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16年,“杭州方言”被列入第六批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以来,“杭州话”的出现频率有了明显的提升,不仅在学校教学中,最近就连一些公交车也增加了“杭州话”的报站。

  不过,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徐越教授告诉记者,现在要找一个能说地道杭州话的人“真当不容易”。

  徐教授出了一道题:

  “谢谢”、“吃晚饭”、“打借条”,会说杭州话的杭州人注意啦,这三个词,请读出来。

  发音不同,能说明什么?答案来了:

  “谢谢”——

  如果你的发音是“假斜”,你说的是新派杭州话;如果你的发音是“挤季”,你的杭州话是老派的。

  “吃晚饭”——

  如果你说“吃乙饭”,你说的是老派杭州话;如果你说“吃雅饭”,你说的是新派杭州话。

  “打借条”——

  “季条”是老派的说法;“嫁条”则是新派的说法。

  徐越教授长期从事方言研究,今天下午2点,浙江图书馆曙光路馆区二楼集体视听室,会有一场徐越教授关于杭州话前世今生的讲座,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现场提问交流。

  十座城门

  围出不一样的杭州话

  其实任何一种语言都会存在因人而异、因字而异的分歧,这个分歧不能简单地用正宗或不正宗加以评判。因为语言是在发展演变的。

  “杭州话非常特殊,众所周知,杭州话是宋室南迁,建都杭州后形成的一种带官话色彩的吴语。杭州话是南北两种方言接触的结果。当然,杭州话的研究除了具有一般方言学研究的意义之外,还具有重要的汉语语音史研究的意义。”徐越教授说。

  自绍兴八年(1138年)南宋迁都临安府后,这个王朝的153年里,有148年都在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