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温州乐清的小赵姑娘在乘坐滴滴顺风车时遇害,尸体被扔在深山乡道的悬崖底下。经过凄冷的一夜,小赵的遗体被警方发现,根据警方通报,小赵被顺风车司机钟某强奸并杀害。(详见《钱江晚报》和浙江24小时客户端今天和昨天相关报道)

  就在本月初,小赵辞掉了杭州的工作,回到了温州老家。期间,她带着弟弟去看了在湖南长沙的闺蜜,并打算过一阵子回杭州去美妆店上班。

  小赵学的是幼师专业,在去杭州前,她曾在温州龙湾区第二幼儿园当过一年幼师。这所幼儿园前身是永中中心幼儿园,创建于1990年9月,是一所市级示范性公立幼儿园。今天(8月26日)下午,记者赶到了这里。

  因为还处于暑假期间,幼儿园并没有开园,只有几名泥水工正在重新装修学校大门。

  晓丽(化名)跟小赵是同事,因为是带同一届,而且平时工作中合作较多,因此非常要好,是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得知小赵遇害的消息时,晓丽正和家人在国外旅游。“也是从朋友圈看到这则消息,进而看到网上到处都是相关新闻,反复确认才证实死者是小赵。当时感觉自己心头有块肉被生生撕走了一般,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突然没了。”

  在晓丽的印象中,小赵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姑娘。“外表高高瘦瘦的,很漂亮,看到谁都是灿烂的笑容,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姑娘好美好阳光。”

  “她对美妆有研究,各种化妆品很精通,就是我们的美容顾问。”

  小赵刚到幼儿园上班,就被分配去当小班的老师。

  “我记得她过来上班第一周,班上30个左右的孩子,围成一圈,此起彼伏哭闹着要找爸爸妈妈。不过她挺有办法,给班里小朋友折纸做小动物,这样一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到她手上了,自然不哭了。”另一位同事回忆。

  这位同事还提到,一次班里有个小朋友身体不舒服闹肚子,没忍住拉在了裤子上。“小赵忍着臭味,一个人帮孩子擦洗干净换上干净衣服。”

  然而,小赵就这么突然走了。

  “她前阵子还和我约了过些天碰个面一起去吃点东西逛逛街呢……”同事的话语里,透着悲凉。记者 陈栋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