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保健品,不少老人如痴如醉,他们将养老的钱大把大把地拿出来,换回一堆堆的保健品。

  杭州的王大伯(化名)就是痴迷保健品的众多老人之一。20年前,保健品刚刚兴起时,王大伯便成为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从此,不能自拔。连续在杭州的九家保健品公司买了20年,王大伯早已成为保健品消费大户,不但把每月4000余元的退休金大多花在保健品上,连一辈子攒下的存款也几乎都投了进去。

  这些年,无论老伴和子女怎么劝阻,都无法阻止大伯对保健品的钟情。王大伯始终觉得,自己与其他老人的“疯狂”不一样,“我是理性消费,会分辨真假,也会根据体质‘对症下药’。”

  每天三四种保健品混着吃

  家里存着80多瓶,公司仓库还有38瓶未领

  大伯今年80岁,看起来精神不错,他有些自豪地告诉浙江24小时记者,“我没有三高,除了前列腺炎这种老年病,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王大伯觉得,这归功于他坚持吃了20年的保健品。

  姬松茸一箱、维E硒胶囊一箱、海参浆两箱、草本养护膏两箱、牛磺酸粉三箱……在大伯家,各种各样的保健品堆满了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柜子,“这里一共80多瓶,能再吃上两年。原本更多,去年我刚整理过一次,过期的已经丢掉了四五箱。”除此之外,他还有价值两万多元的保健品存在两家公司仓库没有领货,包括18罐牛磺酸粉和20瓶维E软胶囊。

  大伯告诉记者,这些保健品其实消耗得很快,自己每天至少吃三四种,并且按照说明书加倍吃,“比如,牛磺酸粉说明书写着一天吃一支,我吃三支;姬松茸要求一天早晚两颗,我早晚各吃四颗;另外,我每天还要吃一粒维E硒胶囊。”王大伯觉得,反正保健品是吃不坏人的。

  过去的20年里,王大伯吃过了不下20种保健品。因为有“专家”建议,同一种保健品不能持续服用太久,大伯便一种保健品只吃一年,每年都会买新产品调换着吃,在杭州的九家保健品公司轮流购买。

  至于这些年一共买过多少,王大伯已经算不清了,他翻出了近几年的收据看了看——从2010年开始,他一年要买五六次保健品,每次花费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平均算下来,每月在保健品上的花销有三千多元,这相当于他每月退休金的八成。其中,光是在某保健协会浙江省办事处就花了20多万元。

  听专家讲座,参加免费旅游,带新产品回家

  有一次一冲动,买了4万的熊胆冻干粉

  王大伯为何如此痴迷保健品?一切,还得从20年前说起。

  大伯年轻时是一名机械工人,1988年退休后,他下海经商,创办了一家小公司。由于经商,他也接触到了形形色色的人,1998年左右,他偶然听到生意场上的人提到一款保健品——芬格欣口服液。听说对身体有好处,手头又有闲钱,王大伯便去买来了两箱试试,一箱自己喝,一箱老伴喝。“我们各自喝了100多支,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保健品的功效本来就不是那么明显的。”大伯回忆说,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保健品,从此他开始研究各类保健品,时不时购买一些回家。

  而后,保健品市场日益扩大,王大伯在保健品公司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专家讲座、免费旅游、亲情式关心……随着五花八门的推销手段出现,他买回家的保健品也越来越多。“每家保健品公司一周都会开展一次老年活动,活动各式各样,有免费旅游、免费体检、专家讲座等等。专家会把人从头到脚的问题都讲给你听,讲完课公司会再推出新的产品。”王大伯说,这种活动自己每个月去参加四五次,如果认为对方讲的有道理,就会买一些产品回来。

  他拿出了一张2016年1月10日的《钱江晚报》。

  指着一篇题为《老人奉化免费“游”,结果背回5万多元保健品》的报道,王大伯说,自己也参加过这家公司组织的免费旅游,当时他背回的地球王免疫保健口服液有7万多元。“我看了这篇报道之后,又向医院熟人和杭州市药监局都咨询过,这个保健品确实不好,后面我就退货了。”王大伯说,他并不是盲目消费,也一直关注类似新闻,“保健品总体是有好处的,只不过,现在市场上有很多假货,需要分辨。”

  在大伯的书架上,他服用过的每种保健品都有一份档案,分门别类地存放着它们的详细介绍、宣传单以及相关书籍。

  对于保健品的好坏,王大伯说有一套自己的鉴别办法。“看包装是不是精致,有没有国家食品药监局的保健食品商标,看说明书中的配料好不好,看相关资料的详细介绍。还要看吃了有没有副作用,效果虽然不明显,但感觉身体舒服的话,基本就没问题。”最后,大伯还会去医院做检查,来验证服用的保健品是不是适合自己,“我有前列腺炎,每三到四个月去医院检查一次PSA,如果指标下降了,说明这种保健品起效,反之,我会立即停用这种保健品,换成其他的。”

  这种方法真的有效吗?王大伯也承认自己还是会买到一些假货,但他觉得,这是“免不了要交的学费”。

  大伯多次重复说自己是理性消费,通常情况下,每种保健品只会购买一年的量,但一旦遇上热情推销,他也经常冲动。

  “5年前买的两箱维E软胶囊还存在他们仓库里,我早就想退掉了。”王大伯回忆说,当时快过年了,这家保健品公司搞促销,买一箱送一箱,说了很多好听话,一来二去他就同意了,“我是老顾客,他们平时对我也特别照顾,我就拉不下脸。”

  还有一次,由于有个指标反弹,他在另一家公司的热情推荐下,买了四万元的熊胆冻干粉,“买四盒送四盒,一共400瓶。最后因为吃了不舒服,也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