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谈的都是生意,不动脑子的古惑仔,永远都是古惑仔”,这是电影《黑社会》中任达华的一句台词。

  这也是如今涉黑案的特点。

  这场较量,是没有硝烟的,也是长期的。

  绍兴江湖中,关于这个大佬的传说很多。

  最开始,他是个小包工头,从小工程做起,积累了人脉、资金,20多年打拼,江湖地位显赫。

  绍兴建筑圈里,他是风云人物,当地几个高档小区楼盘、商务楼、学校、安置房……都出自他白手起家的中实建设集团。

  在绍兴越城东龙山村,他被称为“老大”,只要反对他的,都挨过打,挨过整。

  2018年8月22日,绍兴中院二审宣判:

  陈新昌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妨害作证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关于此案的判决书,厚达360页,举证陈新昌等犯罪事实的证人就有400多人,但旁听过庭审的人说,在庭上,他依然很嚣张,什么罪也不认,还当庭咒骂公诉人。

  被抓时,陈新昌的资产加起来,达10多亿元。

  江湖里,吃过陈新昌“苦头”的人知道,此人爱钱如命,心狠手辣。

  曾经在他手下干过一段时间的小工,癌症晚期,等钱治病,上门去讨陈新昌所欠的一万多元的工钱时,陈叫人把他抬了出去,扔在了马路上。

陈新昌的办公室陈新昌的办公室

  国土局领导发现自己被跟踪

  3年前的8月26日一早,越城灵芝派出所接到绍兴市国土局的报警电话。

  连日来,国土局领导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白天晚上都跟着自己,甚至大白天还跟去单位,就连自己去食堂吃饭也有几个陌生大汉跟着。

  这天早上,有人拦住他的车不让走,国土局领导实在忍无可忍了,报了警。

  这事与当时一块拍卖的土地有关。

  绍兴一家叫“银丰”的房开公司拍下了土地,但随后又以存在开发障碍等问题提出要退地。

  相关部门做了多次协调,研究了几套方案,但“银丰”都不同意,提出要拿到15亿元的赔偿金才同意签字。

  民警一查, 连日来跟踪、纠缠“闹事”的是“银丰”股东——但很快,警方调查发现,这些股东身份是假的,他们并不是真股东。

  “银丰”背后的大老板是中实集团,幕后人指向中实建设集团老总陈新昌。

  拦车为首的两个人,一个是陈新昌弟弟,一个是越城区东龙山村村委委员。被抓后,几十个东龙山村村民涌到派出所,要求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