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绍兴市公安局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通报了全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工作情况,并对十五名在逃重大黑恶犯罪嫌疑人启动公开缉捕(见下图)。同时号召大家积极提供各类黑恶违法犯罪线索,将最高奖金额提高到50万元。

  10月份,绍兴公安坚持“扫黑、打伞、缴财”三位一体斗争策略,专题研究部署开展扫黑除恶百日攻坚战,掀起了专项斗争新高潮。有力侦办了一批黑恶案件,打掉了一批黑恶团伙,抓获了一批黑恶犯罪人员。

  与此同时,绍兴公安紧盯热点源头治理。针对群众反响强烈、日趋严重的“套路贷”犯罪,在严厉打击的基础上,在“咨询”、“投资”、“理财”、“贷款”等金融类公司相对集中的商圈、写字楼,开展联合执法,实施综合治理,挤压清退商圈内存疑公司,清除商圈各场所内贷款小广告、小卡片,消除犯罪生态圈,营造良好的经济社会发展环境。

  如果你有线索,可以通过88582218举报电话,“群蓝星微动力”的微信公众号有奖举报平台等渠道向公安部门举报。

  十五名在逃重大黑恶犯罪嫌疑人如下——

相关案例——相关案例——

  1]一起涉黄案件

  牵出一个20余人涉黑性质组织

  2018年1月初,上虞区公安分局小越派出所与治安大队在边港路进行例行检查时,查获两名失足妇女,审讯中,失足妇女表示,她们要每月向上面交三千元的所谓“保护费”!

  “保护费”,当民警听到这个词语时,知道这一起涉黄案件并不简单,背后可能有着更为庞大的犯罪组织。随着上虞区公安分局刑事犯罪侦查中心的介入,更多关于胡某的犯罪行为进入警方侦查视线。

  通过大量侦查取证,以胡某为首的家族式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浮出水面。2018年4月,上虞区公安分局组织收网行动,打掉了这个涉嫌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一举抓获犯罪嫌疑人20名,陆续查证查实了组织卖淫、寻衅滋事、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诈骗等7项罪名相关案件60余起。

  胡某,1970年生,四川籍,2009年胡某刑满释放后,带着几个亲戚来到上虞盖北镇,起初他与妻子在镇上开设小超市、棋牌室谋生,因其本人专横跋扈、个人利益至上,并依靠两个儿子,逐渐在盖北一带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

  2015年7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胡某发现,经营一次性餐具有利可图,他就指使手下强迫镇上的饭店、大排档必须使用他提供的餐具,并用暴力威胁等手段,将原来在此经营此项业务的公司排挤出盖北市场,试图造成垄断,截至案发,仅该项敲诈勒索胡某等人就非法收入17万余元。

  大量证据显示,胡某依靠他的家族势力,并组织四川老乡,逐渐形成了一个20余人、组织严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内部分工明确,组织成员对胡某的言行更是不敢有所异议,做到绝对服从。对不服从其管理或者做事不力的组织成员,胡某就会进行辱骂殴打,组织成员均十分惧怕他。

  他们通过大量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等手段,彰显并扩大其势力影响,从而进一步实施寻衅滋事、组织卖淫、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截止目前警方查证,其组织非法获得已达上百万元,严重破坏了当地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影响十分恶劣。而那些受害者迫于胡某的威胁,都不敢报警。

  随着胡某在街区的影响力日渐增大,他也逐步完成了从混混到恶霸的邪恶转身。2017年以来,胡某纠集了多名前科劣迹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采取定期组织人员在其势力范围内威胁、恐吓等手段,进一步加强控制。

  胡某看上了街区中段一间房子,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据点,于是,他强迫房东签订了长达5年、不能涨价的低价租约,随后,他将该处房子改成了棋牌室及休息处,供其及手下使用。

  同时,胡某又垄断了大多数临街的出租房。他以低价租入出租房,随后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以3000元左右的高价转租给失足妇女。同时,向那些没有租用他房子的失足妇女,强收高额保护费。其中有个叫小红的,就因为无力缴纳高额保护费,被胡某等人殴打,小红当晚就遗弃随身物品,连夜逃离上虞。

  胡某还打着棋牌室的幌子开设赌场,不但从中抽头获利,还购置了诈赌的赌具,诈骗赌徒钱财,已经查证20余万元,其中,一名厨师就被骗了17万元。

  胡某还将罪恶之手伸向了街区的娱乐业,对街区的KTV进行强行入股分取分红,同时还要求该KTV每月向其“VIP卡”内固定打入娱乐经费。

  对于那些遭遇胡某“伤害”的人,他都采用暴力威胁“封口”,如果“不听话”结果更为可怕。在获悉胡某终落法网后,当地居民、租客无不拍手称快,很多受害人主动与警方联系,提供线索,协助警方破案。

  2]

  一部iPhone,换来10余万元的欠条

  这个涉恶套路贷犯罪团伙被打掉了

  经过半年多苦心经营,嵊州市公安局浦口派出所成功打掉一个涉恶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9人,破获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案件10余起。

  大学生小吕,喜欢新潮的电子产品,想买一台刚上市的iPhone手机,却囊中羞涩,便在嵊州的一家台球室打工,期间认识了常来台球室的朱某。当朱某得知小吕打工是为了买一台iPhone手机后,主动告诉她自己能够帮她。涉世未深的小吕答应从朱某处以每周支付800利息的方式借得5000元钱,并签下了一张20000元的欠条。

  可是,小吕并没有能力支付每个星期高达800元的利息,还了几次利息以后便无力偿还。这时朱某就哄骗小吕到朱某同一犯罪集团的许某、丁某等人处借款来偿还朱某处的利息,而每次借款都是利息高昂且借少还多。几次之后,小吕竟在朱某的犯罪集团留下欠条7张,欠条上的累计欠款金额达10余万。

  越来越高的还款金额远远超出了小吕的还款能力,朱某等人采取将小吕扣留在办公室、到小吕家门口泼红漆、到小吕的学校威胁等种种方式逼迫她和她的家人。不胜其扰的小吕无奈只能采取休学的方式逃避追债。

  “当时小吕是由父母陪同来的,因为长期被朱某等人威胁胁迫,精神状态不是太好,我看着她眼神都是迷离的。”浦口派出所樊警官说。

  经过对小吕提供线索的仔细梳理,办案民警对朱某等人所在的五金城窝点长时间蹲点,初步摸清了相关人员的活动习惯、车辆轨迹等信息,一个以朱某为首的9人套路贷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但仅凭小吕一人的指控,很难将该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为此,民警详细梳理了半年多来嵊州本地讨债喷油漆类的警情,希望能找出该团伙的更多犯罪证据。

  “被追债的人为了逃避讨债,往往都躲到了外地,有些甚至是举家搬离音信全无,很难取得联系。”樊警官说,在调查取证时,遇到了很大的阻碍。于是,办案民警将调查过程与“百警入户、户户见警”大走访活动结合,从受害人的亲属、村干部等处了解信息,最终找到了10名被泼油漆追债的受害人,固定了相关证据。然后统一部署,实施抓捕,9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

  在审讯中,为首的朱某态度强硬,否认所有违法事实。其余几名嫌疑人也抱着侥幸理性,一直避重就轻。

  “整个犯罪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几个人对朱某自私自利性格还是有一些不满的。”樊警官说,朱某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在明知借贷人没有还款能力的前提下让其到犯罪集团的其他人处借贷用于支付自己的利息,自己的钱是回来了,但是其他同伙的钱却打了水漂。

  利用这个矛盾,办案民警采取分头行动、各个击破的策略,成功将犯罪团伙分化瓦解。

  随着调查的深入,大量犯罪细节浮出水面。这是一个以朱某为首的有组织有策划、成员分工明确、组织结构紧密,以实施“套路贷”犯罪当中的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行为的涉恶犯罪团伙。

  目前,该案件已移送法院。记者 陈蕾 通讯员 蔡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