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十一小长假,你是不是以为上述对话发生在某个人气爆棚的旅游景点?

  正值十一小长假,你是不是以为上述对话发生在某个人气爆棚的旅游景点?错!

  在游人如织的十一杭州,火爆的可不仅仅是西湖。带小孩的父母们,在这个难得的小长假,就算挤破头、动辄排队5个多小时也要去的地方,竟然是——眼科医院。

  以昨天为例,浙二眼科中心一共放了3000号,这其中,40%-50%前来就诊的是青少年和儿童,在这个比例的小患者中,70%多是因为近视问题前来就诊,20%多是因为远视、散光以及相关的斜视、弱视等问题。

浙二医院眼科中心门口排起的长队

  浙二医院眼科中心门口排起的长队

  从1号开始就没见人少过

  昨天下午1点多,还没来得及过马路,我就听到了从马路对面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眼科中心那边传来的嘈杂人声。

  眼科中心门口,摆成一排的长形石椅上,密密麻麻地坐满了小孩和家长。更多没抢上位置的家长和小孩,或站或蹲,将眼科中心门口不到200米长的甬道挤得严严实实。

  “早上5点多就这么多人,到现在人还这么多。”见我盯得出神,一位正在身边扫路上落叶的清洁工大伯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从1号开始就没见人少过,都是年龄不大的小孩和家长。怎么十一过来看眼睛的比平常周末的人还多?”

  穿过马路,从眼科中心门口的长长人流里勉强挤开一条缝进到大厅,我不禁被眼前扑面而来的人海给惊到了。目测不到200平方米的眼科大厅,不仅看不到丝毫的空位,连顺畅的行走都不能自如。几乎每走一步,我都要费力地拨开人流小心侧身前行。

  大厅里尽是带着孩子来的家长,孩子以小学和初中生为主,也有不少被家长紧紧攥在手里的学龄前幼童。

  在大厅的排号等待区,滚动叫号的机器屏幕上,我看到有的诊室当前号已经叫到了4103号。

早上6点多坐高铁到杭州

  早上6点多坐高铁到杭州

  排队5个小时还没叫到号

  从大厅一侧的楼梯往上走,几乎每一层的楼梯过道里,都坐满了带着孩子休息的家长。

  趁着女儿正在一楼验光,早上6点多就开车从桐庐过来的戚先生头靠着墙在休息。

  “我凌晨才在网上抢到了一个普通号。”戚先生说,他8点不到就和女儿来到了眼科中心,车子已经没地方停了。“排了一个多小时才拿到号,结果前面还排着200多人。”

  戚先生的女儿今年14岁,刚上初三,有些弱视和散光的小戚已经换了4副眼镜了。“我从2016年开始每年都会带女儿来这里复查,真是一年比一年人多,一年比一年排队时间长。”戚先生无奈地说。

  顺着楼梯向上走,在4楼的5号诊室休息区,我看到一个鼻梁上架着厚厚镜片的小姑娘正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休息。

  小姑娘姓沈,早上6点半就和爸爸坐高铁从桐乡来杭州看眼睛了。“我近视也有遗传因素。”沈姑娘样子很文气,大大的杏仁眼在镜片背后闪着光,“我爷爷近视快1000度,我爸爸近视有800多度。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是弱视,后来治好了,结果因为爱看动画片,坐姿又不好,三年级就开始戴眼镜了。”现在,沈姑娘换了已经不下6副眼镜,光是配镜片的钱就快过万了。

  正说着话,沈姑娘的爸爸手里拿着一沓单子过来,关切地问正散瞳的沈姑娘现在能不能看清楚一些了。“今年才上初一,近视就有500度了。他们班42个同学,戴眼镜的小孩有一大半。”沈爸爸说,这次带沈姑娘特意来杭州看眼睛,就是希望来这边配一副只需要晚上戴,白天不用戴的ok镜,延缓沈姑娘一直加深的近视度数。

  “今天我们排到了700多号,排了5个小时队还没叫到号。”不过,一想到女儿今后有可能近视度数不再加深,没来得及吃中饭的沈爸爸还是觉得来杭州这趟很值。

  在四楼诊室外,一位年纪约莫四十岁的妈妈正给女儿滴着用于散瞳的眼药水。

  “看你以后还天天玩手机。”妈妈一边手捧着女儿的脸,一边小心地往女儿的眼睛里滴眼药水,语气里尽是心疼和埋怨。

十一期间眼科最高日就诊量达到3000多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