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9日上午9:47,陈女士向都市快报和杭州新闻App报料:

  杭州塘河新村14幢一户租客,运来四车生活垃圾,垃圾都堆放在房间里,现在这幢楼整个楼道都是垃圾的臭味,一楼有四户人家,有两户都是九十多岁的老人,真的不堪其扰。

  见习记者朱家豪核实:塘河新村是老小区,一楼四户人家。

  租客的房子是中套,一走进楼道,一股发霉的臭味飘过来。其他三家门口墙壁上都贴了一圈双面胶,上面粘着密密麻麻死掉的蟑螂,地上还有蟑螂在爬。邻居说起这个事苦不堪言。

  “他们这对夫妻四月份租进来之后,我们就没过过好日子。男的61岁,女的59岁,听口音,是杭州本地人,我之前听说是西湖区那边的拆迁户,拆迁之后租住在美都公寓。后来就是因为堆了很多垃圾,房间里很臭,被物业赶出去来,租到我们这里了。”邻居赵大伯说。

  他告诉我,租来之后大半个月,楼道里,家里蟑螂虫子突然增加很多,臭得让人受不了。蟑螂用手拍还拍不死,拍一下马上会逃走,溜得很快。刚开始用双面胶黏在门墙壁四周,但还是阻止不了蟑螂爬进屋。

  “我们去街道拿了药水,根本不管用,后来索性拿开水烫,往厨房里、卫生间缝隙。而且一定要滚烫的水,不能是温水。晚上9点打扫,每次都能除掉几十只蟑螂。”赵大伯说。

  邻居钱阿姨今年70多岁,她听到我们的讨论,走了出来,给我们展示身上被虫子侵害的痕迹:手臂上,背上,胸到处都是一点点的红疹子,前两天小脚趾上还被老鼠咬了一口。

  “我女儿每周来都要给我买杀虫喷雾、灭虫片。”说着,从家里拿出了好几盒用完的盒子。“现在买这些东西最起码花了好几百块钱了。”钱阿姨说。

  我敲了敲老夫妻租住的房门,一直没人应答。赵大伯说,最近根本看不到他们,只是偶尔半夜能听到开门动静。我打开楼道里老夫妻房间厨房窗户,扑面而来的霉臭味,闻得我头皮发麻,房间里堆满了蛇皮袋、塑料袋。客厅里堆放着一些快餐盒,可乐瓶,衣服透明包装袋等,几乎没有可以走动的空间。

此前邻居拍摄的室内照片此前邻居拍摄的室内照片

  我心中满是疑惑,这对老夫妻是特地为了堆垃圾而租这么一间房子的吗?

此前邻居拍摄的室内照片此前邻居拍摄的室内照片

  赵大伯觉得不像。“我有几次看到他们的样子,穿得还算体面,不像条件很差的那种。刚开始还住在这里一个月,就是回来得很晚,有时候晚上会把没用的一些可乐瓶,快餐盒这些东西带回来,有时候会带出去一些,但基本上带回来的多。我们也和他们说过,让他们把屋子里的垃圾清一清,要不搬出去,老夫妻态度嘴上一直都说好的好的。但现在晚上偶尔回来一下。人也不知道去哪里,可能被他们女儿接走了。”赵大伯说。

此前邻居拍摄的室内照片此前邻居拍摄的室内照片

  钱阿姨记得,上个礼拜有天晚上8点多,有个卡车过来特意运他们房间里的垃圾,房门一开,臭味,虫子,太恶心了,连搬运工都说从来没运过那么臭的东西,但也没运完。

  小区树泊物业项目经理段隆祥告诉我,这个单元的情况,物业上门调解好几次。

  “房子是老夫妻女儿通过中介租的,上个月我们保安上门好几次和老夫妻沟通,希望他们能够把垃圾清理干净。老夫妻每次说说好的,但没实质性动作。他居住的地方,我们又不可能破门进去,毕竟不是公共区域,我们也不好做什么。联系过城管,也没用。说到底这是个人环境问题。”

  “之前也和房东,中介沟通过,希望能赶他走,但房租刚交,房东也不太愿意赶。” 段隆祥说。

  我电话拨通了中介负责人电话,他告诉我老夫妻租的房子50平方米左右,两室一厅,3000多块钱一个月,明年3月到期。出了这个事之后,中介一直和老夫妻联系,希望他们能够搬走。

  “他们这样行为肯定是违约了,我前几个礼拜和他们协商过,现在搬走,我们不收他们违约金并且退还押金。老夫妻也答应我了。”负责人说。

  我打了房东3个电话,房东全部挂掉了。而老夫妻女儿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塘河社区工作人员杨娴表示,为了这件事社区出面了很多次,和租客、社区民警、房东、律师一起协商,但最后效果都不太理想。

  “老夫妻户口是杭州西湖区的,属于拆迁户。他们有个女儿,但平常不怎么管。老夫妻平时白天都看不到人的,打电话也是10个里面才能打通一个。我们这一个多月一直都催促他们搬家或者清理掉垃圾,但我们不是执法部门,不能强行破门清理垃圾。房东这边之前社区一直在联系,希望能把老夫妻赶出去,确实影响到邻居。但关系到房租,房东也不太乐意,到最后索性不接我们电话了。像这样的情况,邻居可以进行民事诉讼,让法院强行执行。”杨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