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勇杰绘严勇杰绘

  “我是微信群的活跃分子,每天给大家发早安问候,发养生知识,可群主把我踢了,太欺负人了。谁给他这样的权利?我一定要他把我再加到这个群里!”日前,家住镇海某小区的李师傅气冲冲地冲进了社区调解室,强烈要求调解员给自己评理。

  勤奋“打卡”却被踢出老年邻居群

  李师傅说得很急,调解员一开始听得一头雾水,慢慢地,才搞清楚情况——原来李师傅被群主踢出小区老年人专属微信群了。

  李师傅今年66岁了,人挺洋派,爱网购,智能手机用得很溜,还是个微信控。今年6月,李师傅的老邻居王师傅拉住李师傅:“我刚组了个小区里老年人的微信群,我把你拉进去吧?”李师傅自然满口答应。

  很快,李师傅就成为群友中的活跃分子。李师傅的“走红”从发早安问候开始。每天早上6点多,他都会在群里发个早安主题的短视频。有手捧玫瑰花的,有放鞭炮的,种类繁多,挺受群友欢迎。

  李师傅打开微信的收藏夹,展示了部分曾经发在微信群的养生内容。比如,《肥胖难减,肾虚啊!》《晚上吃姜?神仙也救不了你!》《“别再喝了!桶装水开封3天后细菌增加227倍”》《房间里放这个,保证你再也不感冒》《这样看手机会失明!》……

  李师傅委屈地说:“昨天我发现,自己被老王踢出了这个微信群。我以为他不小心点错了,跟他私聊,没想到,他回我一句‘我们群不欢迎你’。都是一个小区的,我这样被踢出来,别人会怎想?他这样做,让我在小区里都抬不起头来。”

  群主:“你的目的是为了卖保健品”

  过了一会,群主王师傅在调解员的邀请下也来到了调解室,王师傅今年68岁了。

  听了调解员的转述后,王师傅看向李师傅:“你只是发养生知识吗?”李师傅别过脸去,没有回答。

  “我问你,你每天发的养生知识中,有多少条是跟肾虚有关的?经常发肾虚的那些知识,你说说看是为了什么?”

  李师傅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嘟囔着:“年纪大了,是容易肾虚的啊,朋友圈里都这么说的。”

  “你是为了卖你的保健品,别以为我不知道!”王师傅说,李师傅没有开实体店,但是代理了一个品牌的保健品,主要功效号称是补肾。平时,在群里经常刷养生知识,尤其是肾虚方面的知识,随后直接或间接推销其代理的保健品。

  “李师傅,有这事吗?”调解员问。李师傅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但他坚持:“我卖的东西都是正规的。”

  王师傅说:“那些养生知识,很多是被澄清的谣言。而且,他是为了推销保健品才发养生知识的。对这点,很多群友都向我表示过不满。我是群主,我需要对群里的群友负责,只能把他给踢了。”

  调解员调查后认为,李师傅推销的产品是否正规存疑,群主王师傅将李师傅踢出微信群的初衷是为了避免群友可能产生的不必要的损失,是基于对群友负责的态度。据此可以认定,王师傅属于正当行使了作为群主的功能权限。

  几个小时调解下来,李师傅终于认可了调解员的调解结果。

  说法

  群主有权监管群聊内容

  镇海区司法局蛟川司法所的调解员分析,李师傅作为小区居民聊天群的群成员,在群内言论自由,其声称在群里发的是“健康方面的知识”,但经调解员介入调解后发现李师傅经常直接或间接地推销一些保健产品。

  而王师傅作为小区居民聊天群的创建者和群主,可以邀请其他群成员入群、发布群规、公告群活动;组织、开展群内讨论;对违规行为进行制止、警告、处分;将违规群成员移出等。

  从王师傅的角度分析,王师傅作为群的管理者,有规范群聊行为、维护群聊内容的非违法性的义务。由于李师傅经常性发布保健产品广告,如涉嫌散布虚假信息并损害其他公民合法权益,根据我国2017年10月8日实施的《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群组发起者和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职责,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王师傅有权监管群聊内容,发现群成员发布违法违规信息及时提醒,直至将其踢出群聊。宁波晚报首席记者王颖 通讯员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