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被抓捕归案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装尸体的塑料箱装尸体的塑料箱

  记者 程潇龙

  通讯员 万佳俊 陈玮徐 沈洁

  1998年3月4日早上,嘉兴一家停车场的保安去上班,一进保安室就眉头紧蹙,那个塑料箱还放在保安室。

  塑料箱是刺眼的赤红色,很诡异,寄放在这里已经两天了,一直没人取走。

  凑近塑料箱,一股异味扑鼻而来,是腐败的味道!

  他心头一惊,狐疑大起,揭开上面一层层的封带。

  当盖子打开的一刹那,他接连倒退了几步,差点倒地——里面有一具男尸。

  惊恐之中,保安拨通了110。

  20年后,这起震惊嘉兴的“塑料箱藏尸案”的犯罪嫌疑人终于归案。

  “一直想知道,这张被我们苦苦追寻的脸,到底是啥模样。”刑警杨玉泉说,这场追捕持续了20年,行程长达2万余公里。

  面前的犯罪嫌疑人中等个头,一张没有特点的脸,唯一的辨识度,是嘴角的一颗痣。

  “他不敢直视我们,喊了他名字,他才极不情愿地抬起头,眼神迟滞。”

  老人报警 儿子多天没有回家

  这个案子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杨玉泉都记得。

  当年,民警接到报案后很快赶到现场,“我们首先找到的线索,就是这个箱子,它是一辆从温州发车的大巴车司机存放的。”杨玉泉是负责这起案件的一位民警。

  大巴车司机很快被找到,他告诉民警,在温州发车时,应一男子请求托运过来的。

  托运人男子叫什么、哪里人,司机一问三不知。

  民警一行人赶到温州,可人海茫茫,在当时的侦查条件下,这种无头尸案的侦破难度无异于登天。

  为了尽快确认死者信息,民警们印了上万份寻人启事,在温州客运中心周边散发,但收效甚微。

  温州电视台也开始播放寻人启事。很快,温州警方收到一条反馈信息,一个老人报警说,儿子吴泉(化名)多天没有回家。

  经过辨认,死者正是吴泉本人。

  杨玉泉和同事立即赶往吴泉生前租住的宿舍,很快就锁定一个叫柯某的男子。

  可这时,柯某已消失不见。

  这间宿舍,正是第一案发现场。