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斌(化名)虽然是个男人,但从小就怀揣着一颗“少女心”,一直都想成为真正的“女人”。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小斌就发现自己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样——他喜欢穿女装,喜欢高跟鞋、好看的裙子,男孩子们打篮球、踢足球,这些激烈的对抗运动,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家里没人的时候,小斌常常偷偷穿女装、扎辫子、化妆,慢慢地,他的心理发生了变化,坚信自己本来就应该是个女人,并暗下决心,以后要做变性手术,来纠正这个“错误的身体”。

  到了高一住校,小斌越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开始从网上购买雌性激素,每天都偷偷服用。

  “这么多年来,我每天都很痛苦,都想着要变性,都是这个想法支撑着我走到了现在。”小斌说,自己对变性是充满向往的,也一直有关注这方面的医学手术。

  不过,他的这些想法,从来没有和家人朋友提过。

  小斌的爸妈思想比较传统,他担心爸妈无法接受,在家都表现得和一般男生没什么两样,爸妈以为孩子只是性格内向文静,从没有过其他想法。

  今年3月,刚满18周岁的小斌鼓起勇气去了医院,经过泌尿科的专业检查和心理医生的咨询后,他认为自己患有易性癖,更加坚定了想要变成女人的想法。

  然而,要做变性手术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容易,除了医疗开支外,还有一定的手术风险和伦理争议,因此,医院要求动手术前必须先提供已告知直系亲属拟行手术的证明。

  “我爸妈肯定不会同意的,我去哪弄这个证明啊?”没有证明就做不了手术,小斌知道,去正规医院这条路是走不通了。

  怕被家里人看出端倪,小斌选择了离家出走。独自在外的这段时间,他在网络上加了—个叫“药娘群”的QQ群,这个群里有很多和他情况类似的群友,就是在这个群里,他认识了一位“医生”——小俊(化名)。

  小俊自称帮很多人做过变性手术,经验丰富。

  两人聊了近半个月,小斌询问了手术的风险、价格、时间等,最终和小俊协商一致:小斌支付6000元手术费,让小俊帮他完成变性手术。

  今年4月,小斌带着钱和满怀的希望从老家来到杭州。

  在一个宾馆的房间里,他见到了小俊。小俊穿着日常服装,没戴口罩也没戴帽子,看起来并不像个医生。

  他带来的手术道具也很简单——一副手套,一瓶麻醉剂,几把小刀,还有一些止血纱布等。

  宾馆的床就是手术床,虽然环境简陋,但此时小斌已经顾不上这么多,只想赶紧通过手术变性。

  小俊先给他在手术部位注射了麻醉剂,在一个多小时的手术后,小斌的两侧睾丸被全部切除。

  术后,小斌遵守承诺,通过支付宝转给小俊6000元钱。

  之后一段时间,小斌感觉自己确实有了变化——声音变尖变细了,汗毛变少了,就连皮肤都似乎变好了一点。

  但是,他的这些变化,很快通过朋友传到了老家的爸妈那里。

  小斌爸妈觉得事有蹊跷,急忙赶到杭州寻找小斌。

  面对爸妈当面质问,小斌再也瞒不下去,终于坦白了实情。

  发现事情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二老晴天霹雳,绝望地报了警……

  民警通过侦查,很快将小俊抓获归案。

  经鉴定,小斌双侧睾丸缺失,已构成重伤二级。而给他做手术的“医生”小俊其实从未取得过医生执业资格,也未接受过任何医学教育,所谓的手术技能只是从网上看视频学会的“江湖技艺”。

  近日,拱墅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行医罪对小俊依法提起公诉。

  其实,变性手术目前在我国是合法的,但小俊为什么还会被起诉?

  检察官说,2009年我国卫生部曾发布《变性手术技术管理规范(试行)》,该文件表明,我国允许符合要求的医疗机构和医生对易性癖患者实施变性手术,即变性手术是一种合法的医疗活动。

  切除睾丸的行为属于切除性器官,是变性手术中的一种。但小俊从未取得过医生执业资格,其非法从事医疗活动,严重损伤就诊人小斌的身体健康,其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336条,构成非法行医罪。

  记者 林琳 通讯员 王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