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的L先生是一名程序员,工龄三年。

  “其实码农的生活,和毕业前没有什么不同,以前为教授写代码,现在为公司写,最大的区别可能是没有了熄灯和门禁,在熬夜游戏外卖方面更放肆了。”

  L先生日常22:00下班,凌晨1-2点睡觉,每天对着电脑的时间超过12小时。

  “大家都是一样的。”L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

  “大家也都早早开始脱发吗?”

  L先生干咳两声,摸着自己M形的发际线,不好意思地说:“确实不少,不过我可能是里面最年轻的。”

  “但话说回来,我是家族性脱发。”L先生说,他父亲今年五十出头,从三十岁就开始脱发了,叔叔也是,他们的发际线都差不多高。“所以我对脱发这件事早有心理准备,比较佛系。”

  家族性脱发不可防?

  医生:可延缓可控制

  “虽然遗传性的雄激素性脱发无法完全防止,但可以延缓和控制,L四月份刚来医院时情况挺严重的,除了发际线呈M形退化,头顶还有两个明显的斑秃点。”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皮肤科钟剑波医生是L的主治医生,对他的佛系态度有些哭笑不得:“雄激素性脱发虽然是常染色体显性遗传,但该遗传基因在人健康状态时是不表现的,脱发提前、出现斑秃,都是头发对你工作压力或生活方式发生的应激反应——现代人平均脱发年龄提前,就是因为工作生活方式普遍不健康。”

  肉眼看和手捋都感到

  发量明显增加;

  从临床平均治疗效果看

  至少要1-3年

  前日,L先生和钟剑波医生约了每月一次的复诊。

  “这是你疗程的第6个月了,感觉怎么样?”

  “从三个月前到现在,脱发量一直是下降的,但之前稀疏了的地方还是稀疏着,没有新发出来。”

  “有好好坚持吃药和用外涂药吗?”

  “基本都按时用了,什么时候能长出新发?”

  “按照临床案例的平均治疗效果来看,如果要达到肉眼和手捋都有明显发量增加的感官效果,至少要1-3年,而且头发增量后,如果想要维持毛发生长,就必须长期坚持服药治疗,一旦停药就会继续脱发。”

  L先生皱紧了眉头:“也就是说,我之后的人生要想不脱发,只能终身服药了。”

  钟医生点了点头:“很遗憾,雄激素性脱发是无法根治的。”

  雄激素性脱发,是目前最常见的脱发类型,占比90%以上,病因是雄激素在毛囊的表达出现了异常:患者局部头皮毛囊对雄激素的敏感性增加,导致毛囊微型化,毛干变细,头发稀疏、脱落,属多基因疾病,不可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