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在某都市报的相亲版面上,杭州某美容医院护士湖南姑娘28岁的小雅(化名)举着一块牌子自我介绍,我是个爱好运动喜欢文学热情开朗的姑娘,我来杭州两年多了,我想有个家。

  在杭州做室内装修设计的舟山小伙阿骏(化名)平常不大关注相亲版,那天正好看到,腼腆的他喜欢开朗的姑娘,而且小雅的文字让他心头一动。

  现在说起当年被视为“茫茫人海遇见了你”的缘分,两人都恨得牙痒痒,都有那种如果能重来,绝对不是他(她)的懊丧。

  十年婚姻,无性,到最后也无爱。

  两人之间的战争只剩下钱、房子,最重要的是孩子。

  孩子是小雅通过人工授精得到的,而且用的是“他精”,也就是说是精子库的精子。因为阿骏是天生的无精症。

  小雅说孩子跟阿骏没血缘关系,但是阿骏以后又不可能有孩子了。

  最后谁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他们的离婚案正在杭州某基层法院审理中。

  1]婚检三个月有效期的最后一天

  他们纠结地领了结婚证

  2008年初,杭州大雪。当时罕见的冰雪天气,让回家的路变得异常艰难。

  小雅回不了老家湖南,处了几个月朋友的阿骏发出邀请,来我老家舟山过年吧。

  女朋友跟着回老家过年,阿骏的家人说,可以办事了。

  数月后,小雅和阿骏在舟山做了婚检。婚检结果犹如晴天霹雳,阿骏染色体异常,无精症。

  现在说到这个事情,阿骏很坦然,是的,这辈子我不可能有自己孩子了,但是性功能还是正常的。

  小雅说,阿骏的家人反复电话说服她,现代医学发达,总有治疗方法。阿骏父亲甚至打电话去了她家里。

  小雅说从小她父母感情都不好,也正是这一点让她格外渴望有个温暖的家。家里人最后说了一句,“你自己拿主意吧”。

  2008年,“剩女”名列教育部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

  对独身,但是又并非非常独立的女性来说,这个词汇的压力是巨大的。

  2008年12月,婚检3个月有效期的最后一天,这对年轻人带着不完美领了结婚证。

  那一年,小雅29岁,阿骏30岁。

  阿骏说,“只要我们感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