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逃避债务,绍兴柯桥的蔡某竟偷偷调包、隐藏已被法院查封的机器。而这一自作聪明的举动,带给他的是两年三个月的有期徒刑。

  蔡某和王某是多年的朋友。2014年,在蔡某的担保下,王某向浙江省泰隆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泰隆银行)贷款300万元。谁知贷款到期后,王某只能归还银行30万元。2015年6月,经三方商议,银行将剩余270万元贷款平移给了蔡某,即蔡某成了借款人,王某成了为了担保人。

  但令银行没想到的是,此后蔡某和王某均未向该银行支付贷款利息。2016年1月,泰隆银行向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随即对被告人蔡某位于绍兴某针织有限公司三楼的65台针织圆机等物品进行查封。同年2月28日,柯桥区法院一审判决被告蔡某归还泰隆银行借款270万及利息。

  蔡某在收到判决后表示无力偿还,拒不履行生效判决。法院遂于2016年7月对查封的针织圆机等物进行评估。其中65台针织圆机评估价值为196万元。同年7月16日,蔡某收到法院的评估报告,并在拍卖裁定书上签字承诺,评估报告内的财产将于拍卖成功后交货。

  2016年8月、9月,法院先后两次对65台针织圆机进行司法拍卖,均因无人报名流拍。随后法院对该拍品进行变卖。

  不料,蔡某竟用33台二手废旧针织圆机掉包了已被查封的33台针织圆机。随后又将剩余的32台查封的针织圆机中的30台隐藏于杭州萧山某处,留下2台原查封的针织圆机充当门面,企图利用这个办法掩盖转移的事实。

  蔡某心里算盘着,通过这种手段,一方面调包后的废旧圆机与评估价值不符,法院变卖很可能不成功。一旦变卖不成,法院届时会有第三次司法拍卖,自己可以委托朋友竞拍,低价竞拍成功可以赚取差价。另一方面被掉包转移隐藏的针织圆机自己私下可以变卖处理。

  然而,打着“如意算盘”的蔡某并没有等来法院的第三次司法拍卖。2016年12月,意向竞拍者在拍品看样过程中发现端倪,承办法官在了解事实后要求蔡某立即对被查封的针织圆机恢复原样。同年12月20日,蔡某因拒不履行生效裁判被法院司法拘留十五日;因拒不申报财产,又于同年12月30日被法院司法拘留十五日。

  拘留中,因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然触犯刑法,蔡某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2017年1月25日其向法院执行账户缴纳人民币50万元。案发后,蔡某陆续缴纳执行款至一审开庭前全部履行完毕,法院遂对其作出如上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