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来袭,风雨大作。

  8月3日上午,杭州黄龙驾校里的教练车,一辆也没歇着。

  旁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学员很引人注意。许益琳打扮很得体:粉色上衣配白色牛仔裤,就算不能走路也会穿上一双白色运动鞋。

  看着26个月大的儿子诺诺在调皮,她笑着,满眼宠溺。她正在休息区候着,准备下一个上车练习。

  昨天,是她最后一次完整地练习科目二。8月6日,她将正式考试。

  拿到C5驾照,开着车自由出行,是她5年来的一个心愿。

  对着雨幕,她默默祈祷:“一次考过,就能送儿子去上幼儿园了。”

  刚工作就遭遇意外

  截瘫后两年足不出户

  许益琳38岁的生命中,有16年是与轮椅相伴的。

  2002年,刚参加工作的她,稚气未脱,是大明山的一名导游,每天给来自全国的客人做景区介绍,简单快乐。

  意外不期而遇——参加同学聚会,她搭男同学的摩托车回宿舍。晚上天黑,摩托车突然冲进了小溪中。许益琳背部着地,磕到了一块大石头,顿时不能动了。经过医院检查,不幸降临——石头正中中枢神经,导致她“胸12、腰1爆裂性骨折伴截瘫”。

  生活从此蒙上灰色。整整两年时间,她几乎足不出户,“不想让别人看我坐轮椅的样子。”

  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她整天做梦,梦到自己在爬山。梦醒了,她掐着毫无知觉的双腿,只能默默流泪。有一次,她去下沙东方医院,看到一个广告牌,“残疾”两个字闯进了她的眼里,很扎心,“这两个本来和我毫无关系的两个字,硬生生地按在了我身上。我实在没办法接受。从此,我就是一个废人了。”

  颓废的时光里,是她妈妈一边心疼一边忍痛逼着许益琳做康复,“你不能这样下去,腿不能走,又不是命没了。好好活着,活得要比谁都好。”

  妈妈读书不多,是个“虎妈”,许益琳很吃她那一套。她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自我鼓励,“是该振作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