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妈的人似乎更容易焦虑:从孩子喂养到读书上学,每一个阶段都会发生让妈妈们感觉崩溃的事。

  此前,UC大数据发布了国内首份《中国妈妈“焦虑指数”报告》。数据显示,全职妈妈的焦虑指数位列第三,仅次于从事金融与互联网工作的妈妈们。

  而在所有妈妈焦虑的问题中,排在前三位的是:孩子的健康、孩子的教育以及夫妻关系。

  可以看出,妈妈们焦虑,大多和孩子有关。

  从两三年前开始,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障碍科副主任唐光政接诊的患者中,焦虑妈妈这个群体渐渐增多。

  妈妈们都在焦虑什么?什么情况下最焦虑?钱江晚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妈妈,听听她们的故事。

  悠然,75后,女儿12岁

  厌恶妈妈群带来的焦虑,却不愿退群

  “多么希望自己能像群里的昵称一样‘悠然’,但现实却是,当了妈之后,基本上就是‘烦躁’,矛盾吧。我现在手机上加的各个有关女儿教育的群,我明明很厌恶群里蔓延的焦虑,但总怕漏掉一些有用的信息,一边纠结,一边还在群里待着。”

  悠然(化名),一个75后妈妈,在一家公司做文职,女儿今年小升初,从怀孕时刚刚流行的准妈妈论坛到目前的微信群,她一直是忠实参加者。

  “论坛也好,妈妈群也好,对我最大的意义就是信息的聚集地,尤其是同城的群,有些信息是很实用的,诸如杭州哪所医院哪个医生更擅长小儿咳嗽治疗,杭州哪个培训机构具体到哪个老师比较好,群友们的亲身体验总是很有说服力。”

  在女儿不同时期,悠然加入了不同的群。她以前并没觉得加入几个群有多影响自己的生活,但是自从女儿进入小学高年级段,尤其今年的小升初时期,悠然深深被影响,很焦虑,曾一度想退群,但还是忍住了。

  “说白了,就一个原因,怕错过一些自己需要的信息。”她说,自己也很清楚,焦虑来自于自己对女儿教育的不确定,所以很容易受外界的影响,看到有的人在群里发谁家的孩子多么厉害,总会不自觉地对照自己女儿。

  新华社资料照片

  尤其今年上半年,小升初是她所在几个群里的关键词,各所民办学校的招生条件及信息,各个辅导机构的专项培训班,浪潮般涌现,她也如浪潮般一阵一阵地焦虑。

  直到女儿最终去了一所——用她的话来说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民办中学,“焦虑稍微好点了,但肯定还要继续啦,因为中不溜秋是最易焦虑的。”

  程璐,35岁,儿子5岁

  朋友聚会谈的都是孩子教育,焦虑到大哭

  和长久不见的朋友聚会回来后,35岁的程璐躲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她抑制不住地焦虑,因为儿子。

  程璐的儿子5岁,读幼儿园中班,朋友的儿子小一岁,读小班。

  “本来我们觉得儿子读了幼儿园后,挺有进步的,结果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比,落差太大。”

  这位还在读小班的小男孩,有一个虎爸,从儿子上幼儿园之初,就定下计划,将来要读民办小学,备战随之而来。

  “小男孩认识快1000个汉字,上了四个英语培训班,能阅读英文绘本,除此之外,还在学拼图,钢琴,又考上了学而思的尖子班。幼儿园每天只上半天,剩下半天就是上辅导班。”

  程璐对儿子的教育虽然没有像朋友一家那样,但也非常上心,给儿子报了围棋班、跆拳道,每周陪儿子上围棋课,回来辅导他作业,平时生活中,看到儿子感兴趣的汉字,也会教他识字。

  程璐是一家公司的中层,有极强的进取心,但自打儿子上幼儿园后,她就一直跟自己说,不要拿自家的孩子去和别人比,可是听到朋友儿子的表现,她还是忍不住有点崩溃。

  和朋友聚会那天,她刚好陪儿子做围棋作业,小家伙懒懒散散,漫不经心,5盘棋输了4盘。

  “应该是之前积压的焦虑突然就爆发了,我一直想的是生活要自己努力,一起前行的人也要努力,包括孩子,所以看到他懈怠,我就心里难受。想想他未来求学的路还长,还要面对多少这样的时刻,真是郁闷得眼泪止都止不住。”

  程璐说,那一刻,她觉得特别伤心,一是孩子怎么这么敷衍,二是感觉自己特别失败,“我也在很用心地教孩子,但面对他的不上心,耐心节节败退。”

  老公听到她的哭声,跑来安慰,可又不理解她的焦虑。

  “他觉得,这有什么好焦虑的,他说顺其自然,给儿子一个快乐的童年。“程璐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时代是不进则退,你还敢逆流?现在快乐了,以后怎么办?”

  这场本来是久不见面的朋友之间的聚会,让程璐失落的还有一点,“本来想长久不见,彼此聊聊天,说些轻松有趣的话题,没想到,从头到尾,全是围绕孩子教育。”

  朋友告诉程璐,她加入了一些妈妈群,里面会讨论如何教育孩子,包括一些优质培训班的消息,“我听听都不敢加入,听她说说我就焦虑,如果进那样的群,岂不是每天都抓狂。”

  新华社资料照片

  哭过之后,她开始宽慰自己,“每个孩子都有优缺点,我们家的就是特别乐观,想想我读书时,开始成绩也不好,后来才上去的,我不该太着急,总不能拔苗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