘沟通,可是,无论说什么,小姑娘一概置之不理,面朝着河水,只是时不时回头看一下民警是否有靠近。 

  这情形,实在让人捏一把冷汗。 

  关键时刻,从巡逻岗位赶来的老金,挑起了沟通的重任。 

  “小姑娘,只有我一个人,你不要怕!我跟你聊聊,行吗?”老金从桥下往下看了看足有7、8米距离九沙河,心中也是有几分紧张。他定了定神,放缓了语速,在桥梁的一侧,开始和小姑娘慢慢沟通。 

  “你心里有什么结,都可以跟我们讲,或者你想要找什么人,我们都会帮你找。你看,这个社会都是人和人之间联结在一块的,遇到了什么困难,你不可能一个人承担,你还有父母,我们也会帮忙的。” 

  老金的耐心和诚恳,渐渐打动了小姑娘。她转过身来,默默听着。见状,老金提出“我过来一点,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说一说。” 

  小姑娘默许了,但老金走了几步,小姑娘又激动起来,老金连忙停下脚步,继续用话语平复小姑娘的情绪。 

  就这样,10分钟、30分钟、1个小时,老金走走停停,总算走到了离小姑娘只有四五米的距离。 

  小姑娘明显开始体力不支,已经有几次出现站立不稳的情况。

  老金对这一片地方很了解,这地下的九沙河可有四五米深,夜里光线昏暗难以视物,一旦掉下去,非常危险! 

  老金心中焦急,但语气依然十分耐心:“我的孩子也跟你差不多年纪,这个年纪应该是最快乐的时候,你这样做傻事,对自己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对不对?” 

  小姑娘听完,依旧沉默不语。 

  10点32分,更大的危机出现,而救援的机会,也来了。

  因为站立的时间太久,小姑娘终于支撑不住,她突然两手抓着栏杆,蹲了下去! 

  蹲下去的时候,小姑娘的头了也低了下来,正好被水泥围栏遮挡住了视线。老金见状,立即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冲了上去,一把抓住小姑娘的两手。 

  小姑娘反应过来,双腿悬空,拼命想甩开金爱军的手,挣扎试图往下跳。此时旁边负责警戒的同事立即冲上前,合力将小姑娘拉了上来! 

  老金这才松了口气,感觉到手腕有些疼痛。一看,才发现手腕因为贴着桥栏杆,被粗糙的水泥磨伤了很大一块。目送小姑娘上了警车之后,老金甩了甩手,继续巡逻。 

  小姑娘被带到派出所后,依然哭哭啼啼,也不愿说出自己的身份信息。为了打消她轻生的念头,派出所值班领导和她一直谈心到凌晨近1点。 

  最后姑娘总算平静了下来,她告知民警她姓莫,今年18岁,甘肃人。小莫不久前来杭找工作未果,一时心塞想不通,就想到了跳桥轻生,并提供了亲属联系方式。 

  10月29日上午,女子在嘉兴的亲属赶到彭埠派出所将姑娘领回了家。记者蒋慎敏 通讯员 许雷阳 杨传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