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中午,浙江义乌义亭镇。

  17岁的小顾抓鱼回来,路过一个沟渠。看到两块盖着的水泥板中间的缝隙里,有白色的东西在反光。

  小顾很好奇,把水泥板抬开,又找来一根细竹竿捅了几下。仔细一看他吓到了:白色的东西,竟是头颅上的牙齿。

  小顾报警。法医到现场后,清理打捞出一具完整的女性尸骨,发现头骨有明显损伤,分析系生前被人用钝器多次敲打所致。现场清理过程中,还发现了一双凉鞋,当年算时髦的。而死者的衣物已经一定程度分解了。

  这起震惊当地的白骨案已经告破,背后是一段埋藏了10年的婚外恋。

  昨天,在义乌市看守所,29岁的张旭龙(化名)一身囚服,向钱报记者回忆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一段异乡孽缘

  他和“婶婶”成了情人

  张旭龙在江西老家种雷竹,中秋前没太多事,村里人一般都会出去打短工补贴家用。

  2008年中秋前的一个多月,19岁的张旭龙来到继父打工的义亭镇,和谢萍(化名)成了月饼厂的工友。

  张旭龙继父和谢萍老家同村,说起来还算带点亲戚关系,论资排辈的话,张旭龙得管比自己大2岁的谢萍叫“婶婶”。

  对这个年龄相仿的“侄子”,谢萍格外照顾。

  “在工厂里经常会拉我聊天,出去逛街看我没钱,会给我买点东西,我当时觉得这就像姐姐照顾弟弟,只是我没想到后来会变成这样子。”张旭龙隔着铁窗,一声长叹。

  没过多久,两人已经无话不谈。据张旭龙自述,谢萍不时会跟他抱怨老公赖明(化名),夫妻俩都在义乌打工,赖明比她大10岁。

  张旭龙和继父租住的房子,离谢萍夫妻租的房子很近。一次,张旭龙去谢萍家找她玩,当时房间里只有谢萍一人在,两人发生了关系。

  张旭龙说,2008年他在义亭待了一个月左右,和谢萍约会了两三次。

  当年下半年,有老乡私底下和赖明说起,见到张旭龙坐在谢萍的床上,火冒三丈的赖明带上谢萍赶到张旭龙家中。

  在对质中,张旭龙不慎说漏了嘴。谢萍以死相逼,赖明也只能不了了之。

  他回老家结婚

  她却还想继续

  在谢萍的制止下,事情没有闹大。

  “我继父他们还不知道这个事情,所以第二年(2009年)7月,又叫我去义亭的月饼厂做工。”张旭龙说,当时谢萍已经不在月饼厂了,但人依然在义亭,难免还是会打照面。

  “路上打招呼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害怕被别人看到会有闲言碎语,害怕她老公再来找我。”就这样,一个月很快过去,张旭龙也回老家结了婚。

  2010年,张旭龙再次到义亭的月饼厂来打工时,把老婆也带来了。

  张旭龙原本以为自己成了家,加上2009年一整年没怎么联系,他和谢萍之间的这段关系就结束了。

  但谢萍没这么想。

  “我离婚,你也离婚,我俩一起过吧。”按照张旭龙的说法,2010年,谢萍有次在街上看到他,突然和他提了这个要求。

  “我拒绝了,也劝她很多次,但是她不听,不知道哪里弄来我手机号码,开始给我发短信、打电话,老是问我对她的要求考虑得如何了,前后加起来有十多次。”在看守所,张旭龙这么跟记者说。

  “你在哪儿,考虑得怎么样了?”2010年9月2日傍晚,谢萍又给张旭龙发来了短信。

  “刚从工地下班,晚饭都还没吃,有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吧。”张旭龙回复。

  那个摊牌的晚上

  他说只想让她闭嘴

  第二天晚上,也就是2010年9月3日晚上,张旭龙和谢萍在事先约好的桥洞碰头。

  “我和她在镇上转了一圈,刻意没有去聊感情,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又回到了最开始碰头的桥洞。”张旭龙说,两人都走累了,刚好穿过桥洞不远处是一片田畈,就在田埂上坐着休息。

  “她又追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要是不同意的话,就把这件事告诉我老婆和长辈,让我在村里抬不起头。我当时觉得满脑子都是她的声音,特别烦人,只想让她闭嘴,就顺手捡起一块石头往她头上砸过去。”

  “砸了第一下,她开始骂我,骂得很难听,我更加生气了。”

  张旭龙接着砸了三四下,等到回过神时,谢萍已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张旭龙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灌溉用的水渠,上面压着水泥板,便把尸体扔到水渠里,把水泥板重新盖上。谢萍的钱包和手机他也找地方扔了,然后去溪边洗了手上的血渍,回到了住处。

  “一到屋里我把衣服脱了洗了,手一直在发抖,我拼命克制住,生怕被家里人看出来异样。”事后,张旭龙继续在月饼厂上班,直到中秋节前月饼做完才回了老家,“不敢提前走,怕人起疑心。”

  事后,赖明去找过张旭龙,但赖明以为老婆是准备和张旭龙私奔,压根没想过谢萍已经遇害了。之前,赖明已经去义亭派出所报了警,并且在周围寻找谢萍直到天亮。之后连续多天,又和在义亭镇的江西老乡一起,把周边地区都找了一圈,但没有任何收获。

  丈夫以为老婆私奔

  留着义乌号码等她回家

  那么沟渠中的尸体这么多年为何无人发现?

  原来,这处作为灌溉用的沟渠,平时是一名老菜农在用的,七八年前老菜农去世后,几乎就没有人再去用这个沟渠。

  发现尸体后,义乌警方立刻开始排查失踪人员,死者的身份信息浮出水面:谢某,女,江西弋阳人,1987年生,2010年9月3日报失踪。“当年死者丈夫到派出所报警后,民警及时采集了死者女儿的相关信息,并将死者列入失踪人员名单。”义乌市公安局刑侦分局副大队长楼奎谷介绍道。

  专案组民警赶往江西,将赖明接到义乌。

  赖明说,老婆比自己小10岁,他很疼她,哪怕她与多人有过暧昧。妻子“失踪”后的几年,赖明一直认为谢萍是跟人跑了,没有放弃过寻找。两人有三个孩子,虽然离开义乌多年,但赖明的义乌手机号码一直没停用,只为了妻子有一天能重新联系。

  警方将重点排查对象放在了与谢某有过感情纠葛的人员身上。

  线索慢慢都指向了同一个人:张旭龙。

  10月16日下午,警方赶到东阳某企业,将正在二楼食堂吃面的张旭龙抓获。

  “那年之后几乎就没去过义亭镇,这些年总是半夜被噩梦惊醒,梦里被民警抓住的画面,终于成了现实。”说完,张旭龙低头沉默,等待他的是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