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的陈某日前因为贪污入刑,但他的贪污故事显得江湖气十足:有人叫他一声大哥,他随手就甩给对方两三千,借条也不用。爱虚荣的陈某,光“大哥”费就付了70多万元!其他请客吃饭,谈女朋友更是挥霍无度。

  可这些拿来装“老大”的钱都是公款。2007年8月末,在提干已经下了文件后,自知无法堵住窟窿的陈某连夜逃窜到河北,在逃窜的日子里,陈某又和当地女子同居并有了一个女儿。

  2017年,陈某落入法网。经查实,陈某利用职务之便,贪污了633万元。

  前日,衢州市衢江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以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60万元。

  1]从山村走出来的小会计,常常一掷千金

  陈某出生在衢州衢江区的一个小山村,目睹了父辈们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艰辛,便立志发奋读书,发誓一定要跳出农门。虽几次高考落榜,还是在1986年考进了浙江金华市财政学校,学习财会专业。

  1988年财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原衢县的一个乡镇税务所工作,成为一名手捧铁饭碗的公务员,当时的工资虽然不高,但日子过得还是平平稳稳。

  1990年,陈某娶了媳妇成了家,生了孩子。一开始,夫妻恩爱,三口之家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但慢慢地,陈某变了。他结交了社会上的一些酒肉朋友,在外吃喝玩乐常常顾不了家,而且陈某喜欢做老大,与朋友相聚的开支一般都是他主动买单,发来的工资经常被他花得所剩无几。夫妻争吵随之而来,在儿子5岁时,因夫妻感情彻底破裂,双方分道扬镳,儿子随女方生活。

  2000年,陈某从乡镇税务所调到了衢江区某局,从事会计工作,还是单身的他先后相处过好几个女朋友,其中,2001年为张姓女朋友买车花了10万元,2002年认识了一个贵州的王姓女朋友,他每隔一两个星期就要去一趟贵州,来回路费、住宿费及游玩等开销花了近20万元。

  2003年他又与李姓女朋友谈恋爱,花70万元买了新房,两人结婚后还生了儿子,但之后夫妻争吵不断,最终在儿子3岁时,夫妻生活也走到了尽头。

  2]别人叫声“大哥”,他甩手就是两三千

  他每月的工资奖金也就几千块,而且基本上花在了吃喝玩乐上,那些买房买车以及大手笔的开支,都从哪里来?

  作为单位的会计,陈某经手的钱很多,从2001年起,他所花的钱都是利用职务之便贪污来的公款。

  陈某喜欢花钱做老大,只要叫他一声“大哥”,他就会把你当亲兄弟对待,如果向他借钱,他二话不说就给你个两三千,借条也不用打。“那时我比较讲义气,又是他们的大哥,这些小兄弟问我要钱,我有就给他们,一般一个人给个两千、三千的,有时两三个小兄弟过来,大哥大哥的叫我,我一给就是七八千元。”被抓后,陈某这样说。

  这些贪污来的公款,他借给同学、朋友做生意80多万;社会上的各种小兄弟喊“大哥”之后拿去70来万,均没有借条;赌博输掉80多万;借给一个朋友放高利贷200万;炒股输掉10万;为自己及两个儿子买保险10万;还房贷10万;因小兄弟伤人替他买单6万元;自己做酒生意亏了4万;平时吃喝玩乐开支五六十万……

  2007年四五月份,陈某所在的单位要开始中层竞争上岗,提拔一批干部,当得知自己可能要被提拔到其他科室担任中层副职时,陈某就害怕极了,因为自己已经先后用掉了公款360多万元,这个大窟窿怎么补?

  正在犯难之时,放高利贷的朋友万某说,有钱拿我这里放贷吧,弄不好就能翻翻。陈某听说后,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巧的是,同年6月,陈某有一笔200多万元的公款经手,为了翻本,他把这笔钱拿给万某放高利贷,谁知,钱没赚到,单位已在同年8月28日任命陈某为该局综合科的副科长了。

  3]提干任命文件公布后他携款潜逃,期间又与人同居生女

  任命文件公布之后,陈某天天彻夜难眠,并着手准备资金出逃,当接替陈某岗位的同事催他移交账目时,他感到了末日来临,于次日关闭手机独自外逃了。

  陈某离开衢州一路北上,后逃到了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燕郊开发区定居,2012年还找了个在北京做市场营销的女朋友同居生活,次年生下了一女。

  2017年8月29日,陈某被捉拿归案。由于案情复杂,于今年3月才进入诉讼程序。前不久,衢江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并查明被告人陈某于2001年12月至2007年7月期间,利用自己担任单位会计、出纳等职务便利,以骗取、盗取等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资金共计633.66万元。案发后,共追回涉案款180余万元。记者盛伟 通讯员  钱俊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