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绍兴市公安局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

  “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今年以来,绍兴全市公安机关把打击锋芒聚焦到把持农村基层政权,实施“套路贷”,充当黑恶“保护伞”,以及盘踞工程建设等基础领域的黑恶势力。

  绍兴警方说,希望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提供各类黑恶违法犯罪线索,举报线索协助成功破案的,奖励最高达50万元。

  一个大学生被逼死 一个大学生被逼休学

  从公布的十大案例来看,涉及“套路贷”的案子有两起,受害人中都有大学生,一个大学生被逼死,一个大学生被逼休学。

  一起案子是绍兴越城警方破获的。受害人小梁20岁,大二学生,因为被逼债最后服毒自杀。小梁生前在10多个平台借钱,借款的利息十分高,“借1000元,一个半月后要还1万元”。越城警方先后抓获陈某等犯罪嫌疑人62人,受害人遍布全国各地,涉案资金高达1亿元。

  另一起“套路贷”案子发生在嵊州。在杭州读书的女大学生小吕想买新出的iPhone6s手机,正好是实习期,为凑钱,回老家嵊州一家台球室打工。

  常来台球室玩的人中有个姓朱的小伙,跟小吕说自己有门路可以帮她“借钱”。就这样,小吕从朱某那借来5000元,利息是每周800元,朱某还骗她签了一张2万元的欠条。“这属于套路贷中的‘空放’模式,就是不需要担保就可以借到钱,但需要写一张欠条,欠条是怕到时还不上写的,欠条上的数额往往是借款的几倍或几十倍,他们会蒙骗受害人说,欠条就是写写的,做个样子,到时还掉了的话欠条就作废了。”

  但因为利息高,利滚利,小吕还不上钱,朱某骗她“你要么去我朋友那借钱,把我的钱还了”,小吕就这样深陷骗局,这边借来的钱还给那边,几次之后,她竟留下7张欠条,累计欠款金额达10多万元。

  没钱还,小吕只好躲起来,打工也不打了,“逃”到学校,他们就找到学校逼她,又把她叫到办公室逼她找人来还钱,小吕找同学朋友求助,但他们手上也没那么多钱……

  “小吕后来躲在家里不出门了”,小吕不敢告诉家人。直到朱某他们到小吕家门口喷红漆,写着小吕名字,让她还钱。

  9月初,到了开学时间,但小吕不敢出门,家人只好给她办了休学,“她看上去精神状态不好,眼神都是迷离的”,嵊州市公安局浦口派出所樊警官说。

  警方调查发现,朱某是嵊州人,2017年初在嵊州经济开发区五金城租了间办公室做起“高利贷”生意。民警详细梳理了半年多来嵊州本地讨债喷油漆类的警情,发现了和朱某等人相关的更多证据。

  小吕的同学也写了十来万元的欠条,朱某等人甚至赶到他家所在的村,在老年活动室、他家邻居等门口喷红漆,还有一个受害人借了5000元被逼写了十多万元的欠条,被他们关在办公室,七八个人打他一人……

  “还有的受害人害怕,躲到了外地,举家搬离音信全无,我们找到他们社区,都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警方最终找到10个被泼油漆追债的受害人,固定了相关证据,一个以朱某为首的9人套路贷团伙浮出水面。

  向“站街女”收保护费

  欲垄断一次性餐具市场

  今年4月,绍兴上虞区公安分局打掉一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1月初,小越派出所与治安大队在边港路例行检查时,发现两个“站街女”,她们交代说,每月要向“上面”交三千元的“保护费”!

  经过上虞区公安分局刑事犯罪侦查中心调查,幕后为首的是胡某,四川人,他平时不工作,但名下有房子豪车。2009年他因为开设赌场罪服刑,刑满释放后和亲戚到了上虞盖北镇。

  初来乍到他开小超市和棋牌室谋生,平时飞扬跋扈,又仗着两个儿子和几个马仔,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团伙。

  早两年,他发现经营一次性餐具有利可图,当时在盖北镇做这生意的也是他老乡。他就从外面搞来一次性餐具,强迫镇上的饭店、大排档必须用他们的,试图造成垄断,但四川老乡做得比较久了,实在“搞”不下去,他就让人去敲诈勒索老乡,截至案发,共敲诈勒索了17万元。

  渐渐的,胡某依靠他的家族势力,组织老乡,势力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了一个20多人、组织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组织内部分工明确,组织成员对“胡老大”的言行更是不敢有异议,都很怕他,对不服从其管理或者做事不力的组织成员,胡某就会辱骂殴打。

  胡某疯狂圈钱,“手段”五花八门。

  看上了一处房子,他威胁逼迫房东签订长达5年、不能涨价的低价租约,随后,他将该处房子改成棋牌室及休息处,供其及手下使用。

  他还用便宜租金租下房子,转租给从事色情活动的女人,镇上一些临街的出租房,他租来500元,让手下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以3000元左右的高价转租给她们。

  如果她们不愿意租他提供的房子,他就派人上门收保护费,有“站街女”因为无力缴纳高额保护费遭殴打,当晚就遗弃随身物品,连夜逃离上虞。

  他还派出手下去巡逻,看到新来做生意的女的,就上门要保护费,一旦发生嫖资纠纷,他也会派人出马收拾。

  除上述“发财”路子外,胡某还在棋牌室开设赌场,从中抽头获利,又特地买来诈赌的赌具,“做老千”骗钱,其中一个厨师就被骗了17万元。

  胡某的手还伸向了KTV娱乐业,他逼迫老板,让他入股分红,还要求KTV老板每月向其“VIP卡”内固定打入娱乐经费。

  如果遇到反抗的,他叫手下暴力来封口,威胁“再不听话,结果更为可怕”。

  经过调查,胡某这个团伙涉嫌寻衅滋事、组织卖淫、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截至目前,警方查证,其组织非法获得已达上百万元。

  得知胡某他们被抓后,那些吓得不敢开口的受害人主动与警方联系,提供线索,协助警方破案。

  有两起案子主犯是女性

  身陷传销的男子被虐待身亡

  在绍兴警方公布的案子中,有两起的主犯是女性。

  其中一起是杨某为首的有组织犯罪团伙。

  这是一个传销组织,成员以“帮忙找工作”“谈恋爱”的名义,将网友甚至是亲友通过拉人头的方式骗到传销窝点。一到窝点,受害人的手机、钱包统统被没收,随后传销团伙成员便轮番对“新成员”进行上课“洗”脑……稍有不从,便拳打脚踢。

  今年3月24日凌晨1点多,一受伤男子被两男子送到袍江人民医院。两男子称,他们不认识受伤男子,是在路边发现他好像喝醉了酒,就“好心”将他送到医院。说完,就匆匆离开。医生检查后发现,受伤男子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报案。

  随后,民警接到来自湖北的报警电话,报警人自称自己丈夫通过老乡介绍到绍兴找工作,可刚到绍兴,丈夫就打来电话说自己被骗到传销组织,电话后来就断了。

  她的丈夫就是被送到医院的死者。

  警方集中展开抓捕,端掉两个传销窝点,将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传销团伙抓获。

  “嫌疑人称交3800元即可以入会成为骨干分子,以后每个月可以分成,交得越多,分成越多。同时,发展‘新成员’,也可以拿到提成。‘业绩’好的成员,可以升任小主任、大主任。”办案民警说。

  如果受害者不肯入伙,团伙成员便会殴打、体罚受害者。“死者谢某到了传销组织后,嫌疑人让他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但他没有听从指示,在电话里向家人求救,最后被虐待致死。”

  “传销组织属于有组织犯罪集团,他们在开展非法传销活动时,有组织地实施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绍兴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有关人士说,这些行为属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重点打击的违法犯罪活动。

  另一起案子是“套路贷”,主犯任某是放贷公司老板,这类犯罪团伙中往往以男性犯罪嫌疑人为主,但她与他们比起来,使用起暴力手段也是“无恶不作”,胁迫、敲诈勒索、诈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