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宁波江北警方摧毁了一个校园“套路贷”团伙,10名犯罪嫌疑人被抓。其中,受害人小王因第一次借钱就被要求陪睡,还债压力摧毁了她的理智,陷入套路贷“漩涡”无法自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先后6次通过郑某等人总计借款12万元,实际到手仅4.2万元。躲在宿舍的小王,被迫走向绝路,吞下60来颗药自杀……

  昨天,我们报道了这条新闻后,引发网友热议。

  今天记者获悉,临海警方近日也捣毁了一个套路贷集团,他们催债的手段五花八门,不少受害人因此被逼疯,甚至有人想轻生……

  借到手2000多元

  运尸车开上门催债

  3月14日上午,一家搬家公司来到了家住临海市桃渚镇某村王阿婆家说来搬家,王阿婆被搞得莫名其妙,她说自己根本并没有打过搬家公司电话。

  3月17日上午,殡仪馆一辆车开到王阿婆家说有人让他们来这里运尸体。

  王阿婆连声说呸,生气地将殡仪车打发走了。

  谁知,当天晚上六点,王阿婆家又来了两辆黄包车,车上分别载着两个花圈,说有人让他们送花圈到这里货到付款。

  稍微晚点,王阿婆又接到台州某大酒店的电话,酒店工作人员向她核实4月16日是不是确定要订30桌酒席。

  接二连三,王阿婆被搞得心神不宁。

  家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为何频频发生这些奇怪的事情?是谁在背后搞鬼?

  王阿婆跟女儿通了电话,才发觉这些荒唐事,可能都跟女儿阿慧(化名)一个多月前借的一笔钱有关。

  于是,阿慧在家人的陪伴下来桃渚派出所报案。

  事情要从2月2日说起。

  阿慧因手头拮据,又不好意思向别人借钱,于是想起之前QQ上看到过的网络借贷平台广告。

  她通过“借贷宝”平台申请借款3000元,当时约定利息25%。

  经过层层审核,扣除750元的平台审核费、服务费以及利息,阿慧账户当天实际到帐资金2250元。

  一个星期后,2月9日,放贷公司的工作人员便要求阿慧缴纳续期费900元,否则就需要全额还款3000元。

  阿慧还不出3000,只好先交了900续期费。

  2月16日,放贷公司又要求阿慧缴纳900元续期费。阿慧没办法,只得又交了900元。到了2月23日,又该到期还款了,阿慧还不出来。

  直到3月12日终于把3000元借款还清。本以为本金还清就没事了,没想到第二天放贷公司以阿慧逾期还款为由要求其再还3000元。

  阿慧此时根本无力再还钱,也认为对方无理,便不再理会。

  然而,对方不断地电话骚扰、威胁阿慧,还通过放贷时获取的阿慧的手机通讯录,不停地电话骚扰、威胁阿慧手机通信录里的关系人,包括阿慧母亲王阿婆,阿慧的表姐,之前在云南工作时的公司老板等人。

  甚至她所在村的村书记也被“呼死你”软件电话骚扰,严重影响阿慧的这些关系人,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

  这些手段还没完,没多久,送花圈的、运尸的,就上门来“催债了”。

  为了逼迫人还债,送环圈上门是嫌疑人惯用的招数。

  警方一口气抓了55人

  其中不少人是女性

  桃渚派出所接到阿慧的报警后,根据扫黑除恶线索上报规定迅速把案情上报临海市公安局。

  临海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判断该案不可能是一个单一的案件,背后极有可能隐藏着庞大的套路贷违法犯罪团伙,于是立即抽调刑侦、网警、派出所等相关单位成立扫黑除恶专案组开展深入调查。

  通过一个月左右摸底调查,专案组发现:侵害阿慧的放贷公司实则是一个犯罪集团,他们组成较为严密和固定的犯罪组织,在全国范围内作案,通过有预谋、有计划地网络物色对象,多次实施套路贷诱骗钱财,并采用恐吓、滋扰等手段暴力催讨债务,涉及一系列寻衅滋事犯罪活动。

  4月26日,临海市公安局组织近百名警力在义乌将该犯罪集团一网打尽,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5人,扣押汽车3辆,作案用电脑五十余台,手机五十余部,冻结银行账户5个。

  经查证,该犯罪集团公司化运作,设立总经理、人事部、业务推广组、审核组、放款组、催讨组、财务部等业务部门。

  “失联的/负债太高,还着还着死了的/逼死的/能联系上、拒不还款的……”在民警查获的客户档案夹上,催债成员把客户分类,还贴上这样的标签。

  公司通过设定借款周期7天、年利率24%,实际借款周利率达到20%、25%、30%不等。

  同时用“借一押一”虚高债务,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设定续期费、保证金、审核费等各种名目收费。

  警方发现,这个犯罪团伙中的还有很多女性参与。

  团伙中的大部分女性,是前期的放债推广人员,用女性推广有亲和力,很容易让受害人上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