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如果你能让我妈妈每天给我时间玩抖音,我就接受治疗。”杭州市七医院学业压力门诊主治医师徐鸥没想到,眼前这个文静内向的小姑娘,一来就语出惊人,跟自己谈起了条件。

  雯雯(化名)今年上初二,2月份以来一直沉迷抖音,每天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上面。家长尝试了各种劝诫的办法,结果却变本加厉。今年5月,只能带着雯雯找医生进行心理咨询。这才有了开头这段对话。

  数据显示,目前抖音的主要用户为35岁以下的人群,占比90%,特别是一些“00后”已经成了抖音的“重度围观者”甚至使用者。

  “我一套字体能卖100块,还有人要拜师”

  眯着眼睛、反应迟缓、不善社交,这是徐鸥对雯雯的第一印象。徐鸥告诉记者:“每次只要跟她谈到抖音上的事,她就会特别开心,开始侃侃而谈。但是,一说起爸爸妈妈,她就闭口不言。”

  与一般人不同,雯雯在抖音上发布的视频,主要是字体的特效制作。她认为:“我这是在展示自己的才艺。”而当视频逐渐被更多人关注,点赞、留言接踵而至,特别是有人私信她要购买字体,甚至拜她为师时,雯雯感受到了极大的成就感。

  抖音开放的自我展示平台,15秒视频对于高潮心理需求的满足感,点赞、积累粉丝获得的成就感,以及私信联系的社交性等属性,都让雯雯在短期内,在该平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满足了其交往、归属和尊重的心理需求。

  这样,雯雯花在抖音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据悉,刚开始的时候,除了睡觉,她几乎所有时间都在抱着手机刷抖音。逐渐,雯雯的生活除了抖音,再无其他。

  咨询过程中,雯雯曾提出过这样的想法:“我的字体一套能卖出100元,现在我能保证自己每个月的日常开支,既然如此,为什么我还要上学?”她还会得意地向徐鸥炫耀:“我做的字体,即使有些是违规词语,抖音后台也查不出来。” 

  除了满足感和成就感,雯雯还一直保持着危机感和竞争性。她告诉徐鸥:“我们这个圈子是有竞争的,如果我发的频率减少了,新鲜度降低,这样看视频的人就会变少。”因此,雯雯认为,自己必须时刻在抖音上保持高频次的曝光率,才会有更多人来关注、认可她的才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