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阳一浴场老板曾经也风光,但生意失败,加上赌博,致债务缠身,居然铤而走险打起了抢钱还债的念头。他将一对做贷款中介的恋人骗到出租房,以手铐、铁链及胶带等物将两人牢牢控制后,将中介人员的钱转到自己的账户里。直到6天后,这对恋人才找到机会得以挣脱逃离。

  债务缠身,落魄老板周密谋划抢钱行动

  36岁的东阳市南马镇男子厉某也是个小老板,前些年在城区经营过一家规模不大不小的浴场,生意不错。近些年浴场生意每况愈下,加上平时还要赌博,他不仅没挣到什么钱,反倒欠下了不少外债。于是他只得靠倒信用卡拆东墙补西墙,日子过得相当落魄。

  “我开店亏掉了,平时赌博也输掉了,以前开店银行借的钱也到期了,然后只好找了个中介帮我养信用卡,1万元一次要200元费用。”到了10月7日,中介在催讨养卡费用时,没钱还债几近奔溃的厉某,萌生了骗中介过来抢几万元钱的念头。

  10月12日前后,由于在永康办的信用卡还款日到了,厉某打算开始实施抢钱的计划。“为了实施这个计划,我找出了之前购买的电棍和两幅手铐,和到超市买的2把水果刀,还有五金店买的3根铁链,又去另一个超市买了2个胶带。”

  真要动手时,深知那是违法犯罪的厉某又犹豫了,当天,他将那个中介男子骗到出租房里两三次,都没敢下手,直到10月17日那天,他心一横,终于实施了自己的罪恶计划。

  信以为真,中介男子身陷魔窟遭拘禁

  厉某瞄上的中介男子叫小伟(化名),他和厉某1年多前有过贷款业务交集,所以当天上午9点左右接到厉某说有个朋友需要办理贷款的电话后,就赶到了厉某的租住处,谁知从此开始了他近一周的噩梦生活。

  上午10点多小伟到达厉某的租房不久,厉某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先用电棍电小伟,然后持电棍的左手锁住小伟的脖子,右手持刀威胁“我只要钱不要命”。

  当时的小伟也进行过反抗,期间左手虎口被刀划伤后,他怕有生命危险只得顺从。

  “我跟他讲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如果要钱我也会给的,他就带我进到卧室里,找出来一副手铐,叫我自己把两只手铐起来,我没办法,只能自己用手铐把自己两只手铐起来了。”

  这还不算,厉某还让小伟躺倒床上,用铁链把小伟绑起来固定在床上,对小伟说自己欠了永康农商银行3万元钱左右,开口向小伟要5万元钱。

  “我说我现在没有钱,微信上只有500多元,支付宝上还有4000元钱,他叫我把支付宝里的钱转到微信上,我照办后,他把我微信4579元钱分两次转到他自己的微信上。”小伟说,对方收款没多久,为了防止他女友报警,厉某还让他把女朋友也骗过来。

  迫于淫威,连累女友涉险差点失身

  迫于厉某的淫威,小伟不得不编了个借口,给女友小丽(化名)打了个电话:“跟她说我这里的pos机坏掉了,让她再带一个新的pos机过来,还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一个地址,并称到时老板厉某会去接她的。”

  此前,小丽也经常会和小伟一起出去谈业务,而且小伟口中的老板厉某她也曾见过一两次,当时同样是给厉某办信用卡贷款业务的,所以接到小伟的电话后,她觉得很正常,于是便前往和小伟汇合。

  “那个老板骑车接我到房间后,我看到男友被封住嘴巴躺在床上,后来他先捂住我嘴,然后用胶带封住,再用手铐把我铐起来,最后带到隔壁的房间,用两条绳子捆住我的手脚,把我绑在了茶几上。”当天下午3点多,小丽到达厉某的住处后,也被牢牢控制住。

  “他还说想跟我发生性关系,我不同意然后哭了,他还说也不一定经过我同意,他可以拿刀划开我的衣服,还很凶叫我不要吵,最后那个男的说是吓唬我的。”小丽说,那个厉某还想占有她,听到她的哭声,并经过自己的反抗,最终对方还是放弃了。

  对于这一点,厉某自己也承认:“我也去搂她过几次,占她的便宜的想法是有的,她不让我碰的地方我都不碰的,她不同意我肯定不会和她发生性关系的。”

  为了在小伟他们面前装狠,厉某还编造了一套瞎话,称自己真的已经要钱不要命了,说是一个永康人欠了自己150万元钱,他已经从江西购买了炸药,并找了帮手,要去把那个欠钱的人炸了,使得小伟他们在后来的几天时间里,不得不乖乖顺从。

  铁链松动,一对恋人成功逃离魔窟

  “最开始的时候用电棍电我,还用刀捅我,我怕他真的杀了我和我女朋友,所以他问我要钱我就给他,我也不敢反抗。”第二天中午,小伟为了自己和女友的安全,不得已打电话给父亲,以自己抵押了一辆轿车缺4万元钱为由,让父亲转了4万元钱到他的支付宝上,其中的3.95万元厉某根据他的密码操作,于18日、19日分三次转到厉某自己的账户中。

  那些日子,除了上厕所,厉某都是将小伟捆住不松开,出门买饭、办事时还会将两人的嘴巴用胶带封住,防止呼救。当然,对小丽稍微放松点,只要厉某在房间,小丽的手脚还是自如的。

  到了11月22日中午11点左右,厉某将两个人嘴巴封住绑好后,骑车出去买饭了,小伟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挣脱了前几天挣扎过早就有些松动的铁链,最终戴着手铐逃脱了魔窟。

  “我用力挣扎以后解开胸口绑着的铁链,坐起来把脚上的铁链解开,再把嘴巴上的胶布拿下来,在隔壁厨房间找到了小丽,用窗台上的刀隔断布条以后把她救出来。”当天中午11点半左右,小伟带着小丽逃离厉某的出租房后,马上就用带出来的手机向警方报了警。

  落网之前,仅有的赃款全买了彩票

  再说当天下午厉某返回租住处时,发现附近停着警车,就意识到事情已经败露,打算一死了之,但后来又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我知道被警察发现后,到了山上想自杀,可刀也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法自杀,跳河太冷,想想老爸又心痛,我打给我爸爸过,他说他在派出所,我爸哭了我又心痛。”

  纠结了一个下午的厉某将仅剩的千把块钱买了彩票后,最终在亲友和民警的劝说下想到了自首,可还没等他来到公安机关,就于当晚9点多在南马镇大联村被民警抓获。

  厉某交代,他从小伟处拿到的钱,银行还款还了1.3万余元,归还别人的欠款1.7万元,给了父亲2000元左右,付给帮他去银行取钱的前员工1500元,另外的就是那几天花在了他们几个人吃吃喝喝的方面上。

  “几个月前那个中介给我介绍贷款,收了我6000元的介绍费,我觉得他收费高心理不满,加上现在欠钱,就越想越不舒服,他这次又来催我要200元钱,就打算去抢他了。”至于为何选择小伟作案,为钱所困的厉某是这样解释的。

  10月23日下午,犯罪嫌疑人厉某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东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