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血液灌注、抗炎、注射强心药!”9月1日凌晨3点36分,一辆120急救车从富阳呼啸而来,停在杭州市中医院门口,52岁的富阳男子石先生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此时的他距离被马蜂蜇伤,已经过去了31个小时。

  8月30日晚上8点,石先生和朋友两人上山抓蜂蛹吃,捅了马蜂窝后被狂蜇50多下。第二天,同伴因毒素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于卫生院,他则被转院抢救,至今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全身50多处被马蜂蜇伤

  蜂蛹含有高蛋白,石先生家乡一直都有抓来生吃的习惯。8月30日晚上8点,他叫上朋友两人,上山去找马蜂的踪迹。

  “当时,他找到了马蜂窝,和朋友捅了捅,抓了几只蜂蛹就生吃了。”妻子说,没想到一群马蜂追着蜇,两人跑回家,前胸、后背、四肢都是蜇痕,痛痒难忍。这时,他们根本没想到毒素已侵入肺腑。

被马蜂蛰伤的伤痕被马蜂蛰伤的伤痕

  第二天,两人到当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病,进行了消炎治疗,没想到43岁的同伴因为毒素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死亡。石先生被立即转送至当地一家区级医院。急诊检查提示,他也出现心、肾、肝、神经等功能损伤,需要马上转到上一级医院抢救。

  9月1日凌晨,转入市中医院的石先生已经基本无尿,拿到他的急诊化验结果,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肌酐400,常人只有80;谷草转氨酶2400,常人80;激酶30000,常人只有200。

  毒素侵入肺腑致多脏器衰竭

  马蜂不同于蜜蜂,它可以发起多次攻击,且毒素很多,有溶血毒素、神经毒素,以及各种蛋白酶类物质,进入人体后,中毒进展非常快,可以溶解血液,引起全身炎症反应。血液循环受阻,全身器官便陆续罢工。

石先生在做床边血液灌注治疗石先生在做床边血液灌注治疗

  “患者已是多发性脏器衰竭,他的心跳看着看着就慢下去了。”市中医院皮肤科副主任王小勇说,在注射强心药物的情况下,每分钟心率也不到60次。

  石先生危在旦夕,他全身插满管子,除注射强心药、抗炎药,还需24小时持续血液灌注,过滤血液内一切毒素。经历3天的抢救,他的肝功能有所好转,但肾功能仍然异常,什么时候能逃出鬼门关,谁也不知道。好好的人一下子成了这样,等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家人也想不通,“找马蜂窝抓蜂蛹吃,我们这里都这么干啊。”

石先生在做床边血液灌注治疗石先生在做床边血液灌注治疗

  这还是今年市中医院收治的第一例重症蜂蛰伤患者,王小勇副主任说,以往医院每年都能收治两三例。就在石先生入院的当天,医院又转送来一位50岁左右的临安患者,他也因上山干活碰到马蜂群被蜇伤。

  “马蜂蜇伤后,体表的伤口红肿并不明显,毒素主要侵犯脏器,器官损伤进展非常快,往往两三个小时,情况就会大不一样,愈后好不好与是否及时治疗密切相关。”王小勇副主任说,即使石先生脱离危险,今后肝、肾、心脏、神经也可能留下后遗症,需要长期血透。

  被蜂蜇伤别直接拔刺

  吃蜂蛹的人,都认为其含有高蛋白,营养价值高,事实果真如此吗?

  王小勇副主任说,马蜂并非采食花蜜,细菌很多,而且它所含的蛋白质是异种蛋白,食用后还可引起严重的过敏性休克,细菌也很多。

  这段时间天气炎热,正是蚊虫叮咬的高发期,绿化带、老小区等地,都有马蜂活动的身影。尤其是在户外被马蜂蛰伤,更应当引起重视。

  “需要特别提醒的是,被蜜蜂或其他虫子蜇伤后,拔出蜇刺是错误的。正确的方法是用针头或者注射器挑出毒刺。”王小勇副主任解释,当用镊子或钳子夹住毒刺的那一刻,有可能把毒刺内的残留毒液再次注入人体,加重过敏反应。

  还有一些患者在缚扎后切开“放毒血”,会导致局部出血较多,增加感染几率。可用肥皂水或小苏打水冲洗蜇伤处皮肤,以中和毒液。黄蜂的毒液为碱性,伤处可用食醋洗敷。

  被群蜂蜇伤后,症状严重者,应在急救的同时,迅速转送到有条件的医院。如果出现全身皮疹瘙痒,伴有头晕、血压下降、喉头水肿、呼吸困难等症状,需警惕过敏性休克,应及时就近于当地医院皮肤科急诊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